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自习的课间活动,谢天宇没有去厕所抽烟,而是拿着一本从老同桌李娜那里借来的音乐杂志看了起来。他喜欢音乐,但是却不怎么喜欢看这些花边的杂志,可是在学校里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并不像现在的学生,iphone、安卓智能手机人手一部的年代,Wi-Fi网络无处不在,随时可以上网观天下,知世界。

  这本书的封面是周杰伦给中国移动的动感地带拍的海报,周杰伦左手拿着一部翻盖手机,头发染成黄色,直直的挡着眼睛,酷的不得了。谢天宇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这眼睛怎么这么小啊!”

  这时刘金和徐华从外面进来,坐到谢天宇的身边,声音不是很大的说道:“哎,宇哥,王大波那傻b回来了,时间真他妈快。”

  谢天宇正好翻到第4页,是一个“动感地带”的专题,于是他抬头道:“我的地盘,听我的。”

  此言一出,刘金和徐华注视着谢天宇莫名其妙了起来。

  “啥呀,我瞧瞧。”

  徐华从桌子上拿过杂志,只看了一眼,骂道:“什么jb玩意儿,周杰伦咋长的这么磕碜。”说完又放回原处。(这句脏话可能有些杰伦的粉丝看到会很伤心会骂我,其实我也喜欢周杰伦,他很有才!但在这里的脏话是作为剧情的发展而设的,并不是攻击。因为真实世界里,徐华真的讨厌周杰伦。所以你们要谅解哦亲!)

  “回来就回来呗,跟咱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咱让他停课的,不过,你说为之前那事儿,他还能找咱报仇吗?”谢天宇起身伸了个懒腰,继而又长呼出一口气,眼神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前面黑板墙上挂着的爱因斯坦挂像,继而又狡黠的笑了起来。

  刘金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右手支撑在上面托着下巴,说:“也不是不可能,这小子带着股阴气,虽说这次停课是跟高一的打架造成的,但别忘了,他之前跟咱也有过过节,时间又不是很长,这小子我看记仇心挺强的,咱不管怎么说得防着点。”

  “他娘的,防鸡毛啊,不行再使劲削他一次。”性格爆裂的徐华半个屁股坐在桌子上,凶狠阴柔的眼里只有武力。

  上课铃打响后,魏勇和钟明明俩人才一前一后晃晃悠悠的走进教室。这俩人在学生里面属于比较胖和比较高的,体质上很有打手的天分。尤其是魏勇,180多公分的个子,加上宽厚结实的身材,打架指数4颗星。在女同学眼里,这俩人就像是两头从东北长白山里跑出的熊。

  钟明明坐下后递给谢天宇200块钱,豪气云天的说:“宇哥,收了,非要跟你混,这是给你买烟抽的。”

  谢天宇一愣,没等说话,刘金开口问道:“是去宿舍找你那小子吗?就是领着高三的来找事儿那个?”

  “啊!对呀,就他,以后就咱兄弟了。”钟明明低头应答,很是坦然。

  刘金“哦”了一声。

  谢天宇拿过200块钱看了看,心里澎湃起来,只是看着钱,却没有说话。他兴奋,他窃喜,钱没想到这么好挣,收个小弟就200,我cao,一个月收十个,比他妈的老师工资都高了。

  他这样沉思了1分钟,抬起头把钱一折扔到钟明明那边,说:“这钱你拿着吧,你俩去办的,你俩保管着,作为以后咱们的经费,下课去买百事可乐庆祝一下,哈哈。”

  大家都跟着谢天宇笑了起来,看起来这200块钱把大家的心情都弄得很高兴。片面的讲,也正是这200块钱,加剧了他们身上雄性荷尔蒙的燃烧,增强了每个人心底那种“义气”的力量和勇气,提高了兄弟几个更想混下去的动力。都是青春傲气、不安现状的这个年纪,能打架、能耍酷、更能兄弟围绕谈天说地拳斗明天,更好的是还有钱拿,何乐而不为呢?

  谢天宇写给彭娇娇的情书是在这个月底快要放月假的时候让谭大伟送过去的,他本无心恋爱,只是恋战,可兄弟几个有事没事的撮合,成天高喊“在一起,在一起”,再或者又起哄道“要嫂子,要嫂子”,无心也只好有心了。

  谭大伟一个人拿着谢天宇装在带有淡淡香水味的信封里的情书站在艺术班的门口,额前干枯的头发一甩,扫视一圈后把目光停在彭娇娇身上,然后嘴角一笑,走了过去。

  班级里60几个人盯着这个不素之客,有几个调皮的男生认出这是跟谢天宇一伙的,有一个竟站起来笑容可掬、曲意逢迎的打招呼。

  看正版章节cA上酷}》匠(q网0V

  “哎呦,这不是大伟哥吗?无事不登三宝殿,什么风把你吹这里了?”

  “大事儿。”谭大伟心里虽有些高涨,毕竟在一个陌生的班级被人主动打招呼是一种混得好的标志,但此刻他只是迈着稳健的脚步往彭娇娇的的位置走去,心无旁骛,目不窥园。

  谭大伟刚进教室时就被不经意抬头的彭娇娇看到了,她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惊讶。她认识谭大伟,整天跟在谢天宇后面在校园里晃悠。当她看见谭大伟往自己的位置走来时,她更为吃惊,似乎是料想到什么一般,脸上飞起一丝红晕,羞涩的低下了头。甚至谭大伟站在她身边时,她都没有抬头的勇气。

  “嫂子,这是宇哥给你的,请你收好。”谭大伟一本正经,双手放在了彭娇娇的桌子上,然后说了句“拜拜”就走了,无半点拖泥带水。

  同学们呆望着谭大伟的背影直至门闭上的那一刻,都又把视线转移到了彭娇娇这边。

  一辆可爱的卡通小汽车,里面是一男一女两个卡通人物,马路都是灰色带着红心的,旁边的树木结出的也是心形的果实。男孩手里牵着一根线,可爱的咧着嘴巴,线的顶端是红心包裹的气球,女孩笑得沉浸在爱的幸福国度里。

  这是信封的图案,此刻就摆在彭娇娇的眼前,整个背景几乎都是红色,就像她的此刻的脸,红的一塌糊涂。还有她的心,似乎是要蹦出她的身体,又好像是在心中有一面小鼓,一直在“咚咚咚”的敲着。

  爱情就是这样,如果对方是自己不认识的人,那此刻顶多是吃惊和茫然。但这封信的主人正是自己所熟悉的人,又是所暗恋的,也是每一天会不定时的冒出在自己的视线里的人。这该如何是好?拿不定注意,彭娇娇在心里带着爱的埋怨道:“你这个傻子,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指使人来给我送情书,人家是女生,没有你脸皮那么厚,真是的,羞死了。你自己怎么不来亲手送给我,你若是在我面前,我非得踹你无数脚,再扇你大耳光,然后把这封信撕掉,让你知道本姑娘的厉害。”

  虽是这么想,但却貌是心非,她轻轻的拿起信放进了自己的课桌里,不顾周围同学们的眼睛,重新拿起英语书看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这一章送给今天中午追书的两位朋友,iloveyou,嘎嘎,请继续支持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