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ys章Gb节^☆上H酷j匠网

  有着良好的家世,打打闹闹的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用《功夫》里的台词来说,或许刘翊凡以后会是个不错的医生或者律师,但绝不会成为那搅动风云的龙。

  而命运的改变,就发生在90年,而这一年,刘翊凡9岁。

  二月中的一个周末,刚刚立春融雪,依旧是有些天寒地冻。

  这一天,刘翊凡跟着自己的三个死党,既没跟人打架,也没跟人疯,只是在疗养院里四处闲晃着。

  刘翊凡的死党除开前面提到过的苗苗,还有于颖和叶枫。

  苗苗全名叫杨苗苗。

  苗苗的爷爷叫杨志群,西川人,以前是罗老爷子的老部下,抗日战争那会跟着罗老在西南组织打游击的时候,替罗老挡过子弹伤了肺,算是过命的感情。

  而苗苗老爹叫杨硕,现在是西川省省会卫都市的市委书记。

  在杨苗苗三岁那年,正是杨硕在西川发展的最重要时段,没得时间照顾女儿,而爷爷杨志群也正好因为老毛病犯了,需要静养。于是在刘翊凡的外公,罗老爷子的邀请下,杨老便带着杨苗苗来到了星城的疗养院。

  更有意思的是,似乎两家的长辈有点撮合苗苗跟刘翊凡的打算,于是苗苗在家长的教导下,不仅仅天天跟刘翊凡玩在一起,更是成了刘翊凡的第一号小跟班。

  另一个死党于颖则是疗养院于院长的女儿,于颖自然也是自小在疗养院长大。

  剩下的那个死党叫叶枫,老爹是安南省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同样身体强壮切喜欢拳头说话的叶枫在跟刘翊凡干过一次以后,反倒是变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这四个小家伙在刘翊凡的带领下,晃荡着晃荡着,经过了一个不起眼的再平常不过的沟壑。

  一个普通的沟壑并没有什么稀奇,大家都没有在意,但刘翊凡却是无意间看到了沟壑旁边有一抹绿色。

  那是一片绿油油厚塔塔的青苔,在还是万物皆寂,满眼枯黄的早春中,这一片青苔绿得是那么的耀眼。

  每个人都容易对新鲜的事物感兴趣,刘翊凡也不例外,正是因为平常看惯了打出来的红,当看到了这抹绿,刘翊凡不知怎么的,就忍不住去用脚感受一下。

  老天爷要你踩的!还不够你臭屁的?!于是,刘翊凡就跨出了改变自己命运的一脚,甚至很多年后,有人总结,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刘翊凡在他9岁那年,跨出的这一脚可以用传奇来形容。

  如此传奇的一脚,却没有波澜壮阔的背景音乐,也没有漫天洒落的鲜花,有的只是“砰”的一声轻响,和那四处洒落的红。

  一声轻响,那是滑到以后,后脑勺磕在了沟壑的菱角上,四处洒落的,自然是刘翊凡那满腔的热血,对的,是颅腔。

  强烈的撞击,加上大量的头部失血,刘翊凡马上就休克了过去。

  不过,昏迷前,刘翊凡似乎看到了一丝模糊的身影,长须,盘发,长袍,那一丝丝垂着的似乎是个拂尘,难道是个道士?

  刘翊凡不仅仅莫名其妙的看到了传说中的道士,接着,又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景象充满了意识,有盛满了液体的瓶罐和悬浮在液体中的人,有那带着滚滚尘烟铺天盖地坠落的陨石和滔天的洪水,还有纵横交错的血管和剧烈抽搐的大脑…………总之,没有一个画面正常,刘翊凡被吓得闭上双眼,捂住耳朵,尖叫着蹲在了地上。

  忽然间,刘翊凡听见了一个声音,很遥远,但是很清晰,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随着声音的响起,刚才那片混乱似乎慢慢消失。

  再睁开眼,刘翊凡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悬崖边上,悬崖下,是一片暗黑色的海洋,偌大的海却如镜面一样平静,安详中,透露这一丝诡异。

  刘翊凡环顾四周,除了自己,连只海鸥都没有,那又是谁在呼唤?

  “基因ID号:197707143719,正式唤醒!”一个机械的声音异常冰冷的响起。

  “谁?是在跟我说话吗?”

  “基因类别:xl,基因等级:ss,授权通过!”那个冰冷的声音并不理会,继续说道。

  “什么授权?什么基因等级?你到底是谁?”刘翊凡开始大喊起来,恐慌中带着一丝癫狂。

  “基因脑部第一阶段能量模式,开始运行……”那个冰冷的声音根本就没有理会刘翊凡的愤怒,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你到底是谁!!!”刘翊凡从恐惧终于演变成了愤怒,于是拾起脚边的一块石子,朝着有如暗黑镜面的海水里狠狠的甩了过去。

  石子砸在海水上,没入海里,但没有激起一丝的浪花,海面却开始裂开,细细从裂缝看去,原来藏在海面下的,竟然是一串一串,密密麻麻的基因链条。

  砰的一声,海面竟然完全的破碎开来,又露出了藏在背后那个如灭世般乱象纷呈的世界……

  ……………………………………………………………………………………………………

  刘翊凡这些乱象纷呈的世界,其他人自然是看不到,大家只是被刘翊凡的惨烈给吓得一塌糊涂。

  就在刘翊凡休克的那一刻,于颖和杨苗苗当场就吓得哭坐在地,不知所措。幸亏叶枫也是经常打架的主,平时里也见过不少流血的场面,马上回过了神来,也顾不上什么急救,背起刘翊凡,就朝着疗养院的急救门诊跑了过去。

  叶枫把刘翊凡送到了急救门诊,又赶紧的冲到了罗新华所在的病房,告知这个情况。

  等到罗新华和罗老爷子赶到手术室的时候,医生们已经开始了对刘翊凡的抢救。

  叶枫一身血湖血海,样子看着都有些惊心动魄,加上受了惊吓,话也有些语无伦次,竟是一下子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医生们都在手术室里,手术室又不能进去,罗新华和紧跟着赶过来的罗老爷子心里无比焦急,却愣是找不到可以讲清楚情况的人。

  就在60多岁的罗老爷子是急得上蹿下跳,罗新华也只能抹着泪干着急,一筹莫展之际,好得老爷子的首席保健医师,胡睿,胡老中医也赶了过来。

  胡老中医是安南省张家界人。

  86年的时候,61岁的胡睿被安南省医学会从张家界邀请至马王堆疗养院坐镇,成为安南省老干部医疗专组的组长,并兼任罗老爷子的首席保健医师。

  胡老中医不仅仅中医医术高明,乃是华夏杏林数一数二的大国手,同时也对西医涉猎很深,华夏第一个提出中西医结合治疗理论的,正是胡老中医,而传闻中,胡老中医更是继承了道教高人的衣钵,也是位武林高手,真正是华夏医学界一位传奇人物。

  胡老中医只是稍微问了问叶枫,发现小家伙完全答不到点子上,便干脆去到了医院急救中心,找人调出了医生的会诊报告,又把一些医生拉到一旁询问了一番,这才回到罗老爷子面前,不急不缓的道,“罗老,您别急,我看过会诊报告了,事情应该没你们想得那么严重。”

  “胡老,小凡到底怎么样?”听得胡老中医的话,罗新华不等老爷子开口,边擦着眼泪边赶紧问道。

  “后脑部位摔出了大概一个三寸左右的口子,所幸颅骨没磕开,没伤到脑部的内部组织,现在医生正在进行缝合。”

  “这么严重的撞击,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啊?”罗新华毕竟自己也是个护士,对专业知识还是有些了解。

  “目前看来,还不知道,这要等后续的观察,但就目前来看,就是摔的口子大了点,撞击得有些狠,引起患者暂时的休克而已,没有太大的危险。”

  就在胡老中医和老罗家的几个人说着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依旧昏迷着的刘翊凡,躺在手术车上,被护士推了出来。

  紧接着出来的,是个带着大口罩的主刀医生。

  “医生,情况怎么样?”虽然有得胡老中医的判断,但是爱子心切的罗新华依旧忍不住向医生询问。

  “不算很严重,小家伙颅骨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头皮破了而已,缝了十几针,不过小孩子发育得快,应该很快就可以拆线了。”带着大口罩的医生看了看胡老中医一眼,眼睛微微的眯了眯,又道,“小孩子很快就会醒过来了,你们跟着一起去看看吧,我还要写报告,有胡老在,我就没必要跟过去了。”

  听得医生的话,罗老爷子和罗新华连忙跟着手术推车就去了病房,却没有留意到主刀医生的口气有些超然的淡漠,更没注意到胡老中医没有跟过来,而是留在了手术室门口,似乎在等着什么。

  那位依旧带着大口罩的主刀医生等着众人消失在了手术室外通道的拐角,才看了胡老中医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就径直朝着手术室长廊通道的另一头走去,而胡老中医则马上跟上了大口罩医生的步伐,一起安静的走着。

  “老师,”看得四下无人,胡老中医有些小心翼翼,又有些犹豫的问道,“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

  那位大口罩医生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来横了胡老中医一眼,便又自顾自的走着。

  胡老中医也知道自己问错了话,赶紧切换话题道,“那关于后续,老师还有什么需要交代弟子的吗?”

  那位大口罩医生却没有回答胡老中医的问话,反而问道,“孙膑,我留给你的东西,你应该学都会使用了吧。”

  虽是问话,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胡老中医听得老师又以很多年前的那个名字称呼自己,知道事关紧要,忙道,“老师所教的,弟子已经完全掌握。”

  “过得一段时间,他应该就会有变化。你找个机会,可以按照我留给你的方法,带着他修炼些基础,有什么特殊情况,……嗯,我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实在有什么情况,你去宏桥道观吧。好了,这件事也算完成了,你先回去,免得徒惹人怀疑。”

  “是,老师,您多保重!”胡老中医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也不再啰嗦,便返身回了病房。

  这位戴着大口罩的医生也没有丝毫的停顿,走到拐角处的一个公用大垃圾桶前,却是停了下来,然后除下了口罩,脱去手术外套,包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摘掉了大口罩,露出了脸,这位给刘翊凡主刀的医生,竟然就是那五雷山破道观里的张道长!

  这张道长来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拿出了一块的透明液晶面板,打开了些程序,过得一会,液晶面板上弹出了一个消息框,上面显示到:

  一九九零年。

  宿主脑部封闭功能唤醒:成功;

  脑部启搏仪器:安装成功;

  ……

  脑部可接受传承时间:9年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