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7章 庆功宴

  谢天宇他们吃的是最便宜的“套餐”,5块钱一碗汤,里面几块儿羊肉和羊血,然后加1块钱的火烧。虽然廉价不丰盛,但是个个吃的却是津津有味。

  “宇哥,打架那会儿我听见公交车上有个女生叫你,是嫂子吧。”钟明明往羊汤里掺了勺用羊油炸的辣椒,然后又把盛辣椒的盒子放到魏勇旁边。

  谢天宇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忽然想起刚才打架的那一幕来,要不是钟明明问起,他还把彭娇娇叫他这茬儿给忘了。他又想起自己写给她的那封情书,那些肉麻的句子,脸上一下红了起来。

  “呃,是她,被她看见了,你们说她会怎么想。”谢天宇语气平淡,似乎是自言自语。

  谭大伟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汤,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问道:“对了,宇哥,那情书送去了,你收到回信了吗?”

  谢天宇随口说了句:“没呢,哪个女生喜欢打架的男生,没戏了,赶紧吃,吃完钓鱼去。”

  虽然他说的干脆,可心里也在犯嘀咕,要是彭娇娇拒绝了他,那在兄弟们面前多没面子呀。不过,她刚才在公交车还叫我干嘛?她似乎还说我是大坏蛋……

  包括在水库边钓鱼时,谢天宇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这种感情的东西他认为是最折磨人的,想也想不通,不想还惦记着。他叹了口气,摇摇头点上了一根儿烟。

  说是钓鱼,也就刘金手里拿了一个根儿像样的手竿,谢天宇和张鑫手里却是用竹竿绑着鱼线这样的简朴的鱼竿。另外几个人则是坐在一旁抽烟吹牛等着鱼上钩。

  要不是谢天宇的竿上鱼了,他还在思考着什么是爱情……

  龙州市里靠近南外环的一处不算新的小区里,彭娇娇敲门进屋后直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哎,这孩子,怎么了这是,闷闷不乐的。”她的妈妈跟在后面,想要询问,一推门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从里面反锁了。

  “娇娇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还是身体不舒服,跟妈妈说呀,回来也不叫声妈就把自己锁屋里,干嘛呀这是。”她妈妈虽是埋怨,手却急切的敲着门。毕竟一个月没有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女儿了,没想到这次回来却是跟往常截然不同的表现,令她吃惊和着急。

  “赶紧开开,有什么事儿跟妈说呀!”她有些不敢耽误,一刻不停的敲打着门。

  “没事儿妈,你别敲了,我好烦呀,你让我静一静好吗?”屋子里传出彭娇娇略带委屈的声音。

  “那你倒是跟妈说说呀,什么事儿妈帮你想想办法。”

  ●酷+V匠网5E首Q发5s

  “待会儿再给你说,妈你做饭去吧,我没事儿。”

  她妈妈停止了敲门,稍微有些放心,皱着眉头匪夷所思的又问道:“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去。”

  “什么都行,你做的菜我都喜欢。”

  她妈妈摇了摇头,没有办法的走向了厨房。

  房间内,彭娇娇正看着那封谢天宇写给她的情书,看着看着,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恨起了谢天宇,整天就知道打架,打坏身体怎么办?这个臭坏蛋,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这时,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一家肯德基内,王大波手里拿着汉堡咬了一口,慢慢的嚼着。眼神望向窗外的车水马龙,像是有什么心事。

  刚才他刚刚筹集了1000块钱给挨打的那个技校生作为了医疗赔偿费,此刻他心情郁闷,内心狂躁,花了2000多块钱却没有了结心中的愿望和仇恨,他有些不甘。他又一次使劲的咬了一口汉堡,嘴里念念有词的嘟囔了句:“谢天宇,我cao你妈了个b。”

  谢天宇刚把鱼竿甩向水里,“咣咣”莫名的打了两个喷嚏。

  “cao,谁骂我呢!”他摸了摸鼻头,自言自语。

  刘金掏出一块儿电子表看了看时间,说:“走吧,都11点半了,这两条鱼够吃的了吧。”

  徐华他们都快睡着了,一听要走,“噌”的就站了起来。

  他走向放鱼的水桶探着脑袋看了看,皱着眉头说道:“哎呀妈呀,七个人出来钓了一上午才钓了2条,太有才了吧。”

  谢天宇拿起鱼竿低头看了看水桶,2条3斤多的鲤鱼在水桶里“噗通”翻了一下,溅了他一脸的水。

  “够吃了,这两条怎么不得5、6斤,清炖一条,红烧一条,再麻烦刘金他爸给咱炒几个小菜,我kao,美味佳肴啊!”

  “宇哥,你挺会吃啊!”张鑫说完,咯咯的笑着。

  刘金正在缠着线收杆,眯着小眼睛严肃的说道:“cao,做鱼可以免费,炒菜的话你们得另付钱啊。”

  谢天宇把鱼竿往枯草地上一扔,卷了卷袖子说:“来哥几个,把刘金扔水里,还敢要咱的钱!”

  大伙儿相互看了看,一拥而上,刘金吓得把鱼竿一扔就往水库坝上跑,边跑边喊道:“开个玩笑,哥几个别介意,不要钱,不要钱。”

  身后响起一阵得意的哄笑。

  “如意酒店”靠近门口处的一间包间早被刘金给预留好了,自己家的饭店弄个包间还不容易。7个人坐在里面抽着烟聊得不亦乐乎。包间不大,烟雾熏得屋里面如同炸了一颗烟雾弹。

  服务员端着鱼进来时差点儿呛晕,责怪的对刘金说:“金子,你这小屁孩就知道不学好,还带着你这帮同学抽烟,待会儿非跟你爸说。”说完,笑嘻嘻的走了出去。

  谭大伟拿着一瓶龙州大曲放进盛满热水的桶里,摇头晃脑如同诗人要出作品一样的说:“这白酒一烫,待会儿热乎乎的喝上一杯,再就着这鲜美的鲤鱼,美哉,美哉啊。”

  大伙儿被他的表情逗乐,谢天宇笑着说:“大伟,要不你先干一瓶,这整条鱼全归你自己吃,怎么样。”

  众人起哄,徐华嗓门最大:“必须的,这事儿行啊,大伟,你干一瓶。”

  谭大伟甩了甩额前的头发,从桶里把酒拿出来,一副蓄势待喝的架势说:“宇哥,咱今天这饭局算得上是庆功宴吧?”

  谢天宇愣了愣,忽然特有成就感的说:“算是,绝对的庆功宴,庆祝咱今天这场战役的胜利。”

  大伙一起鼓掌,起喊:“为了胜利,大伟干一瓶。”

  谭大伟哪有干一瓶的酒量啊,吹牛还差不多,只见他打开瓶盖,转到谢天宇旁边,开始往杯子里倒酒。

  “我哪能干一瓶啊,哥几个太高看我了,哈哈,来吧,咱一起喝吧。”

  大伙儿对他的举动表示不屑,嘘声四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 说:

  稀饭的朋友们呀!你们在哪里,觉得好的就申请个账号支持一下,追书和撸撸。。给力些,猛一些,快,用力……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