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翊凡肯定不知道给自己主刀的,是个道士,甚至刚刚醒过来的刘翊凡,都记不得昏迷中那些光怪陆离的景象,只知道自己的头有些重而已。

  头有些重,是因为打了麻药,而打了麻药,所以感觉不到伤口的疼,又因为头部的伤口,所以刘翊凡可以在本应该练毛笔字的时间里,悠闲的躺在病床上,喝着母亲亲手炖的鲜美的柴鱼烫。

  甚至,因为胡老中医的意见,未来的一个月,刘翊凡都可以不用去上学,也不用再写那最无聊最压抑的作业。

  所以,尽管摔破了头,刘翊凡却心情好得不得了。

  于是,刘翊凡忍不住偷偷的想,为什么胡伯伯只让自己休息一个月?为什么不是两个月?或者三个月?

  为什么不是三个月而是一个月,胡老中医自有其深意,因为胡老中医在等,等着老师,也就是张道长所说的关于刘翊凡的变化的出现!

  动过手术后的第七天,晚上10点。

  喝过鲜美的柴鱼汤,看完动画片,刘翊凡便跟守在一旁的老妈和胡老中医道了声晚安,然后舒舒服服的在柔软的病床上趴着睡了下去。

  不一会,刘翊凡便进入到了将睡未睡的恍惚中。

  忽然间,还有着一丝神智的刘翊凡似乎觉得自己的肚子,更准确点说,就是肚脐眼往下一点位置,好像有一股暖意产生,伴随着暖意,肚子也微微有些发胀。

  刚开始,刘翊凡也没在意,或许等会放个屁,就没事了,于是刘翊凡依旧迷糊着。

  过了一会,刘翊凡却发现,那股暖意不仅仅一直没有消失,而且似乎感觉越来越强烈,热度也越来越高,渐渐的,刘翊凡甚至感觉到这股暖意变成了一小股气流,开始在肚子里旋转起来。

  更新L最"快Bx上:酷7g匠?网

  感觉到了明显的异状,刘翊凡可就迷糊不住了,吓得一咕噜的爬了起来,掀开了衣服,盯着肚子看了起来。

  只是刘翊凡一清醒着坐起来,那股暖意却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翊凡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肚皮看了半天,又使劲的按了好几下,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道刚才的暖流,只是幻觉?刘翊凡回想了一会,只能这么认为了。

  幻觉就幻觉吧,一不痛二不痒的,既然没啥事,刘翊凡便打算继续睡觉。只不过,在床上翻滚来翻滚去了半天,却发现,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这会儿精神却是好得很,怎么都睡不着了。

  又在病床上左翻右滚了半个小时,刘翊凡依旧无法入睡,于是干脆爬了起来,去找胡老中医。

  来到就在病房边上的胡老中医的办公室,刘翊凡沿着门框边,偷偷的探头看过去,发现胡老中医这会儿正在拿着本书在翻看,而书名似乎是叫《黄帝内经》。

  9岁的刘翊凡自然是不知道《黄帝内经》,趴在门口看了一会,发现胡老中医似乎看得很入神,便眨了眨眼,小心翼翼道,“胡伯伯,你在看书吗?”

  “嗯?小凡?你怎么醒来了?”胡老中医抬起头来,笑着问道,“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不是,刚才惊醒了一下,然后就睡不着了。”

  “哦?”胡老中医放下了手里书,走到门口,牵着刘翊凡的手走到办公桌前,又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不是,是刚才,我忽然间产生了奇怪的幻觉,似乎觉得肚子里有一股暖意产生,但是现在又没有了,想问问胡伯伯是怎么回事。”

  “幻觉?!暖意?!怎么这么快?是不是这里?”胡老中医似乎一下子有些激动,手指着刘翊凡的肚脐眼下一寸的地方问道,“是不是感觉有一股气在慢慢旋转?!”

  “胡伯伯,你怎么知道?”刘翊凡没注意到胡老中医的激动,只是奇怪于胡老中医为何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的状况,想了想,不由惊讶道,“胡伯伯的医术真厉害!”

  “咳咳,嗯~!”胡老中医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用咳嗽掩盖了一下自己的尴尬,便严肃的道,“华夏的中医是很厉害的啦,望闻问切四大神功,你看,我只是望了望气色,就知道小凡出了什么问题。”

  “真的吗?”刘翊凡亲眼见到这么神奇的本事,竟是连刚才自己的问题都忘记了,对着胡老中医道,“那我能不能学啊?”

  “当然可以,不过,这一段时间你要好好的修养,等你身体好了,胡伯伯再教你好不好?”

  “嗯,”刘翊凡兴奋的点了点头,马上又有些郁闷的道,“那我这个幻觉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呀?”

  “嗯,我来看看”说罢,胡老中医点了点头,伸出手来,双指给刘翊凡把了把脉,过了一会才道,“胡伯伯看过了,没事的。小凡,你别担心,你自己都说了是幻觉了,别想太多,只要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哦,”有得胡老中医的判定,刘翊凡便觉得刚才只是虚惊一场,便放下心来,道,“可是我现在睡不着了,胡伯伯,你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呀。”

  “嗯……”胡老中医沉吟了一会,便对刘翊凡道,“既然小凡睡不着,那胡伯伯现在就教你中医好不好?”

  “好!”

  “来,你看这个。”胡老中医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过一个木质的人偶,放在了刘翊凡的面前。

  “这个是什么?”

  “这个叫人体经络模型,”胡老中医指了指人偶,继续道,“这上面的线呢,叫做经络,这些点呢,叫做穴位……”

  虽然刚刚被胡老中医小有神秘的一手提起了兴趣,但刘翊凡毕竟只是个9岁大的孩子,十几二十分钟下来,就被枯燥的各种经络穴位的名称,闹得哈欠连天,到最后,竟然就坐着这么睡了过去。

  胡老中医将睡着了的刘翊凡抱着送回了病房,返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又谨慎的走到门口,看了看,确认了四下无人,才从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块和张道长一样的液晶显示屏,敲打了些字,等得液晶显示屏发出了“叮”的一声,才又放了回去。

  放回液晶显示屏之前,胡老中医又看到了刚才拿给教刘翊凡看的那个人偶,想起刘翊凡那索然无味的样子,不由得摇着头笑了笑,胡老中医却是在想,如果给刘翊凡展示的是液晶显示屏,怕么那小家伙会玩一通宵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