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起了点风波,毕竟没惹出什么大事,胡老中医跟大家强调了一下纪律之后,依旧按照原定安排,继续带着这一群小太子们游山玩水。

  刘翊凡也知道自己最后的那一下出手有多重,虽说看来对方似乎没怎么追究,但终究自己违反了跟胡老中医的约定,而且一出手就将别人打得肋骨断裂,尤其对手还是一个外国小孩,所以,刘翊凡心里也是一直忐忑着。

  不过,貌似胡老中医那边存心将刘翊凡晾在一边,从回答了刘翊凡的问题后,就再没有搭理刘翊凡的意思,倒是刘翊凡最后实在熬不住,便找了个机会,主动的去跟胡老中医承认错误。

  胡老中医看得刘翊凡主动认错,也就不再追究,只是顺势语重心长的跟刘翊凡讲了些道理,至于违反门规,逐出师门这话,胡老中医倒是没说,而刘翊凡见得胡老中医不提,自然也不会傻到自己去问,于是刘翊凡这次出手违反“门规”的事情,大家也就心照不宣的含糊了过去。

  整个夏令营爬了天门山,漂了索溪峪,吃了鱼头煲,探了黄龙洞。省里给的经费足,时间又宽裕,加上胡老中医又是知根知底的张家界人,这十几天大家是玩得流连忘返。

  到了第十六天,胡老中医便按照原定的计划,带着夏令营的团队,住到了慈利镇的五雷山脚下的一座四星级宾馆里。

  依旧是早晨五点起床,刘翊凡跟着胡老中医,开始了每天的晨练。

  跑完步,练完五禽戏,便是每天例行公事的针灸。

  “小凡,你的内力第一阶段基本已经完成,今天胡伯伯给你最后一次针灸,以后便不再需要了,今天这次的针灸,会跟以前有些不同,等儿会有什么异常,你记得不要慌,随着感觉走就好。”

  看正版章节2J上“H酷vm匠3网(@

  听得胡老中医的交代,刘翊凡点了点头,道,“那以后是不是永远都不用针灸了?”

  胡老中医呆了呆,低声自言自语道,“是啊,都不用针灸了,只是,但愿不是永远。”

  这一次,胡老中医的针灸的施针方法和走的穴位,跟以前都不一样,刘翊凡因为前面胡老中医的交代,自是没有在意,过得一会儿,就觉得暖洋洋的浑身舒泰,没多久,竟忍不住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

  看着刘翊凡昏睡了过去,胡老中医给刘翊凡把了把脉,然后站了起来,朝着边上的小竹林道,“老师,我们可以开始了。”

  “嗯,”张道长从不远的竹林里走了出来,一把将刘翊凡拎起,道,“我先走,你跟着上来。”

  张道长就这么拎着刘翊凡,飘飘然的上了山去,而胡老中医收拾了一下金针,又看了看表,叹了口气,便也朝着山上进发。

  不过三五分钟,张道长就回到了半山腰的宏桥道观,也不管弟子们有些奇怪的眼神,就这么拎着刘翊凡进了自己的打坐室。关上门,选择了那个机械的荧光图标,张道长就带着刘翊凡进入到了地下基地。

  胡老中医过得二十来分钟,也是赶到了宏桥道观。不过胡老中医这次饶是一身小周天顶峰的修为,也赶路赶得有些气喘吁吁,跟观里的道士稍微拱了拱手,便也冲进了打坐室。

  等得胡老中医来到地下基地的手术房间,张道长正在调试着边上的仪器,而刘翊凡则赤裸着上身,平躺在了手术台上,一个环状的金属仪器正来回对着刘翊凡的头部进行扫面。

  “老师!”胡老中医打了个招呼,道,“这次的时间可能有点紧,大概还有一个小时。”

  张道长又点完了几个按钮,似乎完成了设定操作,转过身来,点了点头,道,“这里的扫面和数据校验,大概还要等一会,手术的过程倒是不需要到我们太麻烦,十来分钟就可以完成,时间上,你不用操心。”

  胡老中医看得老师应该没什么事,便道,“这次我在黄狮寨那边,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团体……”

  听得胡老中医简单的介绍完,张道长笑了笑,道,“这便是我跟弥赛亚的交换了,他也在尝试基因的改造,也希望能够找到方法屏蔽月球的监视,只是,他那边缺了些东西,于是把他的人送到我这里,要我给些帮助。”

  听得张道长的解释,胡老中医这才明白过来,不过,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道,“想来这次的改造,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张道长点了点头,道,“我哪里想到,弥赛亚竟然送来了这么多人,不过,看起来这些小家伙们都很不错,只是这次的改造是第一阶段,过得8、9年,这些人还得回来这里,进行第二阶段的改造,那个时候的改造会有些麻烦,说不得那个时候,你可能还需要回来帮老师的忙。”

  只是张道长自己也没想到,8、9年后,这些不错的小家伙们也不是那么老实,有那么几个忍不住接触到了刘翊凡,使得刘翊凡将一些事情关联了起来,竟是找到了一些线索,让自己和刘翊凡的第一次会面,稍微偏离了一些预先设定的轨道。

  胡老中医见老师似乎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不禁有些担心,道,“老师,弟子有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道长撇了胡老中医一眼,不禁莞尔道,“你当谋士的那点臭习惯,这么些年了还是改不掉,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胡老中医被张道长调侃了两句,不禁有些尴尬,咳了咳,道,“老师,我们华夏有句古语,叫非我族人,其心必异啊!”

  “我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张道长话说着,便朝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刘翊凡看了一眼,道,“但是,弥赛亚的条件,却是支持我的那一票。不仅仅是弥赛亚,当初乔达摩也是投了赞成的一票,所以,他那边也有些弟子需要我帮忙。”

  张道长看得胡老中医似乎还想说什么,伸手打断了胡老中医,道,“为师自有计算,9年后,你找个机会再回一趟这里,如果不出意外,为师需要你们几个一起帮帮手,到时候,你们几个都回来吧。好了,这件事就此不必多说。来,为师给你看样东西。”

  说话间,张道长便从手术台边上的仪器上,拿起了一个黑黝黝的盒子,给胡老中医递了过去。

  胡老中医有些疑惑的接过了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却看到里面摆放着一个长轴大概2、30厘米的椭圆形黄色金属圈,而圈体上,正密密麻麻,此起彼伏的闪烁着小小的荧光点,猛一看去,倒是有些像闪烁着的梵文。

  胡老中医迟疑了一会,才对着张道长道,“老师,这个……难道就是当年的那个金箍?”

  张道长从盒子里拿起了黄色的金属圈,看了一会,道,“给你师弟用的那个,算是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产品了,当时没得办法,你师弟必须快速的抑制住他脑部精神力的增长,所以,尽管有很多缺陷,也就将就着这么用了上去。”

  说着,张道长将金属圈在自己的头上比了比,接着道,“当年,也亏得乔达摩的佛宗弟子玄奘,是精神念力的超级强者,才能将第一代产品有效的发挥出来,不然,还真制不住你师弟。隔了这么多年,为师对当年的那个金箍做了很多的改进,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还是当年那个金箍,不说让刘翊凡成天带个黄金圈在头上会被世人嘲笑,我难不成又把玄奘请来天天守在刘翊凡身边?”

  听老师说的有趣,胡老中医也是笑了笑,道,“也真难为了吴师弟,为了实现老师在世人眼里掩盖那猴子的要求,居然编写出了那么大个西天取经的名著出来。”

  “吴承恩在那小说里,可对为师当年的处理上,颇有些不满啊……”张道长看着手里的黄金圈,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些恩恩怨怨,一时间,竟不再言语,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胡老中医看得老师想得有些出神,也不吭声,而是走到刘翊凡身边,静静的查看起来。

  过得良久,给刘翊凡扫描的金属环发出了“叮”的一声,胡老中医对着张道长道,“老师,手术可以开始了。”

  ……………………

  这边的手术正在进行,而远在华夏东海的某块海域,不知几千米深的海底,有一幢奇怪的建筑里却有了些动静。

  就在张道长将金箍植入到刘翊凡的头骨里的那一刻,那幽暗死寂的建筑里,却是亮起两道金光,随后,一个身影兴奋的在里面上下翻跳,边跳边抓耳挠腮的道:

  “呲~,不晓得是哪个,生得如此大的造化,呲~~,竟让师傅他老人家又出手了!哈哈哈!师傅,您老人家真的没有骗我,不过您让徒儿这一等,就是等了快两千年!呲~~!乔达摩,你个装腔作势的老儿,俺老孙就快要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