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国际旅行团

  刘翊凡的考试成绩出来了,有了超强记忆力这个生猛的能力,自然是没有悬念的“系列百分”。而刘翊凡的优秀成绩,却让五禽戏也修炼了两三个月的叶枫郁闷不已,怎么同样都是修炼,别人是门门考百分,到了自己这里,却是每一门都堪堪及格?自己练习五禽戏下的功夫也不比刘翊凡少啊,难不成自己的熊戏练得太好,有些偏科了?熊的力量没练出来,练出熊的脑子了?

  叶枫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很快叶枫也就不再多想了,毕竟在这帮小太子们的眼里,学习成绩嘛,那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暑假又来了,而且今年的暑假,还有一个出远门的夏令营。

  平日里,这帮小太子也经常会跟着父母或者亲戚出去游玩,只是一来跟着父母颇多管束,二来跟着长辈出去,一圈都是大人,没得什么话说,顶多是能看到很多新鲜事物,买到很多好玩的东西,但是在游玩上,别说分享快乐,就是连个能说说心里话的都很少,哪里比的上跟着一群同龄人,远离父母,远离家门的玩上一个月那么刺激?

  于是,到了夏令营出发的那一天,各个小太子们都很兴奋,平日里不睡到日上三竿不愿起床的主,却是纷纷一大清早就背了个小书包,带了顶太阳帽,一身神清气爽,干净利落的到了疗养院的大操坪来集合,等着出发。

  出门游玩一个月,光是换洗衣物可能就得十多件,再加上一些平日里吃的喝的营养品,小玩具,行李当然不可能只是就背着一个小书包。

  在90年那会,大多数的华夏家庭可把孩子看得相当重,也宠得相当的厉害,把孩子当做小祖宗一样的供着,标准的拿在手里怕冻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更何况是这帮小太子们,平日里一个个宠到了天上去的主,所以,那些沉重的行李自然不会让小太子们自己背了。

  这不,小太子们一个个神情轻松写意的分着圈子在叽叽喳喳的聊着天,或者几个一伙的追着打闹,而那些如小山般的辎重,却全都放在了陪小太子们一起来的人身上。

  每个小太子身边都跟着人,少则一个,多则两三个。这些跟着的人也就两种身份,要么是家里的小保姆,要么是家里的老太太。

  放眼看过去,几乎每一家给小太子们准备的东西,怕么垒起来比小太子还要高。最夸张的那位,竟给自己的孙子带了个大军用包,里面奶粉、果珍、鱼肝油什么的,加起来足足有十几罐。东西虽多,但其实每一家都清楚,疗养院和卫生厅可是派了足够多的人看着,到时候,这些负重,自然有人给担着。

  小保姆们还好,这些老太太们,可都是安南省里有名有姓的贵人,家里的老头子不是西南片区的大佬,就是当年京城里的要员骨干,最不济也得是省委常委的级别,这会儿吭哧吭哧的伺候着“小主”,可把夏令营的陪同人员给惊到了。

  于是,机灵点的,有关系的,或者是从属于同一系统的,忙不咧的就赶紧迎了过去,打了个招呼,稍微介绍了下自己,就一个个的从老太太们的手里接过了七大包八大件。

  胡老中医看得这架势,索性就地开始做做起了分配,反正负责照看的人比被照看的小孩子还多,干脆,定点到人,大家一个一个的就地认领,一个负责盯一个,全程照看!

  胡老中医这样一分配,倒是顺了老太太们的意了,看得自家的孙子是一人有得一个照顾,自是放心下来,眉开眼笑。而被分配到了小孩子的同行人员的也是心里暗道胡老眼睛亮,会办事。这大热天的,带着一群如祖宗般的小屁孩出去玩,要不是看在能借着机会跟小家伙们套近乎,再做好跟顶头上司的关系的份上,谁愿意啊!

  不过一小会,小家伙们便纷纷都被认领了过去,唯独剩下刘翊凡孤零零的没人要,连个表达认领意思的人都没有。

  倒也不是刘翊凡太过顽劣不招人待见,刘翊凡再是顽劣,只要有得罗老爷子在,想一路带着刘翊凡玩的人可多了去了。

  只是,没人是傻子啊。

  胡老中医是院里的二把手,是这次的组长,更是罗老爷子的首席御医,跟胡老爷子去抢刘翊凡,这不是找不自在吗?况且,听说以前刘翊凡摔过一次严重的,最近还经常头疼,万一在自己手里犯了头疼症,这不是好事变坏事了嘛。于是,有得这双重原因,刘翊凡倒显得孤苦伶仃没人要了。

  胡老中医却很是满意这个状况,既然大家这么懂事的把刘翊凡留给了自己,那自是不再多话,一声令下,牵着刘翊凡的手,一大群人分成三辆大巴车,就朝着安南省的西北出发,开始了疗养院第一次组织的夏令营--张家界之旅。

  本身大巴车就比火车要慢不少,加上小太子们的身份,车速自然比真正的客运又要慢了几分,所以从星城到张家界,共300多公里的路程,也堪堪开了近7个小时,几乎以每小时4、50公里的速度慢慢开了过去,早上9点从疗养院出发,愣是搞到下午3、4点才到。

  路上行程长了点,倒也好说,只是第一次集体出远门的小太子们,精力充沛,又兴奋无比,自然是一路喧嚣一路吵,等到得张家界的宾馆,六十多岁的胡老中医被搞得是头疼欲裂,眼花耳鸣,下车的时候都有些犯晕,差点一跤跌倒。

  晕头晕脑的胡老中医一下车,便赶紧把这一窝子小麻雀交给了省里安排的顶级宾馆的接待人员,而自己则是告了个病假,便上了宾馆的房间,把自己锁到房间里休息,直到晚饭时间才露面。

  胡老中医跟大家一起吃了个聚餐,又要得大家伺候着小祖宗们各自回了房间,才将工作人员召集到了一起,在宾馆的会议厅开了个部署会议。

  胡老中医的夏令营计划为期一个月,大概游玩20个景点,每游玩三天便休整一天,而整个夏令营,却是分成了两个阶段,前半个月,以游玩天子山,索溪峪为主,住在武陵源区,而后半个月,则以游玩大峡谷,五雷山为主,住在五雷山所在地,慈利县。

  胡老中医是组织者,又本身就是张家界人,安排自然不会有人提出异议。见得安排妥当,胡老中医便散了会,大家各自回房去休息。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一早,5点不到,胡老中医就一如往常的带着刘翊凡开始在山间的小道上晨练起来。

  虽说疗养院因为职能的关系,也算得上是山清水秀,但和这等真正的大自然环境比起来,却是少了些魂韵。

  和胡老中医慢跑了一段,刘翊凡似乎感觉到了这一点,便对着胡老中医道,“胡伯伯,我怎么觉得,这里,似乎很……适合修炼的样子?”

  胡老中医没料到刘翊凡猛然间会爆出这么一句,便回答道,“这里才是真正的大自然,你修炼的是道家小周天之术,道家最讲究自然,讲究随心,可能这里的意境扣合了修炼吧。”

  刘翊凡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远处云雾缭绕的奇石峻岭,指着道,“胡伯伯,那里是什么地方?”

  胡老中医顺着刘翊凡的手指看过去,却是远处黄狮寨景区的一片石林,便道,“那里便是胡伯伯提起过的黄狮寨,算得上是张家界最著名的景观之一了。”

  刘翊凡想了想,道,“胡伯伯,你说这是不是叫心灵感应啊,我总觉得,那个地方跟我有什么联系,好像那个地方,总是有什么在等着我。”

  听得刘翊凡这么说,胡老中医看了看远处的黄狮寨,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隔了半晌,才道,“确实有联系,今天,我们夏令营的第一站,便是去黄狮寨。”

  很明显,刘翊凡说的联系,和胡老中医说的联系,应该是两个不同的意思,只是,两人都没想到,这个联系的意思,还会有第三层。

  而更有意思的是,刘翊凡感觉到的这份联系,却是在9年之后,刘翊凡再度重游张家界才发生,不过这是后话,这里就暂且按下不表了。

  …………

  张家界在1990年,只是是一个风景区的名字,也可以说是特指的“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实际上隶属于大庸市。但在1994年,国家将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促使更名的主要原因,便是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具有世界级的品牌影响力。

  早在1982,张家界便每年都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万国际友人。而到了1992年,由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索溪峪风景区、天子山风景区三大景区构成的武陵源自然风景区则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按照胡老中医的既定计划,第一天的夏令营活动便是游张家界的第一名胜风景,黄狮寨。

  早上9点,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小太子夏令营的8、90号人马,开始沿着山路浩浩荡荡的朝着黄狮寨的山顶出发。

  因得张家界的国际品牌影响力,在张家界时不时看到外国友人,或者看到成群的外国友人,也就是件很平常的事情。

  一路走去,刘翊凡就遇到了很多国际友人,而在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刘翊凡一行人还遇到了一个国际旅行团,而这个国际旅行团,正在路边的一块坪地上休息。

  能称为旅行团的,一般有两个条件。一是要有一帮子人,二是里面肯定会有领队,而能被称为国际,则说明这个团里的成员应该来自不同国家。

  这个国际旅行团有领队,大概有五人,都是大人,有团员,大概20多人,看起来都是6到15岁的小孩子,而且,光是从不同颜色发肤就可以看出来,这些小孩来自世界各地。

  领队虽然有三五个,但是,却只有其中一个引起了刘翊凡的注意。

  这是一位看起来35岁左右的美国白人男子,光头,络腮胡子,带着一副圆框眼镜,身体似乎有些干瘦,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那双眼睛,却是额外有神。

  刘翊凡走过的时候,因为一些感觉,便停了下来,看着这个团体,最后,便把目光落在了这位中年男子身上。

  很快,那位中年男子似乎觉察到了刘翊凡的目光,也看了过来,只是片刻之后,那男子似乎有些惊异,又露出一丝狐疑的眼神,最后,却是朝着刘翊凡挥了挥手,用很生硬的中文对着刘翊凡道,“你好,华夏的,小朋友!”

  不知怎么的,刘翊凡一时间竟然觉得那中年男子很是和蔼可亲,而且自己似乎也受到了感染,竟是不由自主也举起手来,挥了挥,用英文道,“Hi,Howareyou?Nicetomeetyou!”

  这边正和着大家往上走的胡老中医很快便发现了刘翊凡不在身边,往后看了看,发现刘翊凡似乎正在和一个外国人打招呼,便返身走了过去。

  顺着刘翊凡的目光,胡老中医看到了这位外国中年男子,只是看了片刻,胡老中医也是心中一惊,也不多说,只是马上便拉起刘翊凡的手,跟上大部队,顺着山路,朝着山路往上走去。

  被胡老中医拉着手走开的刘翊凡,却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次除开看到那个外国中年大叔友好的跟自己挥手道别之外,还看到那个团里的另外一位有些怪异的小朋友。

  刘翊凡看过去的时候,那位白皮肤,蓝眼珠的怪异小朋友正好也看到了刘翊凡,而对方不知道为啥,竟是朝着刘翊凡笑了笑,而随着笑容,那位小朋友红得有些妖异的嘴唇边,却是露出了两颗尖尖的獠牙。

  快步向上走去的胡老中医自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不太寻常的场景,只是边走边有些不快的问道,“小凡,你刚才在做什么?”

  “没什么啊,看到一个外国大叔,跟他打了个招呼而已,”刘翊凡有些不解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T酷F,匠Xa网首0》发9Y

  “小凡,以后要记得,出门在外,不要跟奇怪的人主动接触。”

  “嗯,那个大叔很奇怪吗?”刘翊凡说道,“我刚才看见那个团里的有个小朋友倒是很奇怪。”

  胡老中医似乎没有听见刘翊凡后半句话,道,“胡伯伯一看就知道,那个外国人,以前一定吸过毒。

  刘翊凡的心思这会儿还在想着刚才那为奇怪的小朋友的两颗尖尖的獠牙上,听得胡老中医似乎没有注意自己的话,便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

  这一次,刘翊凡却看到那位“獠牙”小朋友边上,又多了一个棕色皮肤,有些壮实的小孩,那位壮实的小孩子看到刘翊凡回望过来的目光,便竖起了中指,边笑着边比划着手势,而那根中指的前端,却是慢慢伸出了一截有些微微弯曲,一寸来长,似乎闪着寒光的锥形指甲。

  刘翊凡的视力很好,自然也看到了那慢慢长出来的指甲,只不过,刘翊凡这会来不及想清楚为什么人的指甲可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却是被对方的手势给弄得有些脾气。

  虽然刘翊凡不知道那个手势具体是什么意思,却隐隐间感到了对方的那一丝轻挑和敌意。刘翊凡当下便回过身去,挣脱胡老中医的手,对着那小孩,先右手握拳,再伸出拇指撇了撇自己的鼻子,然后抬起下颚,撅起下唇,用食指点了点,下巴猛的朝上一扬,眼神不屑的俯视着对方,然后将大拇指翻转过来,朝着地顿了顿。

  看到那壮实小孩的脸色一变,刘翊凡知道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转过身去,跟着胡老中医,继续朝山上进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