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下赶过来的胡老中医,已经看到了围成一个大圈,呼喝声此起彼伏的人群,但因为微微有些仰视的角度,却看不到圈子里发生了什么,待得距离还有10来米,就听见人群里发出一声有些稚嫩的暴喝,其后便见一个人影飞出,连带着撞到一片。

  胡老中医听出那声呼喝是刘翊凡的声音,暗道不好,顾不得其他,一个发力,10米的距离三两步便赶到。

  等得胡老中医来到圈子中间,周边的小孩子都已经安静了下来,偶尔还有几个在低声啜泣,而人群缺口方向,地上躺着一个棕色肤色的小孩,双目紧闭,而场间,刘翊凡似乎傻了一般,依旧保持着弓步腰马,双手平推的姿势,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得刘翊凡没事,胡老中医暗暗松了一口气,暂时顾不上刘翊凡,赶紧的走到跌倒在地上的棕色小孩身边,蹲了下来,了解情况。

  与胡老中医一起赶过去的,还有那位皮肤煞白的小孩,只见他也赶到棕色小孩身边,蹲下,却是掀起了棕色小孩的衣服。

  棕色小孩此刻双目紧闭,呼吸有些急促,颈部和手臂上,血管隐隐突起,而他的胸口,也就是被刘翊凡的推掌摁到的地方,赫然凹陷下去两块。

  胡老中医医术精湛,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棕色小孩的肋骨只怕是断了不少,甚至还有伤及内脏的可能,当下便心里一紧,暗道这回只怕事情闹大了。

  就在胡老中医思考着如何处理的当口,却又忽然间看到那棕色小孩凹陷下去的胸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回来。

  胡老中医被这怪异的景象再次震惊,只是好得胡老中医也是见过无数世面的人,也不声张,只是皱了皱眉,习惯性的伸出右手,准备搭在那小孩的手腕上,进行诊脉。

  但就在胡老中医的手快要碰到那小孩手腕的瞬间,却是有另外一只纤细的手把胡老中医给挡了下来。

  胡老中医抬起头来,看见一位白头发,蓝眼珠,棕色皮肤,年纪在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子正看着自己,对着自己用有些生硬但是还算标准的中文说道,“这位老先生,华夏的传统以老为尊,您应该是这里的负责人吧。”

  胡老中医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依旧双眼紧闭,但胸口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棕色小孩,道,“我是一名医生,需不需要我给他看看?他似乎情况不是很好。”

  那白发女子摇了摇头,道,“老先生,约翰他没事,我倒是认为,我们需要好好聊一聊。”

  ………………

  见有得大人的参与,小孩子们也就散了,胡老中医也没理刘翊凡,而是交代了导游一声,便跟着那位白发女子走到了坪地里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

  “老先生,”白发女子微微鞠了个躬,道,“我叫Ororo,是旅行团的领队之一,其实,这次是我们的不对,我代表大家向您表示歉意。”

  “嗯?”原以为对方要说事的胡老中医没料到对方上来先道起歉来。

  “小约翰和赫尔伯特觉察到了那个华夏小孩的不同之处,便想验证一下,嗯,在你们华夏,应该叫切磋,而我们,”白发女子也指了指自己,道,“也对那个华夏小孩很好奇。”

  胡老中医听得这话,不由眉头皱了起来,有些没好气的道,“那个华夏小孩,是老夫的弟子。”

  “果然,”那白发女子却是笑了笑,道,“那我代表我们团队,再次的为这次的纷争表示道歉,不过,我的判断没错,他果然是您的弟子,你们身上的能量都异于常人,很强大,而您,似乎比您的弟子强大很多。”

  胡老中医没有接话,而是仔细的大量了这位叫Ororo的外籍女子一会,然后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也许,您已经觉察到了,我和我的伙伴,还有那些孩子,”白发女子用手划了范围,以示整个团队,“都和正常人有些不同,不过,我们来华夏的目的,暂时不能告诉你。”

  胡老中医低下头去,微微沉吟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来,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盯着白发女子的眼睛,道,“是张诩要你们来的吗?”

  “你居然能知道张……”那白发女子猛然间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生生顿住,接着道,“对不起,老先生,您的问题我无可奉告。”

  胡老中医看到白发女子的反应,心中暗道,“这就是了。”又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白发女子道,“希望,你能管好你的人,华夏早已不是你们能乱来的地方,很多年前就已经不是,现在也不是!”

  说完,胡老中医也不再理会那白发女子,朝着刘翊凡的方向走去。

  看着胡老中医的背影,那白发女子抬起右手,摸了摸腕上的那块小巧的电子手表,随后听得“滴”的一声轻响,白发女子便又将手放了下来,电子表的液晶屏上,显示出“记录完毕”的英文字样。随着那白发女子的手拿开,电子表的外壳上,一个大大的“X”显露了出来。

  胡老中医走到刘翊凡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在一边呆呆站着,还有些没完全回过神来的刘翊凡。

  感觉到了胡老中医,刘翊凡抬起头来,道,“胡伯伯,我……”

  “你先自己好好想想!”胡老中医说完,便转身离开。

  “胡伯伯!那个……那个外国小孩,他没事吧?”

  正打算离开的胡老中医,听得刘翊凡这时候不替自己辩解什么,而是能够关心别人,胡老中医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道,“世间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

  看着胡老中医的背影,刘翊凡慢慢的重复着胡老中医的话,过得一会,微微笑了起来,眼光看向国际旅行团那边,小手却是紧紧握了起来。

  那位叫约翰的棕色小孩被抱回了旅行团那边,而白发女子也在和自己的其他队员进行着沟通,并没有过来找事,看起来应该不会引起太大的纠纷。

  没了打斗,胡老中医也回来了,夏令营的小太子团们,就三三两两的按照自己的小圈子,兴奋的聊着刚才的事情。

  “小凡,你没事吧?”于颖几个见得胡老中医离开,才又悄悄的聚到刘翊凡身边。

  刘翊凡摇了摇头,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道,“我还好,不过胡伯伯看起来,似乎有些生气。”

  叶枫却凑了过来,捶了刘翊凡一下,道,“小凡,你最后那一下,实在太帅了!你怎么这么厉害了?”

  叶枫很兴奋,而刘翊凡却似乎提不起兴趣,道,“是很厉害,我感觉到那个家伙的胸口陷了下去,还听见微微的喀拉声,估计那家伙的肋骨,应该被打断了不少,希望断的肋骨别插进肺部和心脏,否则事情就闹大了!不过……听得胡伯伯的意思,似乎那小子被我伤得这么重都没事,看样子,那小子也很厉害啊……”

  看得刘翊凡胸前衣服上的四道口子,又听得刘翊凡说得竟然有这么惨烈,于颖和杨苗苗都不由得有些吃惊,只有叶枫依旧兴奋,道,“小凡,你那一手教我好不好?我以后叫你老大,怎么样…………”

  把夏令营的团队聚拢,点齐了人数,而那边的旅行团似乎没有过来找麻烦的意思,看起来那个约翰应该没什么大碍。

  虽然也疑惑于刚才看到的一些奇异的场景和对方居然有能力处理如此严重的内伤,但胡老中医还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准备带着队伍继续出发,只不过,到了临出发前,胡老中医却发现,自己的中医药箱不见了!

  饶是胡老中医这等高瞻远瞩的智者,又有着几世为人的经验,一身道家小周天的练气功夫堪至化境,当发现自己的中医药箱不见了的时候,胡老中医还是差点忍不住要当场骂娘。

  奶奶的,这劳什子夏令营,以后就是省委书记跪在面前求自己带,也没得商量!那药箱子虽是件古物,掉了着实心疼,可跟那箱子里的东西比起来,就是一百个药箱子都不够看。药箱子里的那个物件,万一展示在了世人面前,引起的麻烦可足够胡老中医喝上一壶的。

  当下,胡老中医就找了刘翊凡询问起来,只是大家当时群雄激愤的,谁也没在意这个小小的药箱子,胡老中医见问不出结果,也只能自己在坪地里四处找寻起来。

  边找着边问着,不知觉中,胡老中医竟是走到了那个国际旅行团的休息区,而胡老中医四处搜寻的时候,眼睛的余光似乎觉得有什么在色彩纷呈的闪动,一下心动的看过去,却看到先前遇到的那个有过吸毒史的秃顶中年白人,正全神贯注的拿着块透明液晶显示屏,翻来覆去的仔细研究。

  ;看正{=版!_章节e◇上(/酷K匠g网%

  胡老中医立刻就一路小跑着赶了过去,来到那中年白人面前没好气的道,“这位先生,您手里的东西,请还给我。”

  听得胡老中医的话,Jobs抬起头来,见得胡老中医正伸出右手,似乎问自己要什么东西。

  Jobs不懂华夏的语言,不由得有些茫然,但看着对面这位老先生似乎表情严肃,于是对着那边的领队同伴喊道,“HI,Ororo,Canyouhelpme?”

  Jobs喊的Ororo,正是刚才与胡老中医交涉的白发女子,听得Jobs的招呼,又看到了胡老中医,便赶紧过来。

  “哦,尊敬的老先生,您和Jobs有什么事吗?”Ororo知道Jobs性情有些夸张,而胡老中医的能量等级,可不是自己这一团人能收拾得下的,于是赶紧态度谦和的打起了圆场。

  胡老中医懒得啰嗦,直接道,“那个东西是我的,还有药箱子也是我的,你要你的同伴还给我。”

  Ororo看了看Jbos手里的透明液晶显示屏,又看了看Jobs脚边的那个古朴精致的中医药箱,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对着Jobs道,“Jobs,Youtooksomethingfromothers,pleasereturnit!”听那语气,似乎有些像是老师面对学生。

  Jobs认真看了看Ororo有些严肃的脸,耸了耸肩,便将液晶显示屏放入了中医药箱,递给了胡老中医,并道,“DearMr,MayIhavethehonortoknowyou?”

  胡老中医伸手接过箱子,却是连Ororo的翻译都懒得听,转身便离开,刚走得两步,就听得后面的Ororo追了上来,道,“尊敬的老先生,我们的Jobs因为语言不通,希望我来代表他道歉,他想说,刚才那个东西,也许就是他这一生中梦想看到的产品,他想知道,这是不是上帝的礼物。”

  胡老中医只是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回答,心道,“是不是礼物我就不知道了,这肯定是你们上帝的办公用品,至于你们的上帝嘛,说不得这会儿正在和我老师喝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