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们喝的兴高采烈、眉飞色舞之时,忽然传进敲门的声音,刘金还以为服务员逗他,扯着嗓子喊:“谁呀,有病。”

  徐华有点儿紧张的对刘金说:“金哥,不会是你爸吧?”

  大伙儿没有说话,刘金恼火的起身刚要开门,突然门开了,之前在画室里被谭大伟和钟明明打过的苏杰走了进来。

  谢天宇醉眼朦胧的没有认出来,刚要问话,只见苏杰上前一步笑着说道:“宇哥好,各位哥哥好。”他毕恭毕敬,很有礼貌,问完好后又赶紧掏出烟给大家递上。

  钟明明急忙对谢天宇说:“宇哥,这就是前些日子去宿舍找你的苏杰,那200块钱也是他给的,非要跟你混。”

  谭大伟夹了口菜,看着谢天宇说:“这哥们儿挺有诚意的,多个朋友多条路,要不一起混吧。”

  苏杰站在一旁,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你放假不回家?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喝酒的。”谢天宇没有急着下定论,而是对苏杰盘问起来。

  “宇哥,我就在对面的包间吃饭,跟我们班几个朋友,刚才那会儿看见你们在这里了。”

  苏杰说完,咽了咽口水,接着又说道:“我还有个事儿向你汇报一下,今早上你们打架时我也看见了,那帮社会上的人或许跟咱们学校二年级的杨城和王大波有关系。”

  苏杰还要说什么,被刘金打断,问道:“你怎么知道跟他俩有关系?”

  “因为你们跑掉后,警察来了,从小面包车里下来几个人,其中体育班的那个杨城和王大波就在里面。”

  徐华一拍桌子,“cao,我就说吧,那俩jb玩意儿就他妈的不是啥好鸟。”

  “他娘的,等开学非得揍死个傻b。”谭大伟酒喝的满脸通红,说话时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花。

  谢天宇从苏杰嘴里得到确认后并没有生气,沉默了一会儿后显得乐呵呵的,“来,大伟,给这兄弟加把椅子,先一起喝杯酒。”他说话时的语气显得格外的老练,如同一个社会上的成年人,而非中学生。

  苏杰有些激动,他没能想到谢天宇会邀请自己跟他们一起喝酒,原先他只想借此消息来讨好谢天宇,可听完谢天宇的话后,他手足无措,紧张的说道:“宇哥,不用了,你们先喝就行,我回去了,我就是过来跟你汇报一下这个事情。”

  “兄弟,多谢你提供给我的消息,我也得感谢你啊,所以,我们兄弟7个敬你一杯酒。”谢天宇头稍微有点儿迷糊,但说话还算利索,举起酒杯冲苏杰笑了笑。

  苏杰双手接过钟明明递给他的酒杯,手都有些颤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重复一句“谢谢宇哥,谢谢宇哥。”

  刘金笑眯眯的看着苏杰,很热情的说:“你得干掉这杯,我们也一起干掉。”

  大伙儿起喊了句“好”,豪爽的各自喝掉了自己的杯中酒。

  这一杯酒下去,几个人有的被酒辣的皱着眉头,有的则是捂着嘴巴,生怕刚喝进肚子里的酒吐出来。苏杰打了几个嗝,眼睛里流出了眼泪,不经常喝酒的人一口喝掉这一杯酒着实不会太好受。此刻,他眼前的景象有些晕眩,仿佛听到的喧哗都与自己无关,自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不同的世界。虽然这样,但是他却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兴奋,他不同于往常的激动,于是他的手伸向酒瓶,“宇哥,各位大哥,我再敬你们一杯酒。”

  两天的假期对于上学的学生来说,犹如雨后的彩虹,抓不住欣赏的瞬间,“忽”的一下就会消失掉。

  周日的下午一些离学校远的学生已经开始返回学校,四中校园里好不热闹。操场上有在踢足球的,有的也在打篮球,不喜欢运动的女生则是拿袋零食坐在一旁边聊天边看热闹。

  这也是四中最乱的时间段,因为这段时间里还处于假期时间,学校里几乎没有老师,学生也可以自由出入学校。就像是监狱给犯人放风的时间一样,随性自如,但也会滋生出犯罪的萌芽,稍不留神,就会爆发一场打斗。

  操场西边偏远处的厕所里,杨城正抽着烟数着手里的一小摞刚交上来的保护费,里面没有大票,基本上是5块、10块还有20块面额的。

  在他身旁站着几个高大威猛的同学,这些体育的学生普遍长得外表恐怖,个个嘴上叼着烟,一副盛气凌人的表情。

  杨城弹了下烟灰,把一摞钱揣进口袋。

  “你们这钱是越来越少啊,这样不太好吧。”他说这话的语气没有责骂也没有愤怒,但是对于如此阴险的一个人,往往越平静,听话人则会灾难更重。

  听到杨城的问话,站在他对面抽着烟的一个高一的学生面色有些难看,但依然很拽的说:“城哥,好多小弟现如今都突然想学习了,另外一些临南市来的小子都死活不交,一脸不服气,还有一些都说是要跟你们年纪的一个叫谢天宇的混。”

  要是以前,听到谢天宇的名字杨城和他身后的这些体育生是不会忌惮的,况且还会立即骂上几句,但今天不同了,杨城没有说话,也没有不服和不屑的表情。并且,他身后的几个跟班也都没有一个吱声的,个个自顾自的抽着烟望向天空。虽然表面都像是没事儿人一样,但心里却都各怀鬼胎,各自在想着什么。

  杨城的小眼睛忽然狡黠的转了几圈,像是训斥一般拍了拍站在他对面的高一学生,“小鬼,你回去跟临南市来的那帮小弟弟说,强龙是压不住地头蛇的,不要太抠门嘛。”

  这个高一的立马回答说:“城哥,那帮人真的是谁也不服,你忘了上次在宿舍动刀子了,狠着呢,现在我在高一都快站不住脚了。”

  更1新最x快s%上)A酷u匠4网

  杨城似乎有些不耐烦,扣了扣耳朵,说:“狠他妈了个b啊,你真他妈的怂,赶紧滚蛋。”

  被骂者没有吱声,冲他点了点头,带着一帮人离开了厕所。

  杨城冲地上吐了口痰,朝身后挥了挥手,“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