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夜,朗月疏星。一轮明月挂在黑色幕布的天空上,撒下皎洁的月光。此刻,街道上静静的,即将逝去的几只小虫在灯光下飞来舞去,几只蛐蛐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无病呻吟的叫着,或许是为自己很快就要离去而悲愤。

  谢天宇把校服的拉链拉到脖子处,一阵风吹来,不禁冻得打了个寒颤。

  “瞧你冻的,赶紧吃个腰子补补吧,哈哈。”刘金吃完一个,随即又把第二个放进嘴巴里。

  那个年代,食品还算健康,烧烤摊上的羊腰子基本都是真的。不像如今,猪腰子、塑料壳子以假乱真。

  听刘金这么一说,谢天宇倒是有点儿兴趣。拿起一串单纯的问:“这东西有那么神吗?补哪里的。”

  d酷,匠网lh唯3一正V版,其n他n0都(是l盗X#版√

  “补肾啊,肾虚阳|痿,吃这个一晚上能干好几次呢!”相对于谢天宇,刘金比较早熟,在初中时他就把第一次贱卖给了比自己大一岁的学姐。

  谢天宇听完刘金的话后,有些难堪的骂了句:“操。”

  高中时代不比大学,性这个东西还算是朦朦胧胧的,男女之间的初夜发生率基本都是在大学时期比较旺盛。所以,不论是电影还是歌曲,人们怀念的青春时期仅仅停留在大学。

  俩人花了40几块钱简单吃了点宵夜,聊了些近期发生的这几次打斗后,刘金跨上山地车“嗷嗷”的离开了。而谢天宇则是双手插袋,走了几十米后,就跑了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谢天宇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跟张柏芝在一起吃烧烤,他吃了无数串羊腰子。张柏芝坐他对面,什么不吃,只是看着他笑啊笑,那笑容让谢天宇陶醉。忽然他俩就吻在了一起,渐渐地张柏芝的衣服就没了。此时的谢天宇只感觉下半身燥热,内|裤特紧,半梦半醒之中,他身子抽搐一下,只感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他梦遗了。

  当天下午,半个月的停课处分结束后,王大波剪了个短发拉着皮箱又一次回到四中。而此次站在校门口时,他显得尤为激动,不像以前那般返校时的痛苦不堪。虽说之前的寒暑假离开学校时间也不短,但这次停课离开学校这半个月却让他在心底对这所学校产生了深深地想念。他想的深沉,他想得浮躁。

  深秋的傍晚,夕阳落得早,王大波看了看没有老师经过后,点上了一根儿烟。

  此刻,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处杨城找来的技校学生暴打了谢天宇,打得落花流水,从此谢天宇看见自己像是看见瘟神一样玩命的躲着。高二的学生也开始怕他,走到哪里都有仰慕自己的,还有漂亮的女生迷恋自己……

  一阵秋风吹过,王大波脸上却带着一丝温暖如春的得意的笑容。正所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正是这般意境。

  第二天早自习的时候,魏勇跟钟明明赶紧对谢天宇说了昨晚苏杰去找他的事儿,谢天宇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冒出一句;“你说,丫是真的想跟咱混,还是别有用心。”

  “我感觉他是认真的,不像是耍咱们,他也不敢。”魏勇想起昨晚苏杰进宿舍后有点儿恐慌的眼神,但后来走时却变得坚毅了许多。

  “我觉得那b崽子也不敢有什么想法,草,再整什么幺蛾子打出他肝儿来。”钟明明如同一尊佛像,脸大脖子粗的坐在那儿,可是再看面相,一脸横肉,眼神阴险犀利。要是别人说这话听着会觉得像是儿戏,而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却会让人望而生畏、惶惶不安了。

  谢天宇看着整天睡不醒的刘金问道:“你有什么看法呢?”

  刘金打了个哈欠,忽然眼神色眯眯的看着谢天宇答非所问道:“昨晚你有感觉没?”

  众人诧异,心想这俩人说什么呢。

  谢天宇一时晕圈,没弄明白刘金的意思,问:“什么感觉?”

  刘金咯咯的笑了起来,说:“腰子啊,吃了昨晚没什么感觉?射了没?”

  “我去,真你妈有病。”谢天宇恍然大悟,想起昨晚那湿乎乎的内裤,脸上飘起一丝飞红。

  “哈哈……”刘金自得其乐,似乎从谢天宇的脸上看出什么一样,笑的前仰后合。

  一向对这种事儿悟性极高的谭大伟甩了下留海,说:“你俩昨晚吃腰子去了?流鼻血没?”

  谭大伟说完,另外哥几个才犹如拨开迷雾般的跟着笑了起来。

  “都别笑了,正事儿没谈呢!苏杰这事儿就交给你俩了。”谢天宇看着魏勇和钟明明,表情严肃,一丝不苟。

  王大波返校后揣着中华第一个找到杨城,俩人在数学课上翘课来到了厕所。

  “来,城哥,大中华。”王大波剪去长发,显得利落许多,也爷们儿了许多。但站在杨城面前递上烟的谄媚表情,却是多了些汉奸的成分。

  杨城也笑的灿烂,接过烟叼着,王大波分秒不差的给他点上。

  “哎呀,兄弟啊,这一晃半个月真他妈长,都想死我了,来,抱一个。”杨城十分恶心的伸出双手,歪着脑袋迎接王大波,生怕嘴巴里的烟戳着王大波。

  杨城这一举动跟上次在校门口和刘金拥抱那一幕相同,他喜欢这样,不知道是从哪一部电影或者是哪位相同趋好的人身上学来的。或许在他的观念里,他觉得这样才够热情,才够义气吧。但在谢天宇他们弟兄几个看来,这的确够煽情,够恶心。

  大中华在两个人的嘴唇间一吸一吐的运动里变得缩短了。

  “这半个月你可不知道,城哥,可想你们了,闷死我了,有没有什么大事,快跟我讲讲。”王大波弹掉烟灰,满脸的兴高采烈和一股子兴奋劲儿。

  “哪他妈的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谢天宇那伙人,狗日的。”杨城话一点,就扯到谢天宇身上。在他眼里,谢天宇近来真是太抢风头了,高三的都被他打了,自己在高二巩固的地位眼看就要被谢天宇一点一点的吞噬了。这正好也是王大波日日所关心的事情。

  “妈b的,这不我回来了吗?正好,城哥你找的那些人什么时候来?”王大波表情立转,一丝不苟。

  杨城从嘴巴间把烟屁直接吐在地上,顺带着又吐出一口浓痰,犀利的眼睛甚是寒冷。

  “这个月底放假的时候吧,就在放假那天怎么样?学校门口接学生的家长车辆又多,人多杂乱,再来一场群殴,盛大的庆祝啊!哈哈。”

  杨城说完,抬头望着天,仿佛劳动人民春天播种后憧憬着秋天的丰收一样。

  王大波听完杨城的话,表情立即变的温柔了许多,说:“哎呀,对对对,就那天,埋伏在校门口附近,只等谢天宇一个,他要是身边还有一个的话咱就收拾两个,他那几个跟班的要是跟他一起出来的话,那正好来个一举歼灭。”

  “我草,你他妈八路军打鬼子呢!”杨城笑呵呵的,伸出手指,意思时问王大波要烟。

  “哈哈,谁让那几个b崽子是咱的敌人呢。”说完,王大波又一次从口袋里掏出中华烟递给杨城。

  杨城抽着烟,脑袋里却思考着该怎样问王大波要雇人打架的钱,他觉得要是直接要的话,依照此刻如此融洽的氛围,有点太伤哥们儿感情。可是他怎么想,却也想不出合适的借口。于是只好顿了顿嗓子,笑容贴切的说:“cao,昨天技校那帮人还打电话问我要定金呢,我身上又没有。”

  没等杨城说完,王大波伸手打住杨城的话,很是急性子的说道:“哎呀,你看城哥,咱俩光顾聊谢天宇那个傻b了,这钱的事儿我还给忘掉了,带着呢,带着呢!”王大波边说,手便伸到校服里面掏出了一摞红票子。

  “1200对吧?!”王大波没有抬头,笨拙的数着。于是他也没有看见杨城此刻正盯着人民币,眼神里释放出来贪婪的欲望。

  王大波把数好的12张红钞票递给杨城,说:“拿着,城哥,这是雇人的钱,这事儿你就多费心了。”说完,又抽出一张给他,接着说道:“城哥,这是给你的辛苦费,你弟弟我的一丝心意。”

  杨城只顾数着手里的这1200块钱,当他看见王大波又递给自己1张时,着实有点儿吃惊,因为他没有想到王大波如此阔气,在他眼里,王大波顶多给自己一盒烟来作为酬谢,或者是花三十五十请吃顿饭。再说,这1200里,他已经算计好了自己的回扣。看见这双重回扣已经落入自己口袋,所以,他有些小感动。

  他揣好点完的1200后,又一次谄笑着拿过这100元,说:“我操,兄弟,你看你,我都不好意思了,咱弟兄俩弄这个有点不太好吧,我都说了,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草,你等着那天看吧,绝对把这事儿办利落了。”

  说完这几句把王大波忽悠的阵阵晕眩感动的话,杨城把手里的100块钱一折,塞进了自己裤子口袋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断网两天没有更新罪过啊去他娘的联通宽带大家再次顶起啊!今天两更赶紧追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