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上树的本事,那一掌的风情,刘翊凡着实羡慕得很,但那三个憋屈的条件,刘翊凡一条都不想遵守。

  起码,第三条,不得跟外人提起修炼,刘翊凡转头就破了规矩。

  从山丘上回了家,在去学校的路上,刘翊凡立刻就把自己早上的所见所闻给自己的三个小死党炫耀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我今天早上才知道,胡伯伯有多厉害!”刘翊凡说起来可是手舞足蹈,激动不已,“就这么一掌,苗苗脖子那么粗的树干就被劈断了,这么一蹬,就跳起来有十几米高!原来胡伯伯是武林高手来的!”

  “真的吗?”那三个死党听得如此惊天秘闻,异口同声的问道。

  …酷@W匠网D;正#版首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了?骗你们我就是小狗!”刘翊凡又是得意又是郁闷的说道,“我本来是要拜胡伯伯为师,要他教我本事的。”

  “那小凡哥哥,你是不是也会变得那么厉害啊?!”杨苗苗问道。

  “我才不信!”于颖却是摇了摇头,“除非你带我们去亲眼看到!”

  “就是!我妈都说过,《少林寺》里面飞来飞去的,那都是特技,是假的!”叶枫也跟于颖站到了一边。

  “你们是看不到了,”刘翊凡没有反驳自己的小伙伴,只是有些郁闷的踢开路上的石子,“本来我打算跟着胡伯伯学,学会以后,自然就可以表演给你们看,到时候你们不就信了嘛。只是,这次胡伯伯却提了三个要求,我做不到,就不能拜入胡伯伯门下,胡伯伯就不能教我了。”

  “还有条件啊?那是什么条件啊,以小凡哥哥的厉害都做不到吗?”苗苗很好奇的问道。

  “不准打架,不准给别人表演,不准把修炼的事告诉别人,我自问一条都做不到,胡伯伯是没法教我了。”

  “那你先答应着,学会了再说啊!”叶枫下意识的说道。

  “那可不行!外公教过我,做人就要守信用,如果答应了,那就一定要做到!”

  “就是!小凡哥哥就最守信用了,以前说过帮我抢回小坦克,教训程秋明,就做到了!”

  “小凡,那你就遵守胡伯伯的条件嘛。”于颖道。

  “可是,我遵守了条件,我学了那本事有什么用?想想都憋得慌!你看,我要是遵守了条件,我怎么表演给你们看啊,不表演给你们看,你们能相信吗?再说了,我学了本事,如果有天别人要打我,现在我还能还手,学了功夫以后,反而还不能打架了,这是什么道理啊。”

  “小凡,不一定要打架或者表演给我们看啊,《少林寺》里面不是说了吗,练武是为了强身健体,这不是也很好嘛。”于颖继续道。

  “学校里的老师都说了,经常锻炼,就可以身体很好了,何必每天早上那么早起来的那么辛苦啊,划不来。”小凡摇了摇头道。

  “要不,小凡哥哥,你去跟胡伯伯商量吧,让他不要条件了也教你。”苗苗也跟着出主意。

  “我跟胡伯伯拉锯了一个早上了,他不答应的。”

  “小凡,那你有没有想过,胡伯伯为什么要提出这三个条件啊。”于颖思索了一会,倒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诶?这还真的没留意,”刘翊凡挠了挠头,道,“听胡伯伯说,好像是师门从来就是这么规定的吧。”

  …………

  这边刘翊凡和他的小死党们,苦恼于找不出方案,而另一边,胡老中医也闷在自己的办公室,想破了脑壳。

  刘翊凡异于常人的修炼方式,刘翊凡身上的惊人秘密,刘翊凡的倔强性格,还有老师的要求,组合在了一起,胡老中医也是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老师啊,你怎么就给我这么个难题呢?”胡老中医敲着桌子,自言自语道,“现在的小孩子,跟我们那时候,可不一样了啊。就这小子那倔脾气,我还得看护他9年……”

  忽然间,胡老中医,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一拍大腿,道,“对!暂且让一步又何妨,按得老师的说法,9年之后,刘翊凡自是到了下一个境界,可就不是我这老骨头能管得了的啰!想来就约束一段时间,那小子应该可以接受吧。”

  ……

  第二天,依旧是天刚蒙蒙亮,这一大一小的,又在小山丘上见了面。

  刘翊凡这次没有哈欠连天,而是上来就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用脚尖拨弄着石子,不是抬起头瞄一眼胡老中医。

  “小凡,你想得怎么样了?”

  “胡伯伯,为什么你会给我提出三个条件啊?”刘翊凡没有回答胡老中医的话,却是自己提出了问题。

  “呃……”胡老中医沉吟了一会,对刘翊凡道,“这个,是有原因的。”

  恩恩啊啊的干咳了几嗓子,胡老中医对刘翊凡道,“胡伯伯小时候呢,老师也是这么要求的,一开始,我和小凡一样也不理解,后来我总算是明白了。”

  刘翊凡要很多年以后,才明白一个道理,胡伯伯身体好得很,也从不抽烟,所以,每次那看似咽炎的咳嗽一起,就是胡老中医开始要胡诌的节奏。

  当然,这会儿的刘翊凡可不知道,于是很有兴趣的等着胡老中医的回答。

  “你想啊,”胡老中医边说着,边蹲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刘翊凡道,“胡伯伯要教你的,可是很厉害的本事,小凡以后会变得力气很大,如果跟小朋友打架,万一控制不好,出手太重怎么办?”

  “可是如果有人不讲道理,有人欺负人,那就要打呀,我还用砖头把别人脑袋敲开过呢,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是打死了呢?”胡老中医说话间,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

  刘翊凡似乎有些被胡老中医的眼神看得不知所措,便低下头来,又开始用脚尖踢起了小石子。

  “不让你炫耀,其实是想保护你。小凡,任何一门修炼,都需要时间才能变得很强,但是,在你没强大之前,如果你锋芒太露,招来了比你更强大的要害你的人,那就很危险。”

  打架经验丰富的刘翊凡,很快就接受了胡老中医的道理,只不过嘴上却是倔强道,“可是……胡伯伯已经很强了,你可以保护我啊,世界上还有比胡伯伯厉害的人吗?”

  胡老中医听得这里,却是慢慢站了起来,道,“小凡,你一定看过西游记,知道孙悟空的故事吧。”

  “嗯!”

  “孙悟空去拜师学艺,菩提祖师是不是也给了他同样的要求?”

  “好像是……难怪我觉得胡伯伯跟我提条件的时候,听着那么耳熟呢。”

  “那小凡觉得孙悟空厉不厉害?”

  “厉害!我们都觉得孙悟空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可是,结果呢?”

  “呃…………”

  胡老中医说得这里,抬头看着远方,缓缓道,“当年,那只猴子乃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奇材,拜入菩提祖师门下学艺,师门也是给了他不得炫耀卖弄的约束,乃是想到艺成之后,将有更重要的使命交付于他。待得技艺将成,那猴子却是屡犯门规,被菩提祖师清除了出去,自以为天下无敌的猴子,最终却是闯下弥天大祸,被西方如来佛祖镇压了下来。”

  刘翊凡听着胡老中医讲述着这个华夏流传了千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神话,依然心生出一股向往,却没有品位出胡老中医语气中的那一丝丝怅惘,逻辑中的那一点点精妙。

  胡老中医提起了孙悟空的故事,意思再是明白不过,强如那等大闹天宫的神话,也会被世间更强的存在打得不得翻身,更何况小小的一届凡人。

  刘翊凡也明白过来道理,不过,却是依旧有些倔强的嘟囔道,“这不是神话故事嘛。”

  胡老中医也懒得理会刘翊凡这份小小的嘴硬,对着刘翊凡道,“小凡,道理,我跟你都说清楚了,三个条件承自师门,我也不会更改,但是,我可以做一些调整。”

  嗯?听起来似乎有戏啊?!刘翊凡立刻反应过来,眼睛巴巴的看着胡老中医。

  只见胡老中医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弯曲了起来,道,“我提出的那三个条件,只需要你遵守9年,9年后,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做任何事情。”

  刘翊凡没料到胡老中医的调整是这个样子,不过听起来,只需要忍耐9年,好像不是那么难让人接受的样子。呆了一呆之后,刘翊凡又低下头去,思考了很久,才抬起头来,很是坚定的点了点,道,“胡伯伯,我能做到!”

  胡老中医心里也是暗暗吁了一口长气,总算是把这个小祖宗糊弄了过去,刚想开口,却又听到刘翊凡道,“胡伯伯,还是有个问题,关于你说的第三条……我昨天已经把修炼的事情,告诉叶子、影子还有苗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