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法师跪了一宿,两年后的竞技赛,报复的誓言,等等等等,这些刘翊凡都不知道,刘翊凡只知道自己的头有些晕。

  从晚上到现在的考试,刘翊凡一直都在苦苦的思考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首先,自己居然跟一个法师打了一场!这对于一直生活在阳光下,接受了十数年正统教育的刘翊凡来说,是一件多么无厘头的事情啊。虽说自己练就了一身小周天的内劲,也算得上是特殊人群,但面对上法师这种玩魔法的角色,刘翊凡依旧觉得匪夷所思。

  更离谱的是,对方居然还认识自己,而自己肯定不认识对方,这是怎么回事?

  对方开场的语气和后面的那些话,刘翊凡在直觉上判断,似乎有一个跟自己关系紧密,但是不为自己所知的神秘关系网或者组织存在,而这个关系网或者组织,似乎开始对自己感兴趣了。

  另一方面,从得对方是个法师这么个看起来很荒诞的身份来看,刘翊凡还有个直觉,那就是这件事应该跟外公或者老舅的国家力量没关系,反倒是……跟胡老中医有些牵连,说不上逻辑是怎么回事,就是直觉。

  刘翊凡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等胡老中医回来,能不能询问到些什么了。

  不过,话说回来,刘翊凡并不知道自己在小学三年级的那次夏令营,在张家界的黄狮寨,已经跟传说中的物种交过了手,只是看着国际旅行团里的那两个小孩有些奇怪,但更多的印象却是对方的态度嚣张。至于那伸出来的利爪,刘翊凡一直认为那是安装的比较巧妙的武器而已。

  但这次不同,一番激烈的打斗下来,各种的不可思议就清清楚楚的发生在自己眼前,种种迹象表明,对手就是传说中的职业,法师!跟只在动画片里看到过的法师干了一场啊,真是有够屌炸天的。昨天攻击自己的是风之刃?还是魔法球?

  对方找自己来干什么?刺杀?还是切磋?还是有其他的事情?总之,不会是相亲就对了。

  当时,刘翊凡感觉到了危险,于是上来就选择了攻击,导致对方也就说了两句半的话,有价值的信息还真不多,不过,那装逼的半句,想想,语气真让人讨厌,要你丫装,最后还不是吃了老子一记狠的?

  刘翊凡似乎想到了什么,打断了自己那点小小的得意,努力回忆起来,那半句好像是:

  “应变倒是快,出手也够果断,可惜能量太弱,只怕才一阶……”

  刘翊凡反复回忆和推敲着这一句,却是品出些味道来。

  除去这货似乎有些卖弄的成分,剩下最有价值的,就是能量,一阶和才这三个词了。

  能量是个名词,讲的是一种定义。

  很显然,在别人眼里,自己的小周天内劲被划归为了能量,而不是华夏人常说的功力,看来,除开华夏的道家修炼,世界上还真的存在其他的超常人的修炼体系。

  一阶则是个量词,讲的是一种定界。

  从那货令人讨厌的轻蔑语气来分析,似乎自己这个一阶,有些不入流啊。原来自以为小周天内力圆满了,就很强大,看来似乎有些坐井观天啊。

  最后,“才”这个语法上不是很重要的副词,才是给了刘翊凡最重要的信息。

  才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很多,不管怎么样,都是一种先进评价落后或者对现阶段不满而带着贬义的说法。就好像我们的日常用语中经常会说,“你怎么才这点能力?”“你怎么才来?”

  刘翊凡心道,那货看起来跟自己也就是伯仲之间,凭什么跩得跟二五八似的用这么个副词?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那货更厉害的人见多了,所以看不起自己这点实力,二是,在那货的认知里,自己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水平。

  不管是那种可能,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世界并不是像以前自己理解的那样,都是平凡人。还真的有超人存在啊,而且,只怕超人的数量和种类还不少!

  这一次莫名其妙的的争斗给刘翊凡带来的疑问很多,分析下来,信息量有些大,于是我们的刘大公子完全就迷陷了进去,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想到了考试结束。

  +最4‘新章节6上酷H匠网,

  不过,大家也能理解,给谁头天晚上跟法师干了一场,第二天还能有心情背着书包去上学,就已经是属于神经很大条的人了。

  好在刘翊凡不是常人,不仅仅背着书包来上学,还很有心情的思考了很多问题,甚至,还有不小的发现。

  只是问题想了很多,也分析出来不少结论,但是跟考卷上的问题可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于是,刘大公子在高三第一次高考模拟考试中,破纪录的在安南省第一重点的实验中学,交了个白卷。

  安南省第一重点中学,自然是优等生云集的地方。

  但,只要是学校,再是优等生云集的学校,也会有差学生,这并不奇怪。

  所以,刘翊凡连续两年荣获年级里的“飞虎队队长”,老师也就忍了。你刘翊凡笨就笨一点,成绩差一些就差一些,个把两个差生,还不至于影响自己高考入学率的指标,只要你安分的呆着,也就由得你去了。

  但是,故意的交白卷,这么恶劣粗浅的挑战手法,那就是赤裸裸的在打老师的脸了!这不再是成绩问题,这已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层次,是阶级斗争!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看着刘翊凡一片空白的答卷的那一刹那,作为班主任的数学课张老师的脸至少变换了好几种颜色,连把刘翊凡喊到办公室来训话都省了,直接拿着这份白卷就去了校长办公室。

  “霍校长,你看看,你看看,这可是实验中学的第一回啊!”张老师边说话,边把试卷扬了扬,然后放在了校长的办公桌上。

  “嗯?怎么了?”霍校长看着张老师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不明就里。

  “居然有学生交白卷,不是做不出来的白卷,是一个字没写的白卷!这不是学习成绩的问题,这是态度问题!这是在做抗议!这是跟老师跟学校搞对立!”

  张老师虽然教的是数学,不过语言表达能力还是不错的,一连串的定义,加上连续几个高音,一下子把事情的严重性烘托到了极致。

  “哦?还有这等事情?!”霍校长也严肃了起来,自己治校十几年,学生故意交白卷还真是头一遭,这性质确实是有些严重。

  霍校长也不敢怠慢,当下拿出了老花眼镜带上,仔细看一看这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试卷。

  “还真是一个字都不写啊!”霍校长也有些莫名的愤怒起来,“我倒看看,是谁这么牛,吃了豹子胆了!”

  霍校长眼光扫到了试卷名字的那一栏,上面写着,刘翊凡。

  霍校长顿了一顿,道,“刘…翊…凡?!”

  “对,就是这个刘翊凡!”张老师并没听出校长语气里那一丝丝精妙的转变,只是听到这个名字,火气更大,都忍不住在校长的桌子上敲了起来,“这家伙平时成绩就不好,拖班级的后腿,还带坏班里的好学生,这些也就算了,这次居然还故意交白卷!校长,这次我看是要好好处理一下!”

  实验中学的高中部,在学生之间流传有个称号,每次年级型的大考,全年级倒数前十的男生,会被冠以“飞虎队”的称号,刘翊凡连续两年都荣登“飞虎队队长”宝座,也难怪张老师直接以家伙来称呼了。

  至于带坏班里的好学生,则是指的于颖和杨苗苗。

  于颖偏文,苗苗偏理,有得自小的小周天修炼,于颖和杨苗苗的记忆力和思考能力自然是远超常人。而她们这份能力体现在平日的学习成绩上,则是一个被誉为实验中学建校以来最强的笔杆子,一个被誉为实验中学最美学霸,甚至大家送了于颖和杨苗苗一个联合称号,叫“文理双花”。

  于颖和杨苗苗不出意外,那是绝对保送清华北大的尖子生,在老师们眼里,这可是学校的光荣,自己的骄傲,天天都挂在嘴上的宝贝。

  只是,让老师跌破眼镜的是,如此优秀的学生,却成天和刘翊凡这等混吃等死的“泼皮”呆在一起。老师们苦口婆心的劝了不知道多少次,毫无效果,甚至连老师都看出来,杨苗苗似乎对刘翊凡还很有那么点意思,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有得这么多的历史恩怨,听得刘翊凡这个名字,也难怪张老师原本就愤怒的脸,这会都有些扭曲了起来。

  “嗯~~!”霍校长干咳了一声,放下试卷,对着张老师道,“小张老师啊,先别那么大火气,事情总归要处理的,你先坐,你们为这帮孩子操心,也真是辛苦,要不要我给你倒杯茶?”

  “不用不用,校长您太客气了!”张老师虽然还在气头上,但校长的表扬加客气,却一下子让张老师感觉浑身舒坦,仿佛夏天里灌下了一杯冰镇酸梅汤,哪里还顾得上刘翊凡,一边摆手谦让,一边却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