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翊凡接着又打过去了四颗石子,却只“噹”“噹”响了两声,另外两颗却是被对方躲了过去,就在刘翊凡正准备继续用石子攻击的时候,却心里暗道了一声,“不好!”

  刘翊凡认为不好,不仅仅是因为对方躲开了自己的石子,而且,刘翊凡还依稀的听到了一丝喃呢之声,紧接着,刘翊凡心头一紧,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一股莫名的危险和压抑涌上心头,就好像很多年前的那次打斗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刘翊凡又像以前那样,小脑直接作出了反应,不顾一切的一个鱼跃向一旁飞跃开去。

  伴随着一声“嗖”的轻响,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几乎是擦着刘翊凡的后脚跟打在了地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其后,地面扬起一阵尘土。

  刘翊凡的余光扫过,却是赫然发现,地面上,出现了一道三寸多长,半寸来宽的裂痕。

  #8最t5新%章L节上(酷$:匠Vp网

  这地面,再是泥土地,也是夯实了的硬土地啊,这么着就开了口子,这要打在身上,只怕会打穿吧。刘翊凡一边闪避,一边惊讶不已,看起来,对方也被自己的连续攻击打出了火气,开始动真格的了。

  刘翊凡这一刻顾不上仔细去研究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么强大的杀伤力,而是一边继续躲闪,一边捡起石子回击,一边腾挪开始着向对手靠近过去。

  朝着对手靠近,是刘翊凡凭着打斗经验和直觉判断快速定下来的战术。

  自己第一下着了对手的道,倒不是对方多厉害,而是自己第一次遇到幻影这种神怪小说里才有的东西,所以吃了个暗亏,而对手的真实实力,通过这几下闪避石子的速度和攻击的造成的破坏来看,应该和自己在伯仲之间。

  同时,从一开始的调侃到刚才颇具杀伤力的攻击,对手应该是从轻松变得开始认真了起来。但对手一旦动了真火,使用的是远程攻击,那就说明远程攻击才是对方拿手的本领,说不得近身战,可能就会稍逊一筹!

  逼近过去,跟对手进行自己真正擅长的近身格斗,避其锋芒,扬长避短,这就是刘翊凡瞬间定下的战术。

  不得不说,刘翊凡自小那么多场架没有白打,在极快的时间内,就做出了最合适的判断。

  威尔森这边看得刘翊凡才两个回合的交手,就开始朝着自己逼近了过来,准备采用贴身战术,竟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打过去一道攻击,将刘翊凡逼得又是一个鱼跃跳开之后,威尔森却是站定了身形,快速的喃呢了几句,然后一声暴喝,随之,迎空举起了手中的法杖,在刘翊凡有些惊愕的眼神中,法杖顶端却是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强光。

  一下子被强光晃到眼的刘翊凡快速的弯曲左臂,横肘挡住了眼睛,右手却依旧朝着威尔森的方向打过去两颗石子,然后一左一右的快速朝着后方跳跃了两步,这才定下身形,单膝跪地,试探着将手臂拿开,观察起来。

  强光似乎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当得刘翊凡试探着拿开手臂的遮挡,却发现四周又变得昏暗,幽黄的路灯下,人影全无,一切又恢复了当初的平静。

  不过,刘翊凡却笑了起来,因为,在自己退开的瞬间,刘翊凡听到了“噗”的一声轻响,然后是树枝被碰到的哗哗作响。

  退开之前,刘翊凡打出了两颗石子,“噗”的声音,应该是石子打中了什么物体,而最大的可能,就是最后那一下,石子击中了对手,树枝的哗哗作响,应该是对方又跳回树上,逃窜而去。

  刘翊凡自然知道路边的石子有多硬,自己的腕力有多大,论谁生挨了这么一下,只怕都够喝一壶。

  一击得手,又不见了对手的踪影,刘翊凡并没有掉以轻心,而是依旧右膝半跪,左掌撑地,右手又捡起三颗小石子,对着前面的空虚,等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慢慢站了起来。

  四周看了看,仔细感觉了一下,确认对方已经离去,刘翊凡便带着一肚子疑惑,走到了刚才自己腾挪闪避的地方。

  刘翊凡用手摸了摸地上裂开的口子,又伸出手指到裂缝里抠了抠,再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线在周边打探了一番,心中的疑惑更加的浓烈。

  先不说这莫名其妙的一场打斗,单是对手到底用了什么来攻击,就让刘翊凡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地上的裂缝肯定是被什么给生生砸开的,但是,无论是裂缝里面还是四周,除了原本就有的一些尘土和小石子,都找不到任何可以称之为武器的其他物体,难不成是这个地上的裂缝是被空气给生生撕开的!?

  刘翊凡想到这里,却不由想起了对方手里的那根……棍子,那是棍子吗?看那造型不像啊,哪里有拿着那么扭扭曲曲的棍子当武器的?倒是和当下热播的动画片秀逗魔导师里的法师拿的法杖很像啊。

  忽然间,刘翊凡又回忆起刚才自己依稀听到的喃呢声,再将裂痕,法杖联系起来,刘翊凡却是一拍额头,仰天长叹道,“乖乖隆嘀咚,刚才自己不会是和法师打了一场吧?”

  刘翊凡站起身来,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四周的树,想了一会,也得不出什么更好的答案,也就只能开始安慰自己,就算对方真的是法师吧,还不是被自己给揍跑了?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就算这架打得莫名其妙,就算还有那么多的疑问搞不明白,可是谁又能告诉自己答案?最重要的是,经过刚才的激战,这会平静了下来的刘翊凡,肚子可是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想到今天老妈还煲了自己最爱的墨鱼排骨汤,刘翊凡却是赶紧捡起背包骑上了车,风风火火的朝家里赶回去。

  虽然刘翊凡莫名其妙的跟莫名其妙的“法师”干了一场,但一场激战下来,体能消耗不少,回到家却能舒舒服服的来上一大碗炖到入口即化的墨鱼排骨,浓到白里泛黄的秘制高汤,刘翊凡顿时心情就变得愉快起来,不仅仅享受,刘翊凡甚至还很有心情同情下别人。

  一边喝着汤,一边想着那位被自己打伤了的从树上跳下来的威尔森法师,刘翊凡可无比的快乐,“要你黑灯瞎火的打劫本公子,要你神秘兮兮的在本公子面前装酷,这回知道厉害了吧,身上挨了那一下子,怕么能不能吃得下晚餐都是个问题!”

  这份意淫多少有些幸灾乐祸,不过,关于那位树上的法师吃不吃得了晚饭的问题,倒还真给刘翊凡猜中了一半。

  在星城五星级华天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那位从树上跳下来的法师这会儿正光着膀子,胸口缠着绷带,眼睛直直的看着桌前那丰盛而精美的晚餐。

  不过,这位法师也只能看着,因为桌子离开他至少有10米远。

  放满了美食的餐桌摆在客房里,而威尔森则是跪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威尔森,”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这是对你擅自行动的惩罚,明天一早,我们出发去张家界,直到出发那一刻,你的惩罚才算结束。你自己好好的想清楚!”

  “是,老师,我知道错了!”

  虽然嘴里认着错,跪着的威尔森却咬了咬牙齿,心里发狠道,“刘翊凡!再过两年,我们世界青年竞技赛上迟早会再见面,到时候再好好打过一场,今天所受的一切,我一定加倍要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