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那傻b也不是不可能,b养的挺阴险呢,当时我就说得提防着他点儿,说不定大伟看着的人就是他。”徐华说话的语气挺愤怒的,又从兜里拿出一根儿烟点上。

  “我觉得也有可能,那次咱在校门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他,依他的性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总之,咱以后得小心点儿了,这次咱是幸运的,正好大家都碰在了一起,要不,肯定倒霉。”刘金说话不急不慢,又说的非常认真,不像以前那般吊儿郎当,看来此事在他心上是很有分量了。

  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认定是王大波,嘴里骂骂咧咧,满脸愤怒。

  谢天宇伸开双手摆在自己的眼前揉搓几下,说:“既然我都能找社会上的人给自己帮忙,其他人也是可以的。只不过谁强谁弱,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走,哥几个,还没吃早饭呢,我都饿了。”

  “放心吧宇哥,还有我们呢,众人划桨才能开大船呢!”徐华起身,又冲另外几个人说:“对不对?大伙儿要齐心合力。”

  “对,齐心合力。”众人异口同声,铿锵有力。

  桃林镇派出所内,一间20平米左右的房子里一片漆黑,阴冷无比。杨城、王大波和另外几个人被关在其中。

  每个人的双手都被绑在靠墙一侧的冰凉的暖气管道上,有的是用手铐,另外几个用的是自己的腰带。

  “完了,完了,我cao他祖宗的,我爸要是知道我关起来了得打死我,上次打的我肋骨疼现在还没好呢。”一个技校的学生埋怨的嘟囔起来。

  “你爸打你也行啊,我没爸,但是我妈嘟囔起来比打人都厉害,唉,但愿这几天她手气好,打麻将别输,输了的话我就惨喽。”说此话的是另外一个技校的学生。

  “这些都好办,关键别让学校的老师来领咱,他妈的领回去就开除了。妈了个b的,早知道这样不来帮忙了,都进局子了,真窝囊。”说话的是之前戴墨镜的那个,也就是技校来的这伙人的领头者,脸上被砖头打过的血迹还存在着,只是少了一些威风,多了几分怒气。

  杨城没有说话,王大波也不说话,对于第一次进派出所的他俩来说,多少有点害怕。加上已经被刚才打架的局势挫的相当憋屈,他俩把害怕和怨恨现在叠加在一起,正互相恨着同一个人,那就是谢天宇。

  看似平静的俩人,心脏却在七上八下的跳动着,除了怨气,剩下的就是恐惧了。毕竟是第一次进派出所,17、8岁的年纪谁不害怕。

  “你们别计较这个了,你们是学生,不会拘留的,我他妈的都30多了。况且我车还碎了,妈b的你们出去给我修车你知道吗?”开面包车的司机气的都快炸掉了,说话的语气难免有些冲动,唾沫星子喷了他旁边的小子一脸。

  之前戴墨镜的小子叹了口气,满是无奈。

  “大哥,行,出去给你钱,再说你车不是有保险吗?你看咱们关系这么近,老朋友了,是不是?摊上这事儿咱得先考虑怎么出去。”

  王大波溜须的跟着说道:“对,对,大哥,钱不是问题,关键是咱得怎么出去,出去后我请你吃海鲜。”

  这几个人正说着呢,门开了,进来一个歪戴着大檐帽的警察,脸上一脸的横肉。

  “啪”的一声,室内的灯管也开了。刺眼的白光把这几个人照的忙低着头眯着眼睛,像是一群在黑暗中偷食而被人类突然用灯光扑捉到的老鼠。

  “悔过了没你们?”警察有心没心的问了一句,然后走过去给他们解开双手。

  “悔过了,警察同志,我们绝对反悔了。”开面包车的司机毕竟阅历丰富一些,说话时点头哈腰,一脸谄媚。

  警察没有搭理他,全部解开后拿着手铐就往外走。

  “走,外面签字去。”

  这几个人一脸雀跃和兴奋,如同大难不死一般。

  “出去我请客,出去我请客。”王大波甚是激动,脸上挂着微笑,边说边搓着自己刚才被拷过有些疼痛的手腕。

  他们跟着警察来到外面的办公大厅,初冬的暖阳刚好照射进来,透着一种让人醉生梦死的惬意和温暖。

  带他们出来的歪戴着大檐帽的警察扔给他们一张纸,严肃的命令道:“赶紧签字,看在你们是初犯又是学生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了,但是破坏公共治安的罚款你们得交,按照法律的规定,罚款3000元……”

  这伙人好不容易凑了3000块钱,连5角和1元的钢镚儿都掏了出来交给了警察。当走出派出所的门口,之前戴墨镜的那个技校学生长呼了一口气。

  “他娘的,什么也没有了现在,面子面子没了,钞票钞票没了,唉。”

  看正U版x章节\\上R酷KJ匠%$网U“

  派出所内,刚才歪戴着大檐帽的那个警察此刻已经把帽子摘掉了,一边贪婪的整理着刚收的罚金一边对坐在旁边的另一个警察说道:“小李,看见没,有时得活泛一些,这帮人经常惹事打架,你今天把他关起来,过几天就放出来了,他们出去还是打打杀杀的,改不掉。还不如直接收钱,抓一次罚一次,咱还赚点钱花。”

  小李喝了口水,单纯的问道:“可是这些有的还是学生,让他们的老师来领回去教育教育不就可以了吗?”

  “教育有什么用啊,教育完了还是该打架打架,一点用不管。再说咱刚才要是打电话给学校的话咱还能赚到这3000块吗?你傻呀,别问了,以后你就明白了,赶紧打电话给“海韵楼”订桌儿,中午喝酒去,有些事儿你刚来,不太明白,还得去酒桌上谈。”

  位于四中东边马路旁的一家墙外只写了“羊汤”二字的饭店里,谢天宇弟兄7个正在里面吃的热火朝天。

  羊汤馆在龙州市属于遍地都是小饭店,龙州人爱喝羊汤,一天三顿似乎都喝不够。这种用柴火大锅炖出来的羊汤,再加上切好的熟羊肉,放上香菜、葱花,肉鲜汤美,绝对一绝。

  桃林镇就此一家,店内装饰陈旧,甚至是谈不上装修。一间六七十平米的房子,摆着5、6张大圆桌,桌子和凳子都是油腻腻的一层擦不掉的灰尘。没有服务员,但是客人却是接踵而至,只因老板手艺绝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来,开个会,亲们给点动力吧!让俺写下去的动力,好不好?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