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有好几个大的厕所,就属这个厕所离教学楼最远,但多数学生还就舍近求远的都愿意来这个厕所方便。男生偏好的原因是可以抽烟,老师一般不怎么进来突袭。又靠近操场,绿树环绕,花草怡人,是个谈情说爱、打架斗殴理想的僻静场所。女生也喜欢来这里,三三两两的挎着胳膊说着话,上了几节课走一走活动活动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此时,李娜和周梦然正相互挎着胳膊往这边慢悠悠的走来,一个胖的可爱,一个瘦的标志,在中国大多数学校里,往往两个特好的姐妹儿都是这样的组合。

  “你上次看的那本《梦里花落知多少》看完没?我这里还有一本《挪威的森里》呢!”说话的是李娜,她双手捂在嘴边,哈了口气,秋天的夜晚是有些寒意。正所谓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哪有,这几晚上都没怎么看,宿管阿姨最近更年期可凶了,十一、二点还拿着手电满屋子转悠,跟闹鬼似的。哎,对了,我特喜欢里面一句话:我每天都在数着你的笑,可是你连笑的时候,都好寂寞。”周梦然撅起嘴巴,表情怜悯又不失可爱。

  李娜抬胳膊轻轻打了一下周梦然,“哇,你好恶心啊!你数着谁的笑啊!咯咯。”

  就在俩人玩笑般的打闹时,谢天宇哥三个迎面走了过来。

  周梦然看见谢天宇后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下变得噤若寒蝉,小鸟依人了。

  反比之下,李娜更像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冲着谢天宇就大大咧咧的喊道:“老同桌,你们又抽烟去了吧,赶紧请我吃薯片,要不告诉班主任去。”

  谢天宇挠了挠头发,转头对刘金笑着问道:“我们抽烟了吗?你抽了吗?”又转头问谭大伟:“你抽了吗?”

  这俩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并且表情也装的特无辜,周梦然瞟了一眼后扑哧笑了出来,小脸微红,略带娇羞。

  甬路两旁的路灯有些微黄,当他们三个慢慢靠近李娜和周梦然时,李娜才瞧见谭大伟脸上的几道血杠子,急忙又问道:“哇塞,莫非,你们又打架去了?谭大伟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了,跟着谢天宇整天就知道抽烟、喝酒、打架,真是服了你们了。”

  听见这话后,谢天宇脸色一紧,有些恼火又有点儿难为情。他想跟李娜辩解一番,想了想还是算了,犯不着跟女生计较这些琐杂烦事。

  “你有病啊!死胖子,管你屁事。”谭大伟情绪一下高涨起来,又把刚才在厕所里打架时的劲头摆了出来。

  谭大伟此刻头发虽然理顺了许多,但还是有些乱,眼珠子通红,像是随时要抬手打李娜。

  “你至于吗?发火要揍我呀!我就随口一说,真凶。”李娜受惊的吐了吐舌头,着实被谭大伟的表情给镇住了。

  谢天宇挠了挠头发,又摸了摸鼻尖,生硬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走,走,再不走出人命我不负责。”

  李娜又冲谢天宇吐了吐舌头,拽着身旁一言未发还深思恍惚的周梦然走了。

  当她俩走远后,刘金扭头笑嘻嘻的对着背影说道:“周梦然挺漂亮的啊。”

  “漂亮你就去追,在背后憋着说这话有什么用,哈哈。”谢天宇双手插袋,抬头看着天空,谭大伟跟在后面咯咯的笑,弄得刘金一时无言应对,憋出一个“干”字。

  高三某教室门口,几个人围站在墙边谈论着什么。其中有2个就是刚才在厕所被谢天宇他们揍的学生,此刻已经换了衣服,个个面部表情紧绷着。

  酷YM匠网%r唯一正1版,¤其他A都是》盗版),

  “苏杰啊,你们高二的现在都这么狂吗?”其中个子高高的一个学生手里玩弄着一只打火机,斜倚在墙上,另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一看狂傲的表情就是高三的。

  “哥,谢天宇你听说过吗?挺他娘的狂呢。”被叫做苏杰的人就是被挨揍的长头发男生,说起谢天宇来,他恨得牙直痒痒,刚才在厕所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满心屈辱,他此刻恨不得找人赶紧去给自己报仇,把谢天宇那几个人塞进粪坑淹死。可是自己实力相对较弱,只好来找高三的帮忙。那会儿上学一般低年级的都热衷认个高年级的大哥,这样就不受欺负了。

  一听见谢天宇三个字后,这个被苏杰叫做哥的高三男生脸上不羁的表情立马变的严肃起来。

  “谢天宇?好熟悉的名字,开学没几天在餐厅跟我们高三体育班的动手,然后又找校外的小痞子来报仇,听说跟枫哥还挺熟。”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神闪烁不定,到最后像是在自言自语。

  苏杰听见他的话后也开始思考着什么,因为在之前他并不知道谢天宇这个人,他心想莫非这个人还挺厉害?但他报仇心切,根本静不下心来思量太多。

  “操,找校外的人来打架算jb本事,宏哥难道说你还怕他?”苏杰说这话时心里也没底,他就怕对方不帮自己,所以,最后一句反问就当激将法了。

  宏哥原名就做丁光宏,高三的,一点儿名气没有,也就是吆五喝六的叫几个同学一起去厕所敲诈几个高一的学生,要盒烟什么的。有时再替像是苏杰这种没有身份没有后台的高二学生打个架,报个仇,得点小钱儿。在中国各大中学里,最不缺乏的就是这种学生,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丁光宏一时被苏杰问的无话可说,既不能发火也不能拒绝,他心想,苏杰跟着自己混了这么久,好处也拿了不少,以往去站站,吓唬吓唬人还行,但要去找谢天宇的麻烦,万一出点事就得不偿失了。像那两个体育班的学生被揍的那么惨,沦落到自己头上岂不是太窝囊了。但是不去的话手下这几个人还怎么看我呢?太畏首畏尾了的话,站在这里又太没面子。

  就在丁光宏斜眼看着天花板思考哪个轻哪个重的时候,生性太急的苏杰来了一句:“宏哥,你在想什么?这忙你帮不了我吗?”

  “哥能不帮你吗?不是说过吗?你的事儿就是哥的事儿,在四中哥罩着你,草,你宏哥我怕过谁,走,现在就去揍他娘的。”

  像丁光宏这种学生,往往嘴上硬拳头软,牛b吹得震天响,结局却是比谁都窝囊。虽说他比苏杰这些高二的大一岁,但心智却没有比他们成熟多少,也是意气用事罢了。

  苏杰脸上僵硬的表情瞬间融化开来,像是冰冻许久的溪流,被初春的阳光笼罩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喜欢看的话就不要迟疑,朋友们,赶紧追书,撸撸啊!写下去的动力就是你们的支持了!赶紧的吧,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睡觉前追一下撸一下,才是真的支持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