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刘翊凡进入了高三下半学期。

  自摔过脑壳算起,这是第九年,自跟胡老中医修炼算起,也堪堪到了九年。

  高三下半学期,就是为高考奋斗的最后一段时间了,而相对应的,高考模拟测试就成了最后时光里莘莘学子们的家常便饭。于是,高三下学期开学正式上课的第一天,便是一场模拟高考的摸底考试。

  老师一声“开考”令下,教室里的同学们便开始奋笔疾书,四、五十只笔在试卷上同时滑动,教室里响起一片沙沙声。

  只不过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唯独刘翊凡却没有动笔,只是用手托着下巴,眉头紧锁的看着窗外,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刘翊凡确实是遇到了难题,大难题,而且不止一个,还是两个,只是,这两个难题却是跟考卷没有任何关系。

  第一个,跟修炼相关,说得简单点,刘翊凡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以后,开始产生了一些困惑和迷茫。

  自初三的那个暑假过完,刘翊凡的小周天就修炼到了圆满的境地,达到了气随意走,意动而发的境界,再说得直白点,刘翊凡站着立定跳远可以蹦出去十米多远,随手一拳可以将寸多的木板打穿,不是打碎,是在木板不碎的情况下,打出个洞的那种打穿。

  这可是一身好本事,不过,这也是刘翊凡比较郁闷的地方。

  大家闭上眼想一想,如果你有了这样的本事,你会干什么?是行侠仗义?还是笑傲江湖?

  无所谓了,反正得把这一身力气使出来吧,可刘翊凡偏偏没处使。

  首先,胡老中医的限制,使得刘翊凡这一身的本事在平时和同学朋友们的打闹中就用不上,甚至因为尊师重道,恪守承诺的刘翊凡反倒连架都不敢打了。

  其次,刘翊凡的这个年代,正是华夏进入了社会的稳定期,从80年代中开始,黑社会都被打得七零八落,又哪里来的江湖?

  最后,刘翊凡的家世决定了刘翊凡安逸阳光的生活环境。

  从幼儿园到初中,从体育活动到看电影,就是组织个夏令营,也有大队的人马看着,可以说吃喝拉撒,疗养院里的设施一应俱全,刘翊凡基本上就是呆在了疗养院的圈子里,被家里呵护着,被周边的人捧着,又哪里接触得到所谓的世间不平?

  唯一刘翊凡能用得上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反应、记忆力超常,而导致了学习能力很强,在那个填鸭式教育的年代,刘翊凡的成绩总是很好,经常能得到长辈们的夸奖。

  只是再好吃的菜,连吃三次都会变得索然无味。每个学期都是尖子生,这么几年下来,别说刘翊凡有些麻木,就是长辈们都夸得有些腻味了。

  于是,刘翊凡忽然间发现,自己是变得很强,可是,刘翊凡第一次感觉,似乎自己强得没啥用。

  力量在一天天的增长,可刘翊凡却在一天天的迷茫,最后,刘翊凡实在忍不住,便去找了胡老中医。

  “胡伯伯,你说,我为什么要修炼啊。”

  “傻孩子,因为修炼,你可以变得很强啊。”

  “那我变得很强,有什么用?”

  “嗯……”已经年近70的胡老中医捋了捋自己那有些道骨仙风的白胡子,却是很优雅的站了起来,背了过去,沉寂了下来。

  刘翊凡也静静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等着胡老中医的点拨,看胡老那架势,这怕么是有一番大道理要讲。

  只是刘翊凡哪里知道,胡老中医背过身去,脸色却是变了变,心道,“我哪里知道你变强了有什么用?老师是这么安排的,我也就照着做而已。变强?在当今这个社会,你刘翊凡就算是个傻子,有得你那一屋子老小在,也很强好不好。”

  借着转身了过去,胡老中医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也整理了些自己的思路,轻轻咳嗽了一声,转过身来对刘翊凡严肃的道,“小凡,你不断的修炼,是因为你需要……变得更强!”

  “变得更强?”刘翊凡有些不明白。

  “你现在只是小周天圆满的境地,可小周天之上,还有大周天,还有养神期,金丹期,修炼的路,漫漫长啊。”

  “大周天?养神期,金丹期?这些是什么啊?”

  “先不说养神期金丹期,那些太过遥远,有点虚无缥缈了,大周天应该就是你要进驻的下一个进境,我们来说一下大周天吧。”

  小周天之上,便是大周天,那是属于先天修炼之法。跟小周天的仅仅是任督二脉打通不一样,按得道家来说,大周天就是人正经十二脉和奇经八脉,身体所有脉的同时运转,也叫河车运转。

  同时,小周天炼的是后天之气,可使得气血充实,筋骨强健,但到得大周天,就会由后天之气转换为神,这可是属于人体真正的修炼了,伴随着可以出现各种神奇的现象和功能,不能为常人所理解和认同,一部分人认为所谓的特异功能其实就是属于这个层次中的东西。

  听得胡老中医的讲述,刘翊凡不由神往,问道,“那……如果修炼到了大周天,我会变得怎样?”

  “嗯……咳咳!”胡老中医清了清嗓子,缓了一会,道,“要说呼风唤雨,移山填海那是有些夸张了,不过隔空取物,凌空渡水却也都是家常便饭。”

  当然,初三的刘翊凡还是不太了解胡老中医的干咳,就是要开始胡编的节奏,刘翊凡却是被胡老中医的话说得眼前一亮,于是激动的接着道,“那岂不是像杨过、张无忌那么厉害了?我还以为那些是小说里臆想的境界呢。”

  “嗯,小说也不一定是完全虚构,总是有着一些根据的,小凡你现在不就可以做到很多别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一些事情了吗?”

  #g酷:匠}网Qt唯一1(正H版p,cT其他TO都是D}盗k版D#

  “嗯!”刘翊凡点了点头,似乎以前的疑惑得到了解答,道,“我的目标,练成大周天!”

  胡老中医看着充满热血的刘翊凡,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眼光中满是慈爱。

  “可是,那……我练成了大周天……又有什么用呢?”

  胡老中医听得这话,皱了皱眉,倒不是有些不满刘翊凡的质疑,而是一不小心,拔断了自己的几根胡子。

  “嗯……咳咳!小凡,你记住我的话,命运安排了你这份常人无法想象的天资,那总归会有他的用意,哪里是你这个层次所能想得明白?你先练成了大周天再说吧。”

  “命运?……命运和道士有什么关系呢?”刘翊凡有些自言自语道,在印象里,总有个道士模模糊糊的影子,而刘翊凡总是直觉觉得,道士,跟自己,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刘翊凡是自言自语,而在一边捋着胡须营造高深莫测气氛的胡老中医,听得这话,却是手上一抖,差点又拔下一撮道骨仙风的胡子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