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了个法师,跑了个和尚,被吸血鬼威胁了一把,然后,他们都去了张家界,而一周后,胡老中医却是从张家界回来了。

  “胡伯伯,你这次看起来挺累的?”刘翊凡本想打听关于高人的事,却看着胡老中医有些憔悴的面庞,不由把自己的问题放了一放。

  “不碍事,舟车劳顿罢了。”胡老中医摆了摆手,道,“小凡啊,我找到那位张道长了,他觉得你很有机缘,要你7月14号去张家界,到五雷山找他,不过,具体的方式没说,就说一切随缘。”

  “又是张家界啊……”刘翊凡心道,“9年前就是张家界,现在那些奇葩也去了张家界,最后又来了个道士,还是要我去张家界……”

  刘翊凡正思考着,模模糊糊间,似乎抓到了一些关键,却听得胡老中医道,“小凡,听到这个好消息,你怎么看起来反而有些不高兴?”

  “呃……,很高兴啊!”刘翊凡挠了挠头,道,“胡伯伯,你去张家界的时候,我这里遇到些奇怪的事情,想要你帮我参考参考。”

  说着,刘翊凡便把这几天的奇遇跟胡老中医讲了一遍,说完,刘翊凡便盯着胡老中医,等待回答。

  胡老中医咳了咳,却对刘翊凡道,“小凡,把你的右手给我。”

  刘翊凡不明就里,却是把手伸了过去。

  胡老中医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搭在了刘翊凡的手腕上,闭上眼睛,过得片刻,慢悠悠的说道,“脉象中正平和,一副生机盎然却又四平八稳之象,不像是失心疯啊。”

  “我嘞个去!……”

  /看正Vf版章节J5上酷lT匠9网_

  见得胡老中医并不相信自己所言,刘翊凡也懒得多说,只是问起胡老中医暑假是不是疗养院又要搞夏令营之类的,自己好打着胡老的名义,混着去一把。

  听到夏令营,胡老中医脸色都变了,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要去伺候一群祖宗,算了吧!小凡,这次,你就自己去好了。”

  “我估摸着……考完高考,我家里就要拎着我去面试了,哪里还有时间能云游四方啊。”

  刘翊凡的成绩,胡老中医倒也略知一二,而刘翊凡的家里早就做好了打算,找了找关系,在安南日报社留了个空缺,打算等得刘翊凡一毕业,就直接塞进去。

  家里给刘翊凡还安排了另外一条路子,那就是去当兵。有得罗老爷子和罗小林在,这个问题也不大,甚至罗小林还有把刘翊凡弄去总参特战处的意思,只不过,如果去当了兵,那能跑出来的机会就更渺茫。

  无论是哪一条路子,7月14号那天,基本上除开跟家里闹翻,刘翊凡想去张家界是没那可能了。

  “小凡,不如你试试,拼一把,看看是不是高考能考出个好成绩来,哪怕能进个一般般的大学,我看,你父母多半还是会让你继续读书。”

  认真读书,就能考好,就能拥有暑假,就能明目张胆的去张家界玩,不愧是智者,一语中的。

  以前醉心修炼,自是觉得读书索然无味,而且也不知道这种填鸭式的教育到底有什么用,这一刻,刘翊凡倒是明白了过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原来是这么个因果逻辑关系啊。

  好好读书的道理是明白了,要做的事也很明确,不过,刘翊凡先分析了一下自己成绩相关的数据后,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哇凉哇凉。

  实验中学这一届的高中部一共是422名学生,刘翊凡因为上一次部分科目交了白卷,目前排在421名。

  刘翊凡的后面还有一位,不过那位是因为压力太大,精神上出了点问题,暂时休学在家,没有参加考试而已。

  也就是说,刘翊凡目前的实力,仅仅比一名经神病患者,要强一些,还强得有限。

  “还有三个半月,任务还真是艰巨啊……”刘翊凡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对于别人来说,这基本就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但是对于拥有超凡的记忆力和逻辑能力的刘翊凡,却还真是有得一搏!

  回到家,刘翊凡在父母惊诧的眼光中,翻箱倒柜的找出了所有的高中课本,分门别类的摆好,就开始思考起来。

  首先,是文理科的问题。

  高考虽然文理分科,但有三门却是文理一样,语文,英语和数学,而文科搭配的两门是历史和政治,理科搭配的是物理和化学。

  尽管超凡记忆力这个作弊器面对历史政治更具备杀伤力,刘翊凡依旧还是希望选理科。因为,刘翊凡受不了文科生,尤其是文科男生的那股子酸腐和沉闷,这要到了大学里,身边都是这么一帮子咬文嚼字,引经据典的骚客,怕么以后胃经常会有问题。

  刘翊凡分析了一下,语文和英语,这算是自己稳稳拿下的科目,化学,除开一些简单的计算,剩下的其实就是对分子式、元素和一些固定公式的背诵,这也是理科中的文科。

  至于物理,大部分也是公式,而真正需要逻辑推理的,也有大量的经典案例可循。

  只有数学,是麻烦点,尤其是几何题,变化多端,晦涩诡异,对于刘翊凡,算是高考里的马其诺防线。

  最后,刘翊凡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规划,一个月时间,搞定语文和英语,一个月时间,搞定化学和物理,剩下的一个月多一点时间,全力攻数学。

  数学嘛,先背公式,再磨逻辑,紧跟上的就是背题库。这就是应试教育的好处了,相信几百套模拟试卷做下来,再是刁钻的题型,也就在自己做的题库范围之内,最多就是换换数字而已,就不信,有得几百套试卷的锤炼,还练不出个火眼精睛!?

  “好!就选理科!不期望考出朵花来,至少上个二本,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刘翊凡做完了决定,便打开房门,对着客厅里看电视的老妈道,“妈,多准备一些,不是几只,是一些老母鸡,天天炖上,你儿子要发奋学习,重新收复塔山了!”

  虽然被儿子整理课本和莫名其妙的话语搞得有些迷糊,但罗新华很快明白过来,看起来儿子是要开始用心读书了!

  明白过来的罗新华可是立刻就激动了起来,虽说这还剩下3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见得能有什么好结果,但至少儿子回心转意了不是?

  罗新华对着家里的佛龛拜了拜,祈求菩萨保佑,希望儿子的这次转变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便开始翻箱倒柜的去准备炖鸡的各种香料去了。

  忙活了半天,回到客厅,却看见丈夫还坐在客厅看电视,不由一块抹布扔了过去,道,“还坐着看什么电视啊,给你乡下的亲戚去电话,要他们准备土鸡!过几天,你去收上来!”

  …………

  刘翊凡又盘算了一下,家里能保证自己的营养,为自己接下来的熬夜奋斗提供了物理条件,但学识方面,题库和复习资料可不是那么好弄的。虽说作为优秀生的苗苗和于颖肯定有大量的资料,只是她们自己也要复习,刘翊凡并不想这个时候去打扰她们,而刘翊凡更不想动用大伯父那边官面上的特殊力量,思考了一会,刘翊凡又给叶枫去了个电话。

  “叶子,这两天帮我个忙。”

  “老大,你准备逃课还是准备揍人?”叶枫难得听到刘翊凡开口,也好奇起来。

  “我准备发狠学习一把,就懒得出面了,你去找熊猫,胜瘪他们,要他们给我认真点,找好学生收复习资料和模拟考试卷去,成绩越好的越要,笔记做得越多的越要,我给钱,钱不够,你帮我垫一点。”

  “呃……老大,”叶枫在电话那边有些还摸不到头绪,“熊猫他们这种混街头混社会的,到游戏厅去帮你抢钱还行,他们能认识好学生吗?”

  “那就到各个学校门口去堵啊!”刘翊凡恶狠狠的道,“方法他们自己想,一个礼拜,搞不来,他们从今年起,就准备带假牙吧。”

  “明白!堵人勒索,熊猫他们擅长!”叶枫一听这个,倒是乐了,“交给他们,分分钟搞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