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光宏领着几个同班的学生,后面跟着苏杰和跟他一起挨揍的同学一起来到了高二6班的教室里。此时正是课间休息,教室里一片闹闹哄哄、扬锣捣鼓。这帮人涌进来后,教室里一时安静了不少。

  苏杰站到前面环视教室一圈,然后眼睛放光的指着最后排的谢天宇对丁光宏说道:“宏哥,看清没,就那煞笔。”

  丁光宏一进到教室里面对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忽然有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自豪感。以往他每次替人出头平事儿的时候,走进高一或者高二的教室里时都有这种感觉,也正是这种以大欺小的感觉,能让他底气十足。

  丁光宏背负着教室里几十双眼睛的重担,带着身后的兄弟们走到谢天宇面前,眼睛瞪大,表情不怎么凶狠,却有些阴阳怪气的问道:“你就是谢天宇?我兄弟刚才是被你打的?”

  在丁光宏他们没来之前,谢天宇正倚在后墙上跟徐华悠哉的下着军旗,徐华的一个师长被谢天宇的炸弹给炸掉了。即便他们进来教室被谢天宇瞧见时,谢天宇也只是看了一眼,没在搭理,照样走着手里的棋子,完全不顾。

  此刻谢天宇头也不抬,眼睛盯着棋子嘴巴蹦出两个字:“是我。”对这帮人是视若无睹。

  谭大伟和刘金兄弟几个本想准备抄家伙,但看到谢天宇依然镇定自若的下着军旗,便也按兵不动,坐在自己的位置等候时机。

  “你麻痹,你怎么这么狂,草你大爷的。”丁光宏显然对谢天宇的回答相当来气,架还没打,气势就已经沦落下风,所以他一把拽起桌子上的军旗纸盘摔在了地上,满脸怒气。

  整间教室的喧哗声刹那间尘埃落定,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后头这边。虽说这种发生在自己班级打架的场面他们已经看过几次了,但是身在其中,眼神和猎奇心总会很难转移。

  谢天宇没有像大家意料当中那样火冒三丈,立即反击。相反,其余弟兄几个却已站起来,列好架势准备开打。

  “我不认识你,你也别多管闲事,把棋子给我捡起来。”谢天宇目光如剑的盯着丁光宏,说话声却不合时宜,显得温文尔雅。

  丁光宏心里也犯嘀咕,他以为扔掉棋子谢天宇会沉不住气立即开打,这也是他没有直接打谢天宇的原因。他想拿地上的这些棋子作为投石问路,看看谢天宇这帮人倒地是什么货色。而现在谢天宇只是站在他的面前让他捡棋子,并且说话声很客气,所以他认定高二的这帮孩子也就是吃软怕硬的怂货,没有挑战性可言。

  “拣你妈了个b。”丁光宏一时士气大增,抬手便朝谢天宇打去。

  “关门,抄家伙。”就在丁光宏的手掌距离谢天宇的脸有几公分之时,谢天宇怒吼一句,同时身子迅速微微倾斜哈腰,一脚踢在了丁光宏的腹部。

  多次打架的历练,谢天宇已不是从前那个虽不老实但也不惹事的学习不好不坏的学生了,每天早晨上学路上的跑步,又增进了体能的锻炼,瘦削的身躯,已隐藏了这个年纪该有的巨大的能量。

  丁光宏本来就没有防备,被谢天宇这一脚踹的一个趔趄,被站在后面准备动手的苏杰扶住。

  “宏哥,打他们。”苏杰挥舞着胳膊,不知死活的冲上前去。

  !酷P匠网永/久q免)费_?看,◎小%g说

  徐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一根80公分左右长的钢管,从课桌里掏出后拿起就朝丁光宏头上打去,不得不说,东北回来的,就是带着一种野劲儿。

  丁光宏他们是赤手空拳来的,本想骂两句,踢两脚,吓唬一下这帮高二的,没成想人家动了真家伙。瞧见徐华狰狞的表情和手里的钢管,一时吓得手足无措,拖过后面那个苏杰的同学顶在了自己的前面。

  徐华爆发力挺大,可惜打偏了,没有打到头却打在了被丁光宏拉在前面当盾牌的同学肩膀上。“啊呀”一声,那位同学就疼的倒在了地上。

  可是战斗并没有因此停止,丁光宏看在眼里,脊梁上吓出一身冷汗,更是犹豫不定,心里想到,这帮二b真是打架不要命,幸好刚才那钢管不是落在自己身上。

  教室的过道相当拥挤,后面几个课桌已经被无辜的搞得七歪八扭的,课本试卷落地狼藉一片。

  刘金瞅准丁光宏恍惚的一瞬间,踩着凳子猛的跳到他面前,“噌”的一脚,丁光宏人仰马翻实实在在的倒在了地上,头磕在桌子腿上,疼的不轻。

  擒贼先擒王,这是刘金打架的第一原则,只有把领头的打到头晕吐血,服帖告饶才是打架的王道。

  丁光宏带来的那两个高三打酱油的同学,被钟明明和魏勇俩人拿凳子腿打到了教室的前面。武术再高,也怕带刀,在此刻凳子腿也有刀的威慑力。

  钟明明这种有体重有身高的人打架一般揍2个没有问题,加上模样又够狠,不混黑社会绝对可惜了。

  魏勇虽说个子高,180多公分,但是体型偏瘦,可个子高也有个子高的优点,用脚踹人时能踹到对方的下巴。唯一不足点是模样憨厚,嘴唇厚实,眉毛粗狂,笑起来有种猥琐的成分。

  打架这种事,讲究一个气势,或者人多势众。技巧的成分并不太多,关键在于勇和狠。

  谢天宇这弟兄7个,隔三差五打一次架,早已游刃有余。虽说在这方便不是天赋异禀,但是再粗的铁棒子耐不住天天打磨,况且个个又是心高气傲、意气用事的年纪。

  教室的门早已关的结实的,并且张鑫站在门外守着,任何人出不去、进不来。

  屋外走廊里是课间休息的同学们喧哗跑动的声音,屋内是10几个人一起无套路的群架的声音。互不干扰。

  同学们都挺自觉,几乎都乖乖的站到前面讲台处,又一次安静的看着这场由谢天宇给大家带来的暴力大戏。

  周梦然两只手放在脸上,皱着眉头,咬着手指一脸的担惊受怕。她的眼睛一次也没有从谢天宇身上离开过,即便眨眼,她都觉得是耽误时间。虽然谢天宇目前还没有挂彩,但是她同样是揪心的很。

  “没事总打什么架呀!臭坏蛋,不爱上学你就睡觉啊,不爱睡觉你就去厕所抽烟呀!啧啧,呸呸,抽烟不行。反正总之是不能惹事打架嘛,真是吃饱充的,打坏身子怎么办?超级傻瓜臭坏蛋。”周梦然在心里把谢天宇责骂了一通,脸蛋都气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