“有屁就放!”见得刘翊凡似乎服了软,自觉胜券在握的江小彬不耐烦的答道。

  “刚才江公子说的星株潭一体化,不知道我大伯父是不是要经过江公子的同意才能推行得下去?”刘翊凡收起了笑容,认真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江小彬见得刘翊凡话语中似乎带着些调侃,不由得脸也拉了下来。

  “看你这幅表情,想来是不需要了,那第二个问题,你这牙被打掉了两颗,怎么还能嚼槟榔啊?”

  “我用左边的…………我靠!你他妈找死!”

  刘翊凡趁着江小彬没反应过来的当口,一记重拳就直接轰在了江小彬的左脸上,伴随着咔嚓一声,江小彬顿时翻到在地,混着血又吐出了两颗牙齿,正好落在了刚刚吐出的槟榔渣上,洁白的牙齿和黝黑的槟榔交叠在一起,黑白映衬,相得益彰。

  刘翊凡这次算是下了狠手,因为刘翊凡最看不起的,便是些仗着自己长辈权势欺横罢市的纨绔。

  虽然刘翊凡自己也是安南省甚至全国都能数得上号的小太子,但是刘翊凡从来都奉行万事靠自己的能力解决。像江小彬这种上来就言必称我爸怎么怎么样的,是刘翊凡最看不顺眼的,自己没能力,成天拿着长辈那点权势就敢嚣张到自己头上来了,这不是找死嘛!上来先敲掉几颗牙齿,就当做是等会的餐前小点。

  这边江小彬被刘翊凡一拳放倒,剩下的那九个马上也反应过来,一起冲了过来。

  虽然对方有九个,但按得刘翊凡现在的实力,肯定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分分钟搞残对方,只不过,打架的地方在省委大院里,可就有些麻烦。

  毕竟省委大院是整个安南省除了疗养院之外,核心人物最聚集的地方,和疗养院那样纯静养的地方不一样,省委大院除了有家属居住以外,明面上省政府机关部分的办公机构也设在省委大院里。

  平日里小太子们打打架,调调皮也都无所谓,但是规模性斗殴,又批量性致残,再来个视觉上的血湖血海,那可就搞得方方面面都下不来台。

  刘翊凡虽然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也不怕闹事,但是,刘翊凡却是很有分寸,自己有理是一回事,那是可以放手去打的基础,但是,有理不一定就不会惹麻烦。

  以前打架打得狠,虽然动不动就打到头破血流,毕竟年龄小,可以说是小孩子不懂事,大人也不好意思真的追究。而现在,刘翊凡也可以算作成年人了,事情掌握不好度,长辈们教育无方的责任多多少少算是个处理起来不省心的麻烦,所以又要打得畅快,又不给长辈们惹麻烦,这就需要讲究技巧了。

  刚好,刘翊凡跟胡老中医就学了些很实用的技巧,比如说正骨。

  华夏的中医里面,骨科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而刘翊凡受得小说里分筋错骨手的熏陶,在跟胡老中医学正骨推拿的时候,特别上心,只不过,胡老中医教的是如何把错位的骨头折腾好,而刘翊凡则是很具悟性的进行了反向研究,怎么把好的关节给拆散。

  关节拆散,在刘翊凡看来,有如下好处:

  一、可以令对方瞬间失去战斗能力;二、视觉效果上没有血湖血海的伤残那么惨;三、脱臼这种伤,完全可以在事后,根据事态的发展来决定,是让对方伤得更厉害点,还是快速的复原;

  有得这三点,最是适合今天的环境,于是,刘翊凡打算好好的练练手。

  :》最5新Y章节,上P7酷…-匠网m

  第一个遭殃的,正是那个用拳头碎板砖的混混。

  怪就怪他运气不好,因为刚才的显摆,这会,这个混混离江小彬最近。江小彬被一拳放倒以后,这混混也反应过来,一个黑虎掏心就朝着刘翊凡攻了过去。

  看着对方一拳打来,刘翊凡只是轻轻侧身让过,然后右手一伸,便从外侧刁住了对方的手腕,同时,刘翊凡的左手也搭上了对方的肩胛。

  紧接着,刘翊凡右手顺着对方的外肘反推,使得对方手臂不能弯曲,左手将对方肩胛往下一按,右手却是拿着对方的手臂往上使劲一推再一拉,就听见“喀拉”一声轻响,那混混的手臂便软塌塌的耷拉了下来。

  手臂脱臼,立刻就把那混混疼得头冒冷汗,惨呼了一声,便赶紧捂着膀子就坐到了地上。那混混咬着牙齿丝丝的抽着气,却是一点都不敢动弹,生怕再来个碰撞,不小心搓到骨头或者关节,只怕手臂就此废了都有可能。

  三秒不到,刘翊凡不带一丝烟火的就解决掉了第一个。

  虽然刘翊凡露了这么一手,是个人也看出来刘翊凡是个练家子,只怕不好对付,但剩下的那八个混混,依旧仗着人多,一窝蜂的就拥了过来。

  对方虽然人多,但是肯定没练过什么类似于七星北斗阵的合击阵法,所以,人多却杂乱无序,而且挤到了一起反而施展不开拳脚,形成不了合力,反而给了刘翊凡各个击破的机会。

  刘翊凡看着对方的来势,却暗道了一声,来得正好,然后不退反进,一个揉身就切到了人群中去。

  刘翊凡本身就速度快,这不退反进的一揉身过去,倒是让对方的人起了不一样的反应。

  那八个混混,有的往前冲,有的呆了一呆,有的反而担心误伤先避开自己人,于是,人与人之间,就拉开了前后高低的各种空隙。

  刘翊凡要的,就是这反应不一,就是这各种空隙。

  刘翊凡依得前后远近,有条不紊却又快又准又狠的,对着这群混混的脚踝,手腕,臂膀,逐一的松动了一番,一时间,关节错位的“喀拉”声不绝于耳。然后,仅仅花了短短的一分钟不到,江小彬带过来的9个人,一个个的身上的部件走了形,要么耷拉着肩膀,要么拖着腿,龇牙咧嘴的躺翻在了地上。

  见得对方全部都躺在了地上,刘翊凡便捡起了那根铝制的棒球棍子,走到有些惊慌的江小彬身边,蹲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敲着铝制的棒身,对江小彬道,“江公子,以后要记得,你老子是发改委主任,你不是,明白没?”

  看着江小彬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刘翊凡又道,“对了,我刚想起来,……你说要我把什么吞掉来着?”说完,刘翊凡一拳砸在铝制的棒球棍上,“砰”的一声闷响,棒身竟是凹进去了一块……

  刘翊凡看着江小彬哆哆嗦嗦的把地上新掉落的牙齿,以及精心收藏的几天前被打落的牙齿一并吞了进去,然后坐在那里嚎啕大哭,自己都觉得有些反胃。

  摇了摇头,拍了拍江小彬的脸,捡起背包,很是潇洒的拍了拍,然后单肩搭着,又晃晃悠悠的朝着省委大院门口走去。

  摆足小马哥样子的走了一会,刘翊凡似乎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一看,3点35分,不由大喊了一句“我靠!”,撒腿就开始狂奔了起来。

  烈日下,林荫道里,蝉鸣中,一阵阵怒喝打破了那份和谐与宁静。

  “妈的,发改委的小崽子,别怪我狠,要是今天误了火车,老子要你把棒球棍子给吞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