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出门遇到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号,盛夏。

  正午,窗外那厚厚的树荫里,传来知了连绵起伏的嘶叫,时而轻轻随风摆动的枝叶,配合着高低远近的蝉鸣,带动着屋内明暗交错的光影,慵懒随意的勾画出夏天的节奏。

  慵懒随意的,还有此刻屋内斜躺在床沿的刘翊凡。

  四人夏令营的出发日期便是今天,订的是下午4点10分的直达火车。

  这会刚中午1点过,离出发的时间还早,刘翊凡便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捧着胡老中医的那本《黄帝内经》聚精会神的看着。

  《黄帝内经》和《道德经》、《易经》合称为华夏的“三玄”。

  %P看@正5版PA章3节#上`酷匠!8网R

  《黄帝内经》起源于轩辕黄帝,代代口耳相传,结合了道家养生的思想,后又经医家、道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于春秋战国时期集结成书。

  到了高中,刘翊凡的内力修为到了一个阶段的顶峰,胡老中医也没得什么东西好教授,干脆,将自己两世为人的一身医术和一些兵家的知识,挑选了些基础,教给刘翊凡,顺道也就把那本看了好多年,添加了无数注释的《黄帝内经》一并赠送。

  胡老中医认为,无论是功夫修炼,还是兵家纵横,还是阴阳医学,都是“一法通,万法通”,多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道”和“法”的存在,对于刘翊凡的成长,对于刘翊凡的进境,会很有帮助。

  只不过,胡老中医觉得“道”靠的是悟,靠的是机缘,刘翊凡本就不是普通人,如果把刘翊凡天天带在身边,生硬的将自己的理解和思想灌输给刘翊凡,反而是落了个“术”的下乘,不如给刘翊凡些基础知识,让其自己理解,自己感悟,因为胡老中医很清楚,刘翊凡未来的成就,肯定远超自己,那这一刻,自己要是进行生硬的教学,岂不是真正的误人子弟?

  对于胡老中医的说法,虽然刘翊凡并没有完全感悟和想通胡老中医的所说的“道”和“法”,但是隐隐间觉得自己的内力从第一天开始,就和中医,和道家很有缘分,于是也就欣然接受,尤其到了暑假,本就没得什么事,于是就拿起胡老中医赠送的《黄帝内经》,自己研究起来。

  刘翊凡首先最感兴趣的,是关于《黄帝内经》中提到的经脉和穴位。

  在西医的解刨学里,经络还有穴位是不存在的东西,但是,无数的实验和实例都证明,经络和穴位确有其事。

  从第一次感觉到内劲开始,刘翊凡就体会到了自己体内的经络的存在,那股暖流就是依照着《黄帝内经》中标注出来的经络在运行,而后来胡老中医给刘翊凡的针灸,也是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这都让刘翊凡不得不相信,人的身体上,确实存在经络和穴位。

  可是,经络和穴位,到底是什么?

  为了证明经络和穴位的存在,科学家们通过脉冲、射线以及电阻测量进行了大量的试验,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甚至关于人体的经络穴位形成了神经论,体液论,能量论等多种解释,但是,没有一种科学方法能完备的畅述《黄帝内经》中关于经络穴位的理论架构体系。

  “脉冲,电阻测量?”刘翊凡看着胡老中医在《黄帝内经》里的注解,笑了笑,心道,“几千年前的老祖宗可没这些玩意,他们是怎么发现经络和穴位的?”

  正边看边想着,忽然床头的闹铃一阵狂响,刘翊凡看了看床边的闹钟,3点20了,于是丢下书,关了闹铃,拿起个背包,胡乱塞了几件衣物,就出了门。

  从省委大院打车去星城火车站大概15分钟就到了,这会出发,赶四点十分的火车,倒也不急。

  刘翊凡晃晃悠悠下了楼,刚走得几步,却看见迎面走过来一帮子人。

  为首的那个反而年纪最小,梳了中分头,嘴里嚼着槟榔,手上用拇指和食指捏着个烟头,一边走一边不时就把嚼碎的渣子吐到地上,虽然右颊看起来似乎有些肿,但并不影响那一份蛮横的嚣张。

  刘翊凡数了数,对方一共有十个人,除开走在前面的那个嚣张的年轻人,后面的九个看起来应该都有得二十多岁,有的拿着板砖,有的拿着木棍,还有一个还拿着铝制的棒球棍,边走边在地上拖着,发出刺耳的声音,而从那走路斜斜垮垮的姿势就知道,这一帮子都不是什么正经货色。

  走在前面的那个嚣张的小子,刘翊凡自是认得,安南省发改委主任的儿子,江小彬。

  认得的原因,也很简单,刘翊凡前不久才揍过江小彬一次。

  三天前,江小彬合着两个马仔在大院里调戏个女生,碰巧刘翊凡路过。

  刘翊凡最看不得欺负女生的行为,加上又闲得无聊,于是英雄救美了一把。美女是开心了,江小彬却付出了右部口腔里两颗牙齿的代价。

  刘翊凡是谁,住哪里,同一个省委大院的江小彬当然清楚,于是当时是认了怂,心里可怨恨上了。嘴里的创伤刚刚好了些,就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些混混,守株待兔,看得刘翊凡从楼道间走出来,立刻就围了过来。

  两边人马站定,江小彬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却是用掐烟的手挥了挥,身后那个黄毛也站到前方来,拿出了一块红艳艳,硬梆梆的板砖。

  在刘翊凡惊诧的眼神中,只见黄毛左手拿砖平举,一身呼喝,右拳直接击打过去,砰的一声,板砖瞬间从中间断开。

  一拳碎砖!

  黄毛带着狰狞的笑容,吹了吹自己的右手,扔掉半块砖,又很不屑的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就这么恶狠狠的看着刘翊凡。

  刘翊凡很惊诧,自己12岁那年就用过的招式,似乎现在才在社会上开始流行起来啊,而且,看看那出拳的速度和力道,相当的不专业啊!

  看得刘翊凡惊讶的呆在那里,江小彬认定刘翊凡被刚才的那一手给震慑住了,心里是无比的得意畅快,朝地上又吐了口槟榔渣子,对着自己的这帮混混道,“这位就是我们安南省的刘大公子了!别人怕他,我可不怕,他大伯父卢亚南是省委书记不假,不过,他卢书记想要实行什么星株潭一体化,可绕不开发改委,还得求我爸!”

  国家发改委,前身是国家计划委员会,1998年,国务院将原国务院体改办和国家经贸委部分职能并入,改组为华夏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隶属于国务院,是综合研究拟订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进行总量平衡,指导总体经济体制改革的宏观调控部门。(实际成立的时间是2003年,因为剧情需要,进行了更改,请大家见谅。)

  江小彬的老子江域迁是九八年由国务院下派到安南省就任的省发改委主任,严格意义上来说,即不属于卢书记的嫡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不受卢书记的管辖。而自一九九六年开始,刘翊凡的大伯父卢亚南,就开始着眼于整个西南五省的经济建设大盘,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就包括得有星城、株州、潭城三个城市的群区域规划,也就是俗称的星株潭一体化。

  不过,卢书记虽然是安南省的一把手,但是发改委由于其职能的特殊性,并不完全隶属于地方政府。而且卢书记想要推动星株潭一体化,想要启动和推动西南五省的经济大局,就需要到省发改委的全力配合,更需要国家发改委的大力支持。可以说,从一定程度来讲,在卢书记的西南经济这盘棋里,发改委,是需要去拉拢经营的重要职能线。

  所以,对台面上情况比较了解的江小彬才敢于对刘翊凡如此的嚣张。

  江小彬向自己的打手们简单讲清楚了背*景关系,算是做了个战前动员,又回过头来对刘翊凡道,“你刘翊凡刘大公子,再是传闻中小太子院里的霸王,这会儿落了单,我就不信十个还摁不死你一个,你不是很能打吗?那你能不能吃啊?!老子今天要你把我的牙给吞下去!”

  边说着,江小彬边从口袋里把三天前被刘翊凡敲落的牙齿拿了出来,一脸的得意,而后面的那帮子混混,也跟着嬉笑起来。

  刘翊凡看了看江小彬,又看了看江小彬身后的人,稍微想了想,把身上的背包放在一边,却是露出笑容,边走上前去,边招呼了声,“江公子!”

  江小彬把刘翊凡的笑容自然的解读成了认怂,于是“呸”的一声把槟榔吐在了地上,对着刘翊凡道,“现在知道我是江公子啦?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大爷我心情好,自己跪下来,磕几个头,诚恳点认个错,再把江爷我这牙齿吞了,看在你替我们省了些力气的份上,大爷我就放你一马。”

  “江公子一句话,那自是没问题!”刘翊凡依旧笑嘻嘻的走到江小彬身边,道,“只是我可以先问江公子两个问题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