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封信里不难看出,里面的内容大都是当下的流行歌曲的歌词。对于谢天宇而言,写封情书倒不如让他去教学楼门前罚站一小时,即使可以的话,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也不成问题。但是一封情书真的是太让他头疼了,另外弟兄几个非要帮他代笔,让他制止了。他觉得并非要什么华丽词藻才可以求爱,简简单单的才是真的感想。退一步讲,对于谢天宇而言,本身并没有太大去追求彭娇娇的欲望,纯粹是弟兄们起哄引起的。所以他写情书时就在心里想,不关怎么样,情书寄出后就是完成了一项任务,成与败,并无大碍。

  P酷匠网#1正xg版%首JE发√

  他写之前,问李娜借了几本音乐杂志,又问喜欢听卡带的谭大伟借了几张歌词,摘抄剽窃,一封情书就大功告成了。

  彭娇娇第6次读完这封带着一个17、8岁男生对爱情期待和招呼的信后,眼里有泪花泛出,嘴角却是微笑的弧度。对于喜欢听歌的她来讲,不难看出这封信里大多都是流行歌曲的歌词,虽是浪漫唯美,但也有与现实大相径庭的地方,可是在这个年纪里,似雨似雾如沐爱河的句子已经是最无敌的东西了吧,谁又能有力气和理智去抵挡这些呢。

  同样这个夜晚,罚站了一个晚上,有点疲累的谢天宇回家后倒头即睡。梦境里,全部都是彭娇娇那犹如春天里温暖的阳光一般的笑脸。

  这就是初恋的第一步,懵懂,惊喜,兴奋,紧张。爱若能依心畅游,那该多幸福快乐。

  每月一次的假期又来到了,从高一到高三的学生都期盼已久,有些会在头一天的晚上就把行李准备好,好在第二天起床号响后第一个冲出校园。这种心情,跟那些在监狱里关闭多年的囚犯终于熬到了释放的那天时的心情并无两样。

  还会有这样一群学生,他们趁老师查完岗之后再吆五喝六的起来打牌打个通宵。

  清晨的桃林镇裹着一丝薄雾,已经失去绿色的花草树木给整个镇上徒添了一些了无生气的悲凉。

  可在四中门口,就显得热闹了许多。

  汽车、公交车、拖拉机、摩托车、自行车已经占满了校门口外不宽的马路,尤其是接学生的家长,人声鼎沸,像是赶一场年前的大集一样。当看见自己的孩子从学校里走出后,脸上的笑容就会“嘭”的一下,绽放开来。

  一辆“长安”牌的银灰色面包车停在离学校门口挺远的地方,几乎是排在了接送学生的车辆的最后尾。一阵阵烟雾从车上几个开着缝隙的窗口处冒出来,随之升空散开。

  “城子呀,你们这个b学校人还真他妈的多,你看这些接送的车,都他妈的把路堵死了。”说话的男人看似年龄不大,也就是20岁左右的样子,头发梳一个中分,模样倒是挺俊俏的。

  “是挺多的,他娘的,关键是牛b的人也挺多呀!”说此话的人话里有话,阴险的表情让他的话语释放出来更多狡诈的成分。

  被他叫做城子的这位就是杨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早已从拥挤的校门口窜进这辆车里了。坐在杨城旁边的是一直满脸谄媚的王大波,手里拿着一盒硬中华,看谁的烟抽完了就赶紧递上。

  加上开车的车里一共是坐了8个人,挤得满满的。个个都抽烟,车里已是云山雾绕几乎都看不见人了。

  这车上除杨城和王大波之外的另外五个人就是王大波花钱托杨城从市里的技校找来报复谢天宇的,他们早已约好,在今天放假这个日子好好地收拾一下谢天宇那帮人。

  “你俩看紧点儿,别让他们走了。”坐在后排一个毛寸发型的人把烟头从窗户扔掉,又冲递过烟来的王大波摆了摆手,示意不抽了。

  杨城拿大拇指扣了扣耳朵,说:“看着呢,眼睛一直盯着校门口,那帮b崽子,除非飞出来。”

  这时王大波一个机灵,差点从座位上站起来,喊道:“我cao,疏忽了,疏忽了,谢天宇是本地的,他不住校啊,也就是说现在他娘的说不定还在家睡懒觉呢。”

  杨城的脸立马耷拉了下来,骂骂咧咧的对王大波说:“你妈b的怎么不早说,我cao,这不耽误事儿嘛。”

  “我也忘记了啊,哎呀,太兴奋了,cao,把这茬儿给忘了。”王大波顿时有些失落,这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谋划,他不想还没开始就要喊结束。

  这时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位戴墨镜的人回头朝杨城笑了笑,说:“你小子可别逗我呀,大老远跑到这里,你玩我们呢,钱可不退你啊!”

  杨城和王大波脸上都写满了焦急和气愤,蓄谋已久的计划眼看就这样破灭,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

  王大波比杨城里心里更加悲愤,如果这事儿办不成,他等于又赔上一千多块钱。此刻,他双眼恶狠狠的盯着从校门口走出来的每一个学生,这每一个学生仿佛现在都是他的敌人,他恨不得现在跑到校门口去把所以看着不顺眼的人都揍一遍。

  杨城从王大波手里的中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吸了一口后仰起头吐出一口烟雾。半响,像打了鸡血一般喊道:“cao他娘的,咱还有机会,谢天宇不是有几个傻b小弟吗?你记得没?那几个没出来,咱先教育教育他们。”

  王大波听完杨城的话,刚才还有些失落的表情此时略微好转,目光没有移动的点了点头。

  “对呀,那几个b崽子也挺他妈狂的,咱先教育他们,揍一个算一个,城哥,好好盯着点儿。”

  校门口的车辆有些已经接到学生后开始走了,马路上稍微有些乱,另外又搀和进来几个骑着三轮车卖水果的,校门口周围的热闹和喧嚣这时才刚刚兴起。

  张鑫、谭大伟、魏勇、钟明明、徐华5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出校门口时,马路的西边一辆红色的“钱江”125型号摩托车也慢腾腾的停了下来(四中的校门口朝南向,所以门前的马路是东西向的。),正好停在杨城所在的面包车的后面。

  摩托车停下后下来两个学生模样的人,一人点上一根儿烟后,开始聊起了天。

  “哎,我cao,城哥你看,走过来那5个不是谢天宇那几个小弟吗?”王大波说话有些激动,似乎想把车门踹开出去开打。

  杨城把烟从窗户的缝隙弹出去,理了理头发很镇静的回答道:“就是那5个孙子,大哥,你们的目标出现了。”说完,他伸手拍了拍副驾驶位置的那位戴墨镜的人的肩膀。“我们不方便露面,就麻烦你们哥五个了,别太狠啊。”杨城说话语气有些阴阳怪气,脸上不由自主挂起了得意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