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厕所袭击

  此时距龙州市里有大约20多公里的桃林镇上,虽没有市里那般热闹繁华,但也算人声鼎沸、八街九陌。

  四中的教室里,由于是晚自习时间,整个教学楼里显得万籁俱静。

  谭大伟瞧见周围的几个兄弟们都睡的睡,看小说的看小说,甚觉无聊。他顺手拿起魏勇桌子上的一本石康的《支离破碎》,一目十行的翻看起来。没有2分钟,他便把书合上,扔道魏勇的桌子上了。

  “什么东西啊!磨磨唧唧的,抽烟去。”说完起身走了,背后是魏勇睡眼惺忪鄙视他的眼神。

  谭大伟吹着口哨走到厕所门口,被一个从里面往外走的人撞了一下,俩人瞪了一眼后没有说话就各自走开了。

  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谭大伟暗自嘀咕道:“cao,这么清静,真爽。”

  说完点上烟,然后解开腰带准备放水。

  此时,高二级部的某个班级里,那个在厕所门口跟谭大伟撞在一起的男生正趴在另外一个男生的座位旁边窃窃私语。这个坐在座位上的长发男同学就是上次在画室里跟彭娇娇告白,然后被谭大伟和钟明明揍了一顿的人。

  只见这人的脸色一变,紧接着迅速起身,俩人往外走去。

  谭大伟撒完尿后,一边摆弄着额头前面的几缕头发,一边哄唱着《唯一》,还不时的抽几口烟,甚是悠哉。

  就在他抽完最后一口,准备扔掉烟屁股的时候,只听“sb,还记得我吧。”门口处忽然出现两个人,有一个人他认得,就是前几天在画室里自己揍过的。另外一个也并不陌生,前几分钟刚刚认识的。

  A,最Q新章p节{#上zs酷/#匠B3网

  谭大伟稍微有些迟疑,但很快便镇静自若了,优雅潇洒的弹掉手中的烟屁,笑着说道:“孙子,爷爷当然认得你,前几天没把你教训舒服,今儿你又皮痒痒了吧。”

  “cao你妈个|逼的。”这俩人没有多言,直接朝谭大伟冲了上来。

  经过几次打斗锻炼,谭大伟变得机灵多了,一个闪身就躲到墙壁的尿池子旁边,瞬间抬腿踢中长发男同学的大腿根儿。这一脚不轻,同时的受力作用,自己也没站稳,“忽”的倚在了墙壁上,一只脚就站进了狭长的尿池子里面。

  天性臭美的谭大伟看见自己的假耐克鞋子踩到了尿液后,浑身的怒火“噌噌噌”顺着脚底往上翻涌而来,带着一股子尿骚|味。

  “cao你奶奶的。”谭大伟挥着胳膊,生死肉搏了起来。

  瞬间,厕所里一片昏天暗地,飞沙走石。

  被谭大伟用脚提过和踹过的这俩人,身上的各个地方都散发着淡淡的尿骚|味。

  就在这3个人打得日月无光的关头,谢天宇跟刘金走了进来,瞧见此景后迅速加入了进去。

  长头发的不认识谢天宇,边打还骂道:“滚你的,草泥马,不管你的事儿,别管闲事儿。”他刚说完,就被刘金狠狠的一耳光打了过去。嘴角里的血立马流了出来。

  “宇哥,就他,上次在画室欺负嫂子呢!”

  谭大伟这么一说,长发男呆滞了几秒钟,眼神里是恐惧,又是愤怒。

  就在他思考的几秒钟里,谢天宇一脚踹到他的腹部,人一下倒了下去。另一个也被刘金按在墙壁上,往膝盖处狠狠一脚,也跪了下去。

  谭大伟的火还没发泄完,上去就对着长发男生劈头盖脸一顿耳光。

  “麻痹的还在厕所埋伏我,cao你妈,服不服?”谭大伟发型乱了,脸上也抓破几道血杠子,一脸的狰狞。

  这时,厕所又进来几个学生,貌似是高一的,小心的点上烟站在了门口处,没有往这边多看一眼,生怕惹上是非。经过上一次高一跟高二打架被开除和停课的风波后,高一的学生明显也老实了不少,毕竟开学还不到半年,谁也不想这么快离开四中。

  长头发的男生捂着肚子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略带不服的说道:“等着啊,你们等着。”

  谢天宇刚要动手,刘金“嗖”的又是一脚,抢在前面,踢在长发男生的脸上。这一脚力度挺大,长发男没有再说话,张了张嘴巴,吐出一嘴秽物。

  另一个跪在地上有些胆怯的抖动,话都不敢多说,眼神瞟了几眼长发男后便低下了头。

  收拾利索后,谭大伟从口袋掏出烟盒,由于刚才一番打斗,揣在口袋里的软烟盒都变形了,几支烟也扭曲折断。气得他冲长发男吐了口痰,骂道:“草泥马,老子的烟都尼玛的断了,草。”然后他又抬头,冲门口处几个学生喊道:“过来,拿几根儿烟抽。”他的脸上还冒着血印,头发也凌乱着,表情甚是吓人。

  几个学生互相看了看,其中有一个速度特快的掏出烟走过来,给谭大伟和谢天宇、刘金一人递上一支,然后又掏出打火机。

  “八喜呢,还挺上档次。”刘金拿手里看了看商标,又放到鼻尖处嗅了嗅,眯着小眼睛有些陶醉。

  “来,哥,点着。”送烟的学生一脸谄媚,打着火挨个给他们点上,然后把整盒香烟递给谭大伟,笑呵呵的说:“哥哥们拿着抽吧,我们先走了。”转身回头,往门口处走去。

  “谢谢啊!”身后传来谭大伟满足的声音。

  刘金抽一口后,把烟灰弹到跪着的男生头上,说:“挺牛逼啊哥们儿,单独欺负我的兄弟,你怎么那么大胆啊!”

  说完,凌空又是一脚,这一脚踢的太突然,跪着的男生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直接倒向尿池子里。

  刘金这一脚,直接又重新点燃谭大伟心里的怒火,他本想再踢长发的男生,可是看见他刚才呕吐的脆弱样子,没有下得了手。于是他把烟放到嘴里用牙咬着,走过去拽着尿池子里的男生的头发“咣咣”两个大耳光。

  这时下课铃响了,没怎么说话的谢天宇弹了弹烟灰,靠近地上的2人说道:“今天给你俩个长个记性,不服气的话去高二6班找我,我叫谢天宇。”

  他说的嘴清舌白,表情淡定,扔掉烟头,转身说了句“走。”然后刘金和谭大伟跟在后面意气风发往外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