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了胡老中医的门下,遵守着师门的约束,疗养院里最能打的两个,都老实了下来。又因为刘翊凡和叶枫过往打出来的威名,只要他们自己不出手,倒也一般很少有人真的敢跟这两货叫板。

  刘翊凡和叶枫自己不出手,又很少有人敢闹,慢慢的,疗养院的喧闹也就这么消停了下来。

  刘翊凡和叶枫是消停了,奈何有句话叫“树欲静而风不止”。

  刚才提到,刘翊凡和叶枫自己不出手,一般是很少有人敢主动跟刘翊凡叫板的,但是很少有,并不代表没有,这不仅仅有,貌似还是老熟人。

  自5岁那年用板砖把程秋明的头开了瓢,事隔7、8年,在疗养院的一片建筑工地上,刘翊凡又一次的和程秋明对峙了起来。

  风有些萧瑟,小学六年级的刘翊凡和程秋明的脸上还带着些稚嫩,不同的是,这次可比7、8年前单挑的那次,热闹了很多。

  刘翊凡这边是标准的四人组,而程秋明那边,则是多了7、8个跟班。

  “程秋明,你跟一个女孩子放狠话,算什么男子汉?!”刘翊凡盯着对面的程秋明,平静的说着。

  “少来!我就是想告诉你,管好你的人,别成天跟个马屁精似的给老师打小报告。”程秋明依旧比刘翊凡高出一个头,眼神依旧是那么嚣张和不屑,和7、8年前不同的是,现在的程秋明,比刘翊凡还宽出了50%,也拥有了自己的跟班。

  “程胖子!”一边的叶枫有些吊儿郎当的站着,不屑的道,“你以为你是谁?苗苗和小颖该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要不是杨苗苗给老师打小报告,老子怎么会被家里揍?”程秋明边说着,边不自主的摸了摸屁股,看起来,这货还没好踏实,就来找回场子来了。

  “你去烧瑶瑶的头发,还威胁瑶瑶,你就该被揍!”杨苗苗指着程秋明道,“下次你还敢欺负同学,我就继续去告诉老师!”

  “我XXX,你找死是吧!”程秋明见杨苗苗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感觉面子上下不来,连带着脏话都骂了出来。

  看到老大这么激动,程秋明那几个跟班也就跟着围了上来。

  “你们要干嘛?”叶枫一看对方这架势,却是毫不示弱,捋了捋袖子,就准备干起来,只是面对7、8个对手,叶枫不仅不害怕,反而是有些兴奋起来。

  刘翊凡伸手拦住了叶枫,道,“叶子,胡伯伯跟我们说过,我们不是来打架滴~~”

  说完,便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红艳艳,硬梆梆的板砖。

  看得刘翊凡拾起板砖,程秋明额头上的青筋不由自主的跳了跳,楞了一会,面目竟是有些狰狞,道,“xxx,又来这一手?我打你应该,我打你悲哀!这次我倒看是谁敲谁。”

  程秋明给自己的小跟班们使了个眼色,又朝着边上的建筑工地努了努嘴,瞬间,那边的7、8个便人手一块红艳艳,硬梆梆。

  程秋明一边抛着手里的板砖,一边摸了摸头,晃晃悠悠的朝着刘翊凡走了过去,接着道,“弟兄们,今天老子教你们一招,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着志得意满的程秋明,刘翊凡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慢慢伸直左手臂,将手里的板砖平举起,摆在齐肩的高度。

  “我说过,我不是来打架滴~~!我是来…………开!砖!滴~~!!”

  然后,刘翊凡右手出拳,接着,“砰”的一声闷响,左手里的板砖应声碎裂开来,激起一团艳红色的烟雾。

  刘翊凡扔掉残留在手里的小版块板砖,对自己的右手轻轻吹了口气,便平静的看着僵硬在那里的程秋明。

  过了半晌,依旧一片宁静,不仅仅是程秋明那边,就连叶枫、于颖和苗苗,都也呆在了那里。

  看得四周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刘翊凡弯腰,又从地上拾起了一块砖头,依旧平举,再次出拳,“砰”,尘土起,板砖碎。

  再拾起一块,再出拳。

  当刘翊凡击碎了第七块,程秋明这才猛然间反应过来,呼啦一下,扔下手里的板砖,合着自己的小弟,一言不发的瞬间远远的逃开了去,连句撑场面的狠话都没撂下。

  等得程秋明一伙子逃散以后,刘翊凡这边倒是热闹了起来。

  “小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刚才那砖头不会是假的吧?”于颖一边惊叹着,一边却是走到刘翊凡跟前,弯下腰,捡起那些碎裂的小块砖石,研究了起来。

  “小凡哥哥是老大,又跟胡伯伯学得最久,当然最厉害了!”杨苗苗却是欢呼了起来,依旧还是刘翊凡的那个小跟班,铁粉丝,可不管眼前的事情是不是合符逻辑,只要是小凡哥哥,那就一切皆有可能。

  “老大~~!”叶枫走了过来,声音都因为惊讶和激动而变得有些颤抖,拿起刘翊凡的右手,边轻轻的东捏西看边道,“老大,我们天天一起修炼,你没道理比我们强这么多啊!胡伯伯私下教你金刚掌了吗?”

  刘翊凡看着叶枫,眼角不由得有些湿润,道,“叶子,你的手……轻点,这几拳下去,还真他妈的疼!!诶……你敢捏得再用力点吗?……早知道约架约在竹林边上了。”

  …………

  从第一期夏令营结束算起到现在,一晃过去了三年。

  叶枫、于颖和杨苗苗,也跟着胡老中医修炼了三年。只是胡老中医交给叶枫他们的,自然是正常人修炼的道家小周天之术。

  小周天简单讲,乃是修炼的后天之气,也就是打通任督二脉,把所属的穴位贯通,这就算是通了小周天了。小周天通,百病无,强身健体,目聪耳明。其实,平常人天资好点,再加上努力,倒也可做到。

  三年下来,这三人也因为天资的不同而各有进境,只是大家都没想到的是,里面最有天赋的,居然是于颖,仅仅三年下来,就达到了小成的境界。

  虽然进境不一,但叶枫这三个,比起普通人,在体能,反应速度,记忆力,爆发力等各个方面都远远的强出了一大截,只不过,今天看到刘翊凡居然已经能轻松的开砖裂石,大家这才发现,老大悄无声息中,又远远的领先了一大截。

  叶枫也自己找了块砖头试了试,除开自己的拳头被震得生疼,砖头上连个裂纹都没有,就更别提如刘翊凡开得那么轻松写意了。

  扔掉了砖头,叶枫有些不解道,“老大!没道理啊,我们天天玩在一起,修炼在一起,你除了打坐比我们少点,大家都是一样啊!是不是胡伯伯给你吃了什么天材地宝了?”

  “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刘翊凡没好气的敲了叶枫一个爆栗,道,“老大我要是有什么天材地宝,会不给你们吗?倒是我今天又要喝‘抹布水’了,你要不要试试啊?”

  “‘抹布水’就算了,还是您自己享受吧,”叶枫摸了摸头,又自言自语道,“那到底是差在哪儿呢……难道抹布水还真是能增长实力?”叶枫说着便抠了抠头,想了一会,便狠狠摇了摇头,坚定道,“宁可本领进境慢些,打死也不喝那抹布水!”

  说起这个让叶枫宁可放弃武力值快速提升这等诱惑也不愿接受的“抹布水”,还真是胡老中医单独开给刘翊凡的灵丹妙药。

  自第一期夏令营结束以后,刘翊凡开始惹上了个毛病,头疼。

  每隔个10天半个月的,刘翊凡便会头疼发作一次,疼起来是满地打滚,拿着头就往墙上撞,就仿佛孙悟空被唐僧念了紧箍咒一般。

  70酷9匠_网BK唯一正B版,_其N%他都/是盗$版z

  刘翊凡的父母、外公、老舅、大姨分别带着刘翊凡去了无数的医院,找了N多的偏方,依旧没有任何改观,这才彻底的信了胡老中医的话,这是当年摔到脑壳留下的后遗症。

  最后,胡老中医给刘翊凡开了个偏方子,用狤子(念“挤”的音,浏河市大围山里一种类似于小鹿的动物)的头,加上枸杞、天麻等一些中药炖成汤,每三天给刘翊凡灌下去一碗,这样可以使得头疼的发作频率,要缓和了很多,而发作起来,也没那么的疼。

  又是狤这等稀有动物,又是各种药材,又经得胡老中医的亲手调制,听起来蛮神秘蛮高大上的感觉,似乎能对修炼有所帮助的样子,第一次把这汤药端在面前的刘翊凡,自是满怀希望的一大口喝下。

  只是喝到嘴里,却完全破灭了刘翊凡的梦想,差点当场就吐了出来,不要说美味,那味道实在是差到刘翊凡都无法描述出来的地步。

  最后,为了精确的评定这个无可比拟的难喝的味道,刘翊凡干脆喊来了自己的死党一起品尝,在经过群策群力的讨论以后,最终还是于颖给出了最贴切的描述,“这就是一碗‘抹布水’!”

  心存一丝侥幸的刘翊凡,其后又向胡老中医打探,这“抹布水”是不是能有助于内力的加深和运转,却得到的回答是,“对你的修炼是没任何帮助,你要觉得难喝,你也可以不喝,只是你再头疼的时候,胡伯伯可真帮不上什么忙了。”

  “…………”

  就这么着,刘翊凡的头一直疼了整整三年,忍着头疼,喝着“抹布水”,刘翊凡也和自己的死党一起长大,而身边的一切也在日新月异的发生着变化。

  一九九四年,刘翊凡的外公罗其南正式提出退休,而同一年,原任安南省省长的大伯父卢亚南,就任安南省的省委书记;

  一九九七年,刘翊凡的舅舅罗小林,就任总参作战部部长,而同一年,杨苗苗的父亲杨硕,就任西川省省委书记;

  刘翊凡却是和自己的三个死党一起,靠自己的实力考进了安南省的第一重点高中,安南省实验中学,并在实验中学高中部,连续两年荣获了年度“飞虎队队长”的称号。

  不过,因为家里管得严,又有过专门的交代,实验中学里的老师和同学们几乎都不知道刘翊凡他们四个有着如此深厚的家世背景;

  又因为胡老中医管得严,实验中学里的老师和同学们更不知道刘翊凡竟然有着一身浑厚的内劲,而且早就已经到了圆满之境,就等着突破的机缘,迈入到下一个进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