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老师啊,”霍校长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点了支烟,道,“这次省里对我们这一届的高考,很看重啊。还特意给我们学校多分配了两个甲级教师的评定名额,组织上一来因为你们班有于颖和杨苗苗这么优秀的学生,二来你为学生操劳的辛苦大家也看得见,所以,这次的评定,你的希望很大,不过……”

  校长的褒奖与客气,让张老师暂时的忘记了刘翊凡,而校长关于“甲级教师评定名额”的提点,却是让张老师彻底的忘却了愤怒,扭曲的脸立刻舒顺绽放,仿佛都快开出花来。

  只是张老师刚刚舒顺绽放的心情,又瞬间被校长的那个拖着长音的“不过”,搞得有些紧张起来,竟是一下子再也坐不住,又站了起来道,“校长,我哪里有什么辛苦,还是您治校有方。我知道我做得还有很多不够和欠缺的地方,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吩咐,尽管指示。”

  “这次省教育厅有指示,对于优秀教师的考核,不光光是要看升学率,还要看综合素质,比如给学生知识教育的全面性,对学生思想教育的创新,这些也都很重要啊。”

  “那是,那是,”张老师连连点头,边说着,边站了起来,道,“那……校长,您看……”

  “小张老师,你在教学质量方面,那自是没得说,这一届届的高考成绩可都摆在那里,你做得很好!”霍校长借着弹烟灰,从窗边走了回来,对着张老师道,“别站着,坐下说,坐下说。”

  张老师有得校长的提点,也稍微放松了些,顺手拿起了茶几上的烟灰缸,给霍校长递了过去,便又坐了下来,等着霍校长继续指示。

  “小张老师如果对学生思想教育的创新上能有所突破,我看,这次甲级教师,可非你莫属罗。”霍校长边说着,边把烟头在烟灰缸里使劲摁了摁,仿佛有着一种斩钉截铁的气势。

  “校长,您的意思是…?”张老师也品出点味道来了,却又不敢妄自猜度,于是犹豫着问道。

  “我们以前对差学生,总是一味的批评教育,虽说这也是我们的一片苦心,大家都可以理解,但现在时代变化了,我们的教育方式也要跟上时代,跟上变化嘛。”霍校长边说着,边把那张空白的试卷从桌上拿起,又放到了张老师的跟前。

  “这……”张老师看着那张白卷,眨了眨眼,恍惚间,似乎“甲级教师”就浮现在了卷面上,瞬时间,似乎“刘翊凡”三个字也变得柔顺起来。

  于是,张老师试探着道,“我们确实需要对这些差学生多沟通,多鼓励,多关怀些,或许,刘翊凡交白卷是因为生病了也不一定,校长您教育得对,我要改进的地方确实还是很多啊,我好好想想。”

  “你们工作在第一线,具体方法你们比我强,你自己处理吧,我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霍校长边微笑着,边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起来。

  张老师看得校长习惯性的端起了茶杯,立刻明白那是校长表示谈话结束,准备送客的意思,便知趣的立刻站了起来,很是恭敬的给霍校长鞠了一躬,道,“校长您忙,我就不让您多操心了,很感谢您给我的指导,我这就处理好这件事。”

  这位张老师因得霍校长的提点,果然是从刘翊凡开始,改变了她过往对差生的粗暴态度,而尝试着以沟通和引导为主。而因为这份改变,张老师却是意外的在刘翊凡这里收获到了惊喜。

  而张老师更没想到的是,因得自己的态度的改变,使得刘翊凡在最后的这个学期,对张老师的印象也变得极好,张老师阴差阳错的为自己,在刘翊凡这里,结了一份带来很多年好处的善缘。

  看着张老师离开,霍校长却是长长的嘘了口气,心道,“幸亏自己在省厅里有关系,有老领导,你张老师不知道刘翊凡,我可知道这小祖宗惹不起啊,还看不惯杨苗苗被刘翊凡带坏了,人家那可是夫唱妇随好不好,用得着你操心吗?”

  霍校长定了定神,又喝了口茶,便拿起桌上的电话,给省厅的老领导拨打了过去。

  “老领导,我是霍正刚啊。”

  “哦,小霍啊。”

  “老领导,您最近身体怎么样?还好吧。”

  “挺好的,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主要是想起您来了,问候一下。不过,这里有个小事情,还是跟您汇报一下……”

  霍正刚把刚才的事情简要的给讲了一讲。

  “嗯,小霍啊,你处理得很好,”电话那头顿了一顿,接着道,“大老板卢书记可是严格交代过我们,不能搞特殊,搞差异化,你是因为我多年带起来的,这才稍微提点了一下,你的口风可得把得严啊,不然,卢书记发脾气,我可找你是问!”

  “那是,那是,”霍正刚连连点头,“老领导您就放心,我都明白。”

  “嗯,还有杨苗苗和于颖,多下点功夫培养,那可是好苗子啊,尤其是对于颖,你可得拿出点第一重点的实力来,今年给你们批的经费可是比往年多,条件比往年好,这里面有什么玄机,你自己得多想想。”

  “我知道,我知道。”

  “那好,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你那边做得不错。”

  “好,老领导,您忙,这边我都给您操心着。”

  挂完电话,得了老领导表扬的霍校长很是舒心的摸摸了自己的头发,又喝了一口浓茶,便拿起当日的党报,面带微笑的看了起来。

  校长办公室里的故事,刘翊凡自然是不知道,这会课间休息,刘翊凡跟他的三个死党聚在了一起。

  “小凡哥哥,你交了白卷啊!”听得刘翊凡说起刚才的考试,杨苗苗惊呼起来,连得于颖和叶枫也是吃了一惊,叶枫更是伸出了大拇指,表示佩服。

  叶枫他们也都知道,自初三毕业,刘翊凡在修炼上就遇到了瓶颈,一直处于迷茫,成天进书店寻找修炼相关的书籍翻看研究,也无心学习,所以几乎功课是一塌糊涂。但是这次一个字不写的交了白卷,可算是又上了个新台阶了。

  “重点不是交白卷!”刘翊凡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是因为我昨天发生了件神奇的事情!”

  “所以,你就交了白卷?!”叶枫乐了,“老大,你不会是修炼走火入魔了吧。”

  “你又欠揍了是吧,”刘翊凡对着叶枫比了比拳头,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让你走火入魔!”

  “好了好了,”于颖打断了刘翊凡跟叶枫的斗嘴,道,“小凡,你遇到啥神奇的事情了?”

  6最#\新,~章|节上d酷v.匠@网!`

  刘翊凡有多强,大家也清楚,能够让刘翊凡这样的强者心神不定到考试交白卷,于颖他们三个也很是好奇,于是,叶枫也收起了调侃的心态,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昨天在回家的路上,跟一个法师干了一场。”刘翊凡表达得言简意赅。

  说完这句,刘翊凡便等着大家的反应,只是过了好一会,却发现那三个,什么反应都没有,倒是一丝风从四人之间穿过,似乎带着一丝微微的凉意。

  “你们……怎么了?”刘翊凡道。

  “你……这个……什么的,就说完了?”于颖道。

  “什么什么的说完了?”刘翊凡道。

  “你的冷笑话说完了?”于颖道,“这个冷笑话,是挺冷的,但是,不是很好笑诶。”

  “冷笑话你个头!”刘翊凡急了,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昨天晚上!跟一个法师!是法师!明白吗?就是动画片里面那种会念咒语的法师!干了一场!这很好笑吗?”

  “哈哈哈哈哈……”叶枫这下子反应过来了,突然爆笑了出来,指着刘翊凡道,“老大,你这个冷笑话……,很有水平,哈哈哈,很好笑!”

  看得叶枫的样子,于颖和杨苗苗也是忍俊不住,笑成了一团。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