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这种传说中的高级兵种,冒冒然出现在现实的世界里,确实颇有喜剧效果,也难怪叶枫他们三个当做笑话在听。

  刘翊凡也很无奈,连自己作为当事人都觉得难以置信,要别人相信,确实也是个比较困难的事情。

  好在刘翊凡这么多年来,虽然顽劣,但也算是这个圈子的老大,行事也考虑颇为周全,略显大将之风,所以在那三个死党面前,还算是有很大的威望。于是,经过刘翊凡的一番解释,大家也就勉强信了,并答应着放学后一起去看看打斗的现场。

  死党们算是信了,别人可不一定信,在别人眼里,可只看得到刘翊凡交了白卷这个事实。

  于是,刘翊凡也就做好了挨批的打算,也预计到了老师通知父母,父母再K自己一顿的后果。

  自刘翊凡高中以来,因为成绩的原因,可没少受母亲的唠叨和父亲的皮带。只是到得后来,打也打得疲了,骂也骂得累了,看着儿子一点都无心学习,罗新华和刘相卿也没办法。

  好在刘翊凡心思不在学习上,但每天还是乖乖的上学,也没见在外面搞东搞西的瞎胡闹,只要儿子不出什么大事,成绩差点就差点,以后找找关系,随便读个什么大学,也就由得他去了。

  学习成绩差,可以说是学不进去,或者学不好,但是刻意的交白卷,在一直比较正统的长辈那里,可就是变坏的性质了。

  “看来这次,又少不得一场家庭风暴啰,”想得这里,刘翊凡摇了摇头,朝着老师的办公室走去,风暴就风暴吧,总不至于跟父母说,因为跟法师干了一架,所以没心情考试而交了白卷吧。

  所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刘翊凡预想中班主任张老师的怒吼于咆哮并没有出现,甚至连稍微重点的话都没说,更没有要求喊家长,只是得了场苦口婆心的思想教育,或者说,思想沟通,然后刘翊凡就被班主任给放了出来。

  这一变化再一次的让三个死党啧啧称奇,一番商议下来,大家一直认为,连班主任都改颜换貌不歧视差生了,那出现个法师,倒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放了学,四人一起,由最初的将信将疑变成了兴致勃勃,一路说着笑着就到了昨晚战斗的林荫小道,在导游刘翊凡的讲解之下,参观了起来。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裂痕,叶枫他们三个已经信了八成,又听得刘翊凡将自己的分析讲了出来,顿时间,叶枫也跟着HI了起来。

  “老大,看来你这修炼,背后藏着的秘密可不少啊!”叶枫搓了搓手,道,“要不,以后我每天陪你一起回家,看看是不是能再遇到个忍者什么的。”

  “好了,叶子,你就别瞎掺和了,小凡,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想办法查出点事情。”于颖用手比划了一下地上的裂缝,说道。

  一直以来,于颖属于话不多但是往往一语中的的谋士型人才,所以刘翊凡一直都比较重视于颖的意见,听的于颖说可以查出点事情请,便赶紧问道,“怎么说?你有什么想法?”

  “按照你说的,对方是个外国人,那么,他或者他们到星城,只有一个途径,就是乘飞机过来,叶子不是跟黄花机场的小韩董认识吗?看是不是可以通过出入境记录,查一查对方的资料?

  “对哦!”刘翊凡一拍大腿,道,“影子,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政法委书记的儿子小陈哥,我还是有些交情的,看是不是可以要他帮忙,通过公安系统查一查他们的行踪。”

  早在九六年,安南省星城的黄花机场就已经开通了国际航线,外国人到星城,也不再需要先落地京城再周转过来,而是通过航班可以直达。所以,只要是坐飞机过来,那么在航站楼就一定有些信息留下,就可以通过系统查询到。

  如今的政法委书记已经换成了陈望,刘翊凡和陈大公子也小有些来往,而公安系统下属政法委,有得书记的大公子出面,查个把人在星城的落脚去向,不算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说得这里,刘翊凡和叶枫就开始分头电话起来。

  要说那个年代,政府机构办事的效率,一般都是相当的低下。不过那要看是谁办事。

  有关系,有交情,这个效率至少可以提升数倍,而刘翊凡和叶枫出面,那么提升的倍数可就直接是两位数了。

  叶枫给机场的韩董的儿子转述了刘翊凡的描述,机场也很快就给过来了反馈,就在昨天下午两点左右,确实有个威尔森落地了星城,相貌比较符合,出发地来自挪威,一行五人,不过威尔森本身却是个美国人。

  有得一行人的相关资料,刘翊凡又找到了小陈哥。那边见刘大公子开了口,自然是毫不含糊,尽管这会儿已经是下班时间,却是也将将在半个多小时就反馈回了信息。

  FN看正b版.章@节●上1酷I&匠。网g#

  威尔森一行入住在五星级的华天大酒店,不过今天一早,就已经离开,按得酒店给过来的信息,这一行人应该是去了张家界。

  跟小陈哥又客气了几句,刘翊凡便挂断了电话,把得到的信息告诉了大家。

  虽然得到了些资料,不过,刘翊凡他们还是有些摸不着头绪,比如对方是怎么知道刘翊凡的行踪的?比如对方为什么会去张家界?这都无从猜度。

  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对方遭遇刘翊凡的目的,从这么大大咧咧的姿态来看,至少可以把刺杀或者是其他一些恶意行为排除在外。

  奈何刘翊凡再是安南省的顶级大公子,要私下调用国际刑警的力量来进一步查下去,却是没了可能,大家又讨论了一会,依旧不得要领,也就散了,各自回家。

  树上的法师去了张家界,倒是让刘翊凡又想起胡老中医去张家界也快三周了,怎么还没回来?胡老中医不会是在张家界等着那张道长云游回来吧?胡老中医即不带CALL机,在那个年代又买不起近万一部的手机,这一远行,刘翊凡就断了联系了,尽管有着强烈的直觉和一堆的疑问,却也只能将这件事情放到了一边。

  虽然刘翊凡直觉里认为,对于出现法师这种事情,找胡老中医可以进行询问,但还没天马星空到认为胡老中医和法师会有什么直接的关联。

  世事难料,刘翊凡是万万没想到,胡老中医还真是跟这个法师有着直接的联系。不过,这都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自法师出现过后,第三天。

  放了学,刘翊凡又一次把自己的死党带到了那个发生战斗林荫小道,然后苦笑着对大家说道,“各位,昨天晚上,我又遇到了个僧侣。”

  僧侣,可以理解为和尚,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和尚是指的中国的寺庙里的出家人,而僧侣这么学术性的称呼,一般指的就是外国的和尚,按得刘翊凡的猜测,应该是个印度和尚。

  这次,那位僧侣没有从树上跳下来,而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刘翊凡。

  那位僧侣却也没有太过说话,只是施了一礼,凝视了刘翊凡一会,然后就跳到树上去,快速的离开。刘翊凡本想追过去,却被对方暗含内劲的佛音念了一嗓子,稀里糊涂的就晕乎了一下,等得再清醒过来,就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刘翊凡讲述完毕,四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叶枫很是默契的拿出了手机。

  虽然这次没了名字,又不敢确定国籍,但光着头的僧侣造型,还是很有识别性的,于是,叶枫又去找小韩董帮忙,遗憾的是,机场的出入境记录里,并没有这个僧侣的信息。

  看来印度的僧侣比不得欧洲的法师那么富有,难不成,瞅着印度到华夏的距离近,那僧侣是徒步走过来的?

  叶枫挂完电话,就对着刘翊凡道,“老大,这一个月,我天天先陪你一起回家!”

  于颖却一个人走到了僧侣跳走的树下,沉吟了一会,道,“小凡,叶子,你们评价一下,是不是男人们有了点本事,就喜欢盯着树,跳上跳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