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狮寨是武陵源风景名胜区5条精品游览线之一,海拔1200多米,面积250余亩。

  沿途山路的一边是彷如刀切过的悬崖峭壁,远处便是纵横耸立的奇峰异石,而另一边则是满眼清脆一片。

  呼吸着山林里的空气,听着挑山汉子低沉的呼喝,这对疗养院里的小太子们来说,却是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心旷神怡。

  观赏着砂岩峰林,置身于秀丽风景,小太子们的心情都很兴奋,无奈体力和体能却是良莠不齐,再加上小太子们大多数都是娇生惯养,随心所欲的主,走得两步,看到自己喜欢的景色,或者路边奇妙的动植物,哪里管你大部队是怎么回事,那是说停就停,说走就走。

  而随行的陪同人员也是只要自己伺候着的小太子开心,哪里有什么团队概念,也就随着小太子们走走停停,这么一来,个把小时以后,一个仅仅8、90号人的队伍,竟然前后纵深拖长到了得有近500米。

  遇到这种情况,胡老中医也有些急了。当初组建夏令营的种种安排,完全是为了刘翊凡的手术,可忘记了这帮子团员都是些什么货色。按得目前这个走法,走丢人是迟早的事,这要是走丢个把两个,自己背责任是小事,只怕第二天整个团就得打道回府,耽误了手术,那才是最要命的。

  看着前方不远处有一块很大的坪地,胡老中医便要求导游带着部队在坪地上休整,自己则是下到队伍的最后端,开始一个个的催促,打算等整个团在坪地里聚齐了,再一起朝山顶进发。

  胡老中医因为每天要给刘翊凡进行针灸,于是就把家传的中医药箱也带了出来,而里面除了一整套金针和一些急救的药品,还有些其他重要的东西,所以放在宾馆也不放心,便随身背了出来,这会儿要去催部队,背着也是累赘,胡老中医便顺手就把自己的药箱子交给了刘翊凡。

  说起刘翊凡和叶枫他们三个,本来就属于喜欢闹腾的主,加上最近又一直坚持着五禽戏,所以体能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一路闹腾着,这四人便是最先到达了胡老中医指定的坪地。

  到了坪地,刘翊凡便把自己的三个死党拉到了一起,把身上背的小书包和药箱子往边上一放,就给大家讲起了刚才遇到的奇怪事情。

  “刚才,我遇到了个外国人旅行团,我觉得那个领队的外国大叔还是很亲切的,只是胡伯伯说他以前吸过毒,不是什么好人。”刘翊凡道,“不过,那个旅行团里的小孩子,我觉得很奇怪,不仅仅不友善,似乎还有些怪异的感觉。”

  离开父母远行,多少有些闯荡江湖的味道,加上“外国人”,“吸过毒”,“怪异”这几个关键字,刘翊凡的话顿时引起了其他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家伙们的极大兴趣。

  只是这次离开父母出门在外,平日里最是冲动的叶枫仿佛也不由自主的觉得肩膀上多了份责任,虽然兴趣极大,却难得的表现了一下沉稳,没有第一个说话。

  6+更新o最,快qI上G#酷◇/匠…网

  而于颖一直都是喜欢先听别人说,再分析和提出关键问题。

  只有一直被大家当做小妹妹的杨苗苗最是兴奋,道,“小凡哥哥,他们怎么怪异了?”

  “我当时看见有一个的牙齿,有这么长,还是尖的。”刘翊凡边说边比或了一下,接着道,“更奇怪的是他边上那个,他朝着我这样竖了竖中指,然后像指甲一样的东西就慢慢伸了出来,足足有这么长,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带在手指上的高科技武器。”

  刘翊凡边说,边学着那个小孩子的样子,做了个手势。

  叶枫一看,却是觉得怒上心头,顾不上指甲可以伸出来这等细节,气道,“小凡,我知道这个手势的意思,他是在骂你!”

  “我看得出来,”刘翊凡笑了笑,道,“我便远远的回敬了他一个李小龙的经典动作。”边说着边很得意的把自己的动作重复了一遍。

  “小凡哥哥,你学的好像哦。”杨苗苗边笑边朝着刘翊凡竖起了大拇指。

  叶枫显然因为自己没有这等际遇,有些不忿,当下也摆出了个提档吊马的经典姿势,摇头晃脑的“哦~~哒”的叫了一声,道,“小凡,要是我,我就上去直接揍他了。”

  刘翊凡刚想接话,于颖却是伸过手来,拍了拍刘翊凡的肩膀,用嘴朝着一边努了努,道,“叶子,别学李小龙了,不是要揍他们吗?喏,你的机会来了。小凡,你看,是不是那一群人?”

  顺着于颖示意的方向,刘翊凡便又看到了那个国际旅行团。

  黄狮寨海拔就有1200米,山路延伸起来,有得十多公里,于是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有或大或小的坪地,给到游客或观览风景,或驻足休息。

  显然,这个国际旅行团也是打算在这里休整,在刘翊凡他们的注视下,这二、三十个外国人朝着坪地一块空旷的休息区走了过去。

  这次,那位中年大叔倒是没注意刘翊凡,但是,刚才跟刘翊凡打过照面,结下些小小梁子的两个小孩,却异常敏感的感受到了刘翊凡的注视,撇过头来狠狠的看了刘翊凡一眼,才跟着团队一起去到休息区。

  “小凡,是不是刚才那两个回头看你的家伙?”叶枫也注意到了,便问道。

  “嗯,就是他们!”刘翊凡点点头,道,“你看到那个白人小孩了吗?你们不觉得他白得有些不正常吗?”

  刘翊凡这四个在一边小声的议论着,旅行团那边也走到了休息的片区,领队跟小团员们似乎交代了些什么,然后原地解散,让小团员们自由活动。

  队伍一解散,那两个小孩便朝着刘翊凡这边走了过来。

  “hi,Gays!”那个棕色皮肤,比较壮实的男孩子先开了口,“DoyouthinkyouareBruceLee?”(小子,你以为你是李小龙吗?)

  刘翊凡虽是小学三年级,简单的英语连蒙带猜的还是能够听懂一点,当下皱着眉头回答道,“你们想怎样?”

  对方显然没有听明白刘翊凡这句话,但看着刘翊凡的表情,也猜了个大概,便双手握拳,对着撞了撞,然后伸出中指对着刘翊凡,勾了勾,那意思很明显,应该是说,“有种便来试试?”

  刘翊凡眯了眯眼,没有动,而一旁的叶枫却是忍耐不住,学着李小龙喊了句“哦~哒!”便冲了过去。

  只见,叶枫一个箭步向前,紧跟着尽全力的将右拳挥了过去,目标直接锁定了对手的左腮。

  平日里,叶枫本就是个剽悍喜战的性格,经常的打架就使得叶枫已经比一般的小孩子的力气大了许多,而近期的三四个月,又一直坚持着舒经活络的五禽戏锻炼,更使得叶枫力道大增,加上叶枫利用前冲的惯性,更是增加了威势,于是这一拳挥打过去,竟是可以隐隐听见划破空气的呼啸声。

  不过,叶枫这倾尽全力的一拳,对手却只是举起左臂来,轻松写意的就单手格挡了下来,丝毫没有吃力的感觉,而在格挡的同时,又趁着空隙,无比迅速的一脚,却是蹬在了叶枫的肚子上,砰的一声闷响,直接将叶枫给踢得倒退回去,而被踢开了的叶枫又一个站立不稳,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那棕色小孩一个照面就踢倒了叶枫,顿时露出不屑的神情,又伸出食指,指了指叶枫,然后竖起来,轻轻摇了摇。

  跌坐在地的叶枫哪里受得这样的刺激,顾不上肚子的疼痛,硬是一咕噜爬起来,便再要冲过去。

  而就在叶枫身形即将冲过去的当口,却见旁边伸过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叶枫的肩膀,阻止了叶枫的冲势,然后听得边上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道,“叶子,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