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翊凡和叶枫讨论了一会,一致得出了结论。

  从树上跳下来,应该纯属二货装逼的傻叉行为,至于上树离开,倒是有一定的道理,应该是借着树枝繁密,好遮挡视线,摆脱追踪。

  于颖想了一会,道,“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法师和僧侣,都选择了在这林荫道跟你见面,是因为笃定了最后一步,就是要甩掉你的追踪而离开?”

  不排除于颖的推理有一定的道理,难怪小说里干些拦路打劫的勾当,往往都选择在茂密的树林边,感情是为了攻可出其不意,逃可扑朔迷离。

  刘翊凡想了想道,“影子的重点是……这两货一开始,就想着怎么好摆脱我的追踪?也就是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不会拿我怎么样,就打算会会我,然后摆脱我?”

  于颖没有答话,却是朝着刘翊凡举了举大拇指,以示赞同。

  听得刘翊凡和于颖的讨论,叶枫挠着头道,“这场景,我怎么感觉着有些像《笑傲江湖》里给令狐冲治病的那一节?”

  -于颖点了点头,道,“叶子算是点到题了,我也觉得……这还真有点众好汉看姑爷的骚情……”

  找不出个答案,死党们也只能调侃调侃,附加的围着树出了些馊主意,便各自散了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刘翊凡合着自己的三个死党,便带着工具来到了林荫小道,分了下工,便也窜上树去,忙活了起来。

  其后,叶枫也如同那天所说,每天陪着刘翊凡一起回家。

  风平浪静了三天,好戏终于又开了锣。

  这一次,等着刘翊凡的是个有着优雅风度的绅士,一位方方面面都很得体的绅士。

  贴身合体,柔顺丝滑的黑色长笼西服体现了优雅,一丝不苟,毫厘不差的鞠躬表现了风度,再配合上有些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和如蓝宝石般的眼珠,刘翊凡和叶枫这一对小伙伴,瞬时就惊呆了。

  刘翊凡和叶枫,虽是安南省顶级的公子,却也是标准的不解风情的粗货,自然不会被对方那纯正而古老的英伦贵族礼仪风范所震撼,两人完全是被对方的造型给雷到了,稍稍呆滞了一会,两人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的惊呼道,“我靠!居然是吸血鬼!”

  “尊敬的华夏朋友,”那绅士微微的皱了皱眉,却又极有涵养的笑了笑,道,“你们可以叫我赫尔伯特,要知道,冒冒然称呼一位高贵的爵士为吸血鬼,可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

  “拉倒吧,”刘翊凡心里暗道,“笑一笑,獠牙都露出来了,还狡辩个头啊。”

  心里不屑,刘翊凡的脸上却是笑得灿烂起来,双手合拳,行了个华夏传统古礼,道,“那么,尊敬的赫尔伯特先生,不知道您跨过万里迢迢的英吉利海峡,来到我们华夏,有何贵干呢?”

  “您的礼貌让我非常感激,”自称赫尔伯特的绅士又微微欠了欠身,道,“尊贵的刘翊凡先生,我并没有其他目的,只是对您,有些好奇,就如同很多年前的那次一样。”

  赫尔伯特虽然话语间依旧风度翩翩,可是当说到“很多年前”的时候,却忍不住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怨恨来。

  刘翊凡却没有解读到那份怨恨,剑眉一挑,问道,“什么很多年前?你怎么知道我叫刘翊凡?”

  赫尔伯特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静静的看了一会,才又微微欠了欠身,道,“很抱歉,我的朋友,有很多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ni酷…匠☆¤网M正m版4}首发Ps

  “那你就留下来,留到你能告诉我的那一天!”

  刘翊凡见得对方又是一副神秘莫测的装逼套路,却是懒得再啰嗦,一甩手,将早已准备好的钢珠激射了过去。

  对方没料到刘翊凡说打就打,仓促间用手臂硬挡了一下,便朝着道边的树上跳了上去。

  刘翊凡见状,不由嘴边浮现一抹笑容,这条林荫小道边的树,怕么一半的大枝干都被刘翊凡几个锯过,这么冒冒然的跳上去,就等着看好戏吧。想过这里,刘翊凡也不追赶,而是又准备了几颗钢珠在手,而一边的叶枫,却是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包东西。

  果然,这边刚看着赫尔伯特跃上树枝,马上就听见树丛中传出了啪的一声脆响,接着,这位叫赫尔伯特的得体的英国绅士,又狼狈的从树上跌落了下来。

  这会叶枫可顾不上看什么笑话,当下双手一振,将手中的那一大包东西抖落开来,却是一张渔网。

  瞅着树上掉落下来的身形,叶枫一甩手,就将手里的渔网撒了过去,而刘翊凡也跟着将手里的钢珠尽数招呼了过去,弹无虚发的尽数打在了那赫尔伯特的身上。

  只见被渔网罩住的赫尔伯特,一时间难以挣脱,同时又挨了刘翊凡几下钢珠,疼得连脸都有些扭曲起来,挣扎了一阵,竟是恼羞成怒一声嘶吼,带着渔网,朝着空中又再度跃起。

  刘翊凡见安排的战术奏效,正准备飞奔而上,一举将对方擒获,却在赫尔伯特再次跃起的瞬间,忽然间却感觉到一阵心悸,一种莫名的危险又笼罩上了心头。

  刘翊凡不仅仅自己立刻稳住了身形,还一把抓住身边也准备往前冲过去的叶枫,往后急退了几步,就听到赫尔伯特又是一声尖锐的嘶叫,随后一阵密集的裂帛声响起,赫尔伯特身上的西装和渔网瞬间便四分五裂,朝着四周的破碎溅开,紧接着,“嘭”的一声闷闷的鼓膜振动,赫尔伯特背后赫然展开了一对黝黑的翅膀。

  随着翅膀的煽动,赫尔伯特就这么一上一下的悬浮在空中,手指前端伸出了森寒尖锐的指甲,淡蓝色的眼珠转变成了鲜艳的红色,散发着妖异的光芒,然后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也从赫尔伯特身上散发出来,饶是刘翊凡这种算得上小周天内劲圆满的强者,竟一时间被压制得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一时间丝毫不敢动弹。

  赫尔伯特挥动着翅膀,从空中俯视着呆住了的刘翊凡,缓缓的森然道,“刘翊凡,你不要太得意!暂时不能动你,不代表永远不能动你!”

  说完,赫尔伯特一个折身,竟是冲上天际,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中,而刘翊凡和叶枫呆呆的看着赫尔伯特离去的方向,却是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过得好一会,刘翊凡看了看地上凌乱的断枝,破碎的渔网和西装,又看了看天空,喃喃的骂道,“喵了个咪的!这次的点子扎手!而且居然是个会飞的!”

  ……

  不管点子是不是扎手,有得对方那么明显的特征,又自报了家门,刘翊凡又给小陈哥去了个电话,很快便查到,这位叫赫尔伯特的英国男子,也去了张家界。

  “张家界!”收起电话,刘翊凡不由自言自语道,“很多年前,张家界,獠牙,…那个…国!际!旅!行!团!”

  虽然,刘翊凡开始在直觉上对一些未知的事情有了些感觉,但是并没想到,因为自己,张道长却是和西方的弥赛亚,还有东边的乔达摩,完成了一系列的交换,而那些交换的条件,却又造就了刘翊凡后来日子里,最强大,残忍的对手,甚至,让刘翊凡的团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