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暑期夏令营

  第十一章暑期夏令营刘翊凡自跟着胡老中医修炼,将将已经快三个月,再过得一周,便是期末考试。

  小学三年级也就是语文,数学,英语,自然,体育还有思想政治这几门课程。

  本身刘翊凡的数学就很拔尖,而对于死记硬背的那几门,修炼过后的刘翊凡自然会如同开了作弊器一般生猛,所以,隐隐间,刘翊凡竟第一次有些期待起考试来。

  不过,刘翊凡真正期待的,却是期末考试过后,疗养院里组织的暑期夏令营。

  说起这夏令营,却还跟疗养院的小太子,尤其是刘翊凡有关系。

  疗养院有着“小太子院”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尤其到了每年的寒暑假,正是这帮没人敢管束的小太子们,不用上课,又扎堆玩闹的时候,当然,这也是疗养院的于院长最为头痛的日子。

  每个寒暑假,都被于院长评为“高危期”。

  院里的山丘到了寒暑假,就变得寸草不生,那也算一种风景,于院长可以不介意,但是小太子们放火烧山,这也太危险了吧。

  院里的路灯、玻璃被打坏了,修一修就好,反正疗养院可不在乎这点小钱,但是小太子们拿着石子弹弓相互打,于院长就有些心惊肉跳了。

  园林队的橘子被摘个精光,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的算了,反正明年还会长出来不是?可是于院长急就急在,偷偷给开了个门,小太子们不走,非要从铁丝网上翻过去,仿佛这样才能显出志愿军那般神勇的气概,这要是一不小心,给铁丝网上的铁钎子扎到……

  虽然是小太子们自己闹腾,可真要是闹出点事来,背黑锅的可就是于院长,再不济,也会被扣上个院务管理不力的帽子不是?

  就好比年初,刘翊凡摔了脑壳的那次,于院长可是被卫生厅直接拎了过去骂了个狗血淋头,差点就要被撤职,无他,刘翊凡的大姨,罗老爷子的大女儿,正是安南省卫生厅的厅长。

  好得罗老爷子虽然位高权重,却也是讲道理的人。尽管也很心疼自己的大外孙子,但血缘亲情是私情,院务工作是公事,罗老爷子向来分得清楚,更是反过来将自己的大女儿骂了一顿,于院长才算是有惊无险。

  罗老爷子开明,但不能保住小太子们的家里各个都开明吧。于是,眼瞅着这小太子们没轻没重,扎堆打闹暑假又要来了,于院长也开始终日眉头紧锁起来。

  这领导一不开心,院里下面的工作人员也就肯定跟着日子不好过。只是,整个疗养院,唯一还笑得出来的,也就只有胡老中医了。

  于院长是愁眉苦脸了,胡老中医却是看在眼里,却是喜在心头,暗道,还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

  于是,在某一个下午,胡老中医去了趟院长办公室,跟院长就这个最头疼的暑假,商量了起来。

  大概过了半个来小时,两人会议便结束了。

  胡老中医出来的时候,于院长那是一脸轻松,隐隐还有些红光满面,临得出门,于院长还紧紧握住胡老中医的手,感激道,“胡老,这次您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于院长的轻松和开心,跟胡老中医的开方治病,度气培元没有丝毫关系,只是胡老中医给于院长出了个主意而已,而这个主意也很简单,那就是趁着暑假,将院里的小太子们组织起来,搞一次夏令营。

  小太子们不是喜欢闹腾吗?那就带他们出去闹腾个够!

  小太子们不是精力旺盛吗?那就让他们累到趴下!

  再加上统一管理,严密安排,这暑假,不仅仅于院长不再需要提心吊胆,安全度过,就连疗养院的那些老干部们,也都可以安心静养很多天,实乃一石多鸟之上策啊。

  第二天一早,于院长就依得胡老中医的意思,给卫生厅打了个报告。

  同时,胡老中医也跟刘翊凡略微提了提夏令营,唆使着刘翊凡去跟卫生厅厅长撒撒娇。

  不到三天,卫生厅便批准了于院长的报告,不但批准,更是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额外拨了一笔款子下来,还临时组成了个二十人左右的特护小组,交给夏令营筹备组,照顾小太子们的安全。

  这下可好,疗养院的小太子们,拢共就40多个。连着卫生厅的特护组,加上疗养院指派的工作人员,这看小孩子的竟比小孩子还多,即便是出远门游玩,有得一个盯一个的照看着,只怕这想出问题都难。

  这暑期夏令营的意见是胡老中医提的,加上胡老中医又是罗老爷子的首席保健医师,疗养院里医疗业务上的一把手,于是,这次的夏令营的总负责人,很自然的,大家就一致推举了胡老中医。

  胡老中医有着自己的目的,对于这个“太子团夏令营”的负责人位置也不谦让,爽快的接下了这个有些烫手的山芋,并当场就定下了夏令营的目标,安南省西北部著名的风景圣地----张家界。

  有得卫生厅的支持,有得于院长的最高授权,夏令营如火如荼的筹备了起来,只等小家伙们期末考试一结束,便可如期执行。

  夏令营那边有胡老中医准备着,而与此同时,刘翊凡的修炼也在扎扎实实的继续着,只是过得一段时间下来,刘翊凡便开始修炼得有些头疼了。

  这个头疼倒不是说刘翊凡有些厌烦了修炼,而是真的头疼。

  从有天胡老中医提出需要给刘翊凡金针度气开始,每天早上,刘翊凡都要被被胡老中医施过一遍金针。而胡老中医施针的时候,刘翊凡便感觉头上就像带了个箍子一样的,被勒得生疼。

  又一次早上,刘翊凡忍着头疼打坐完毕,便向胡老中医道,“胡伯伯,这个针灸度气,还要坚持多久啊?”。

  “怎么?哪里不舒服吗?”

  “每次胡伯伯帮我针灸的时候,总是会头疼。”刘翊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皱着眉头道,“而且,好像越来越疼了。”

  “胡伯伯帮你针灸,那是你到了一个阶段,需要帮你度天地之灵气啊,要不说修炼要吃得苦呢,你刚开始有些头疼,这就受不了了?”

  刘翊凡咬了咬牙,恶狠狠的道,“受得了,我忍得住!反正背不出课文,也是个头疼!”

  看着刘翊凡隐忍的眼神,胡老中医心里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于是对着刘翊凡道,“小凡,看你头疼的难受,胡伯伯便跟你讲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刘翊凡下意识的问道,接着便马上反应了过来,“好消息,是不是胡伯伯你上次提的那个暑假夏令营真的可以有?”

  酷%1匠U网q唯I一正)J版",其他。都J是盗HR版

  “嗯,”胡老中医点了点头,心里不由赞叹,刘翊凡思考的反应速度和关联能力,真是看着看着就变强了,这才稍微提点,就能猜出正确答案,便接着道,“这次是胡伯伯带队,带你们去张家界玩,而且是去玩一个月。”

  “真的?”刘翊凡听得能出去玩一个月,连头疼都忘记了,顿时开心起来,道,“张家界好玩吗?”

  “那是当然,胡伯伯就是在张家界长大的啊,喏,从黄狮寨开始算起,索溪峪,黄龙洞,五雷山等等,奇峰峻岭和名胜景点,加起来就不下20个,再加上湘西的特色美食,你说好不好玩?”

  “好耶!”刘翊凡一下子呼喊着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接着一个发力,蹦起近一米半高距离,然后朝着边上的树干一点,又拔高了近一米,然后一个后空翻,再稳稳落地。

  刚一稳稳落地,刘翊凡忽然间呆住了,自己什么时候能跳这么高了?刚才借力以后,自己怕么蹦起来有两米了吧?还是后空翻落地?

  刘翊凡回过神来,忍不住又一次的蹬上树干。

  “耶!”刘翊凡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弹跳能力以后,顿时兴奋了起来,连张家界也抛在了脑后,不断的找着一颗颗的树试来试去。

  看着刘翊凡兴奋得上蹿下跳的样子,胡老中医微微摇了摇头,心道,“什么不好学,偏要学那只猴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