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安南省的张家界,是一个以风景著称的旅游城市。

  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张家界有着奇山俊水,却很少有人知道,张家界同样也以道教文化而闻名。

  张家界里有座五雷山,除了是风景名胜之外,也是著名的道教发源地,山上的道观不下百座,素有“楚南第一胜境”之称,更是与华夏安北省的道教圣地武当山齐名,俗话说“北武当,南五雷”,二者如兄弟联袂,名闻遐迩,被尊为“华夏南武当”。

  五雷山里道观无数,各个气势恢宏,香火不断,不过,在这五雷山的半山腰深山处,却有那么一座有些和“南武当”的称号不太对称的破旧小道观。

  比起五雷山其他道观动则大几千甚至上万平米的规模,这破旧小道观顶多也就百来平米的面积。

  道观一直以来就冷清无比,可以说是长年不见香火,四季不闻人声,而道观里除了有五六个道士之外,也就仅有一尊高不过两三米的铜制天尊像,竟然连个香客焚香的炉鼎都没有。

  道观的名字倒是显得有些大气,叫“宏桥观”,只是观里唯一能跟“宏”字匹配上的,也就是那颗硕壮无比的菩提树了。

  这菩提树不仅仅一派生机傲然的摸样,更加奇特的是,这颗生长在道观里的菩提树,树干至少有得近十米的直径,而树身冲天而起,怕么至少也有的百数米之高,依得正常菩提树的特性,要长到这么粗壮高大,这菩提树的树龄怕么至少也得有个几万年。

  菩提树,因得四大名著西游记和近千数年信佛的历史,华夏人自是不陌生。

  菩提树,在印度也被称为佛树。只是这佛树却长在道观里,未免就有些奇怪了,而更奇怪的是,菩提树根据历史的记载,就算是佛教的发源地印度,最大的一刻菩提树,树身的直径也就能长到3米左右,而道观里的这颗菩提树,树身长到近十米,这景象要是给印度的那些虔诚僧侣们看到了,只怕当场就会跪地膜拜,痴醉不已。

  似乎为了配合“宏桥观”这么气势恢宏的名字和这颗来历不凡的菩提树,这寒酸破旧的道观的观主,也就应景着,给自己取了一个颇有气势的道号,叫玄微子。

  观主目前姓张,叫张诩,看起来年纪不大,顶多30多岁的样子。

  这张道长原本不姓张,姓王,本名叫王诩,但因为王诩这个名字有些来头太大,于是便试着换过一些名字,但最后,却是舍不得“诩”这个字,却是干脆把姓给换了,叫做张诩。

  无论是本名叫王诩,还是道号叫玄微子,可能对给位读者来说,看着也比较稀疏平常,但是,熟悉历史的读者应该知道,历史上叫玄微子的王诩,还有一个比较响亮的名字,叫:“鬼谷子”!

  ———————————————————————————————————————

  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九号,正值盛夏。

  张道长又一次云游回来,检查了一下道士们的功课,打了个招呼,就进到了平时用于修炼的一个封闭小房间,开始了在外人看来可能长达十数天的打坐修炼。

  张道长进得房间,便合上了门。

  随着房门的关闭,整个房间顿时变得没有一丝的光线,一片黑暗。

  张道长一点都没有因为黑暗而不适应,而是轻车熟路的来到屋子正中央的那个蒲团前,用脚移开了地上蒲团。

  随着蒲团的移开,漆黑一片的房间却被照出一片蓝,而光源,正是来自被蒲团掩盖的地面,那里竟然有一个泛着蓝色荧光的精致的图案!

  在道家打坐修炼的课室里的地面上,居然有个现代感极强的荧光图!

  细看之下,这个有些不合时宜的图案,是由三个相互交错嵌套的正三角形组成的九角星。

  一个三角形上面刻画的是机械纹理,一个刻画的是玄奥的符文,还有一个则是由藤蔓组成,而图案的正中间是个圆形,里面是一个太极阴阳鱼。

  张道长站在图案前等了一会,三秒后,蓝色荧光的图案竟然从地面悬浮起来,移到张道长肩膀的高度,翻转过来,散开成独立的四个图形,就静止在那里,似乎等待着张道长的选择。

  张道长犹豫了半晌,最后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太极阴阳鱼。

  又过得一会,四个独立的图案逐渐散去,而随之图案所在的地面却是呈漩涡状打开,从地底升起了一个透明的近五米多高的圆柱形舱体。

  张道长等得舱门滑开,便站了进去,随后舱门就自动关闭,而舱体便带着张道长缓缓沉了下去,之后地面又呈旋涡状封闭,整个房间又恢复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那圆柱形的舱体带着张道长一路下沉,速度也越来越快,不知过了多久,待得舱门打开,展现在张道长面前的则是一条明亮光洁的通道。

  通道呈圆柱形,四周有着无数的机械装置,张道长却是悠闲的步入通道,径直朝里面走去。

  一身飘逸的道士走在这充满冰冷机械的明亮通道里,却是给人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

  随着张道长的走动,从通道上方垂下来了两只机械手臂。

  左边那只不断的从通道顶部不时抽出一块块显示着各种图案和信息的透明液晶平板,张道长有时候会在上面按一下,有时候则直接挥挥手,右边那只机械手臂则是把处理过的液晶面板又回收上去。

  通道不短,一路过去大概有7、800来米的距离,张道长一边走一边在机械手臂的配合下,快速的处理着不同的透明液晶平板。

  就在张道长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却有因为一块液晶面板而停下了步伐。

  让张道长停下的那块面板,显示着一组基因图谱,而右下角的一行信息。翻译成我们的语言就是:

  基因波段ID号:197707143719;基因类别:xl;基因等级:SS级,完美基因;出生年月:1981年6月29号;基因样本:空;基因授权:空;基因坐标:28°11′49〃N,112°58′42〃E;系统选项:归档删除权限设定:等级输入待定

  张道长看到基因等级那一栏,一下子竟呆住了,过了半晌,才不由自言自语道,“这么多年,终于还是出现了吗?”

  发了一会呆,又犹豫了一会,张道长最终点击了一下液晶面板上的归档和待定的按钮,长舒了一口气,将液晶面板收入自己的道袍里,双手背在身后,继续的朝前走去。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y是c盗u版y

  又走了一会儿,张道长却是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通道尽头却是另一番光景,两侧不再有机械臂垂下,而是在通道两侧摆放了很多高达3米左右的玻璃容器,容器中盛满了各种颜色的液体,在不时有旗袍冒出的液体里,似乎还悬浮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物体,其中有那么几个物体看起来,似乎是人!

  张道长在一个盛放着明蓝色液体的容器前停了下来,这个容器里的明蓝色液体有些透明,可以很清晰看到液体里漂浮着一具女性的躯体。

  这具女性的躯体大概1米68的身高,相貌绝美,双目紧闭,长发在液体中随意飘动,没有呼吸,而躯体上还有许多粗细不一的导管连接到罐壁,似乎在往躯体里输送着什么。

  张道长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过得半晌,张道长又从容器边上取下了一块不断的变换着各种信息的液晶显示屏。

  张道长看了一眼手里的液晶显示屏,目光在显示着“程序体植入”的按钮上停留了很久,眼神也变换了很多次,最终却是没有按下按钮,而是坚定的转过身去,将液晶屏迅速的放了回去,便顺着来路离开。

  …………

  从地下的基地出来以后,张道长却是来到了道观里的那颗巨大的菩提树前。

  看着自己当年亲手种下的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小树苗,现在也长成了参天大树,而自己在人世间的形象也换了无数个,最后的也是最著名的那个,竟还是以这棵菩提树来命的名,张道长一时间也不由得感慨万分。

  只是,这颗菩提树还是郁郁葱葱的好好的呆在这个观里,而自己那个神通广大的弟子,现在只怕还在那几千米的海沟里心怀怨恨的煎熬吧。

  想得自己的那个弟子,张道长不禁又拿出那块显示着特殊基因的液晶面板,看了看上面了坐标,呆了有一会,然后连招呼也不打,就云游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