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帮高一的整天就知道闹事,才来几个月,他妈的让不让我睡觉了。”宿管的保安骂骂咧咧走了进来,不知道谁偷偷的下楼给他报了信。

  他以为又是跟之前那种拳打脚踢的打斗,来骂几句就会平息,可当他站在门口瞧见里面一人衣服破烂、后背全是血,地下还有一把带血的砍刀时,他又惊又气。

  “操你们祖宗的,谁干的?谁干的?真是活够了你们。”

  说完,他立即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在没接通之前又继续骂道:“你们这些小瘪犊子真是活够了,唉。”

  电话打完之后,他走到门口,把看热闹的学生驱赶走之后,继续站在那里。

  酷'匠网永久ic免费看《m小XS说?\

  “你们先等着,校长马上就来,教导主任也来,你们等着处分吧,真是一点儿数都没有。”

  熄灯号在这时吹响了,按照常灯应该随即灭掉,但今晚却照常亮着。整个宿舍楼从1层到6层忽然涌出一阵欢呼声。

  接到校长电话前陈凯南正在教室公寓里对着电脑跟自己的女朋友聊QQ,两地分居,太多柔情蜜语需要传递。

  接完电话后他连招呼都没跟女朋友打,鼠标一扔就急着往外走。电脑显示器的聊天窗口上,他女朋友发来好几句焦急、责备的留言。

  “老公?”

  “老公你干嘛呢?”

  “臭老公你怎么不回我的信息呢?乖宝贝儿要惩罚你……”

  “再不回我不理你了,回市里我不会让你碰我了,哼!”

  陈凯南年轻力壮,几乎是跑着来到了学生宿舍楼。

  他走进去看见又是王大波在里面后,二话没说,“砰”的一脚踹在了王大波的胸前。

  这一脚,王大波毫无预感和准备,直接狼狈的倒在了身后的床上。吓得屋里十几个学生没有一个敢大声喘气。

  “哎呀,陈老师,你得好好教育你们班的学生啊!这次新生你说才来几个月时间,隔三差五就闹一次,这下可好,捅出大篓子了。”宿管的保安在一旁添油加醋,恨不得学校把这些整天闹事的害群之马赶紧开除,眼不见心不烦,他的工作还好做。

  这时校长李国福和教导主任纪林生也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到这样场面,李国福嘴角气得抽搐了一下,用手指着陈凯南的呵斥道:“陈老师,今晚这事你必须调查清楚,查不明白今晚谁也别睡觉,赶紧先送这个学生去医院。”

  李国福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憋了回去,叹了口气,背着手走了。

  教导主任纪林生指了指在场的十几个学生,说:“你们啊!今晚都去我办公室,谁也别睡。”他说完后又转过身对站在门口处的保安说道:“老杨呀!你找纸和笔,把这些学生的名字、班级都给我记下来,待会儿送我办公室去,并通知他们的班主任。”说完也背着手走了。

  陈凯南指着另外几个高二的怒斥道:“你们几个赶紧背着他去医院,傻站着等死呀!”

  这群学生个个都低着头,如临大敌一般,他们极度恐惧,校长和教导主任都出动了,这下非得开除了。

  于是他们个个慌慌张张,心里七上八下的走过去搀扶着伤者往宿舍楼外走去……

  第二天一早,谢天宇再一次跑着来到学校。这几个月他一直跑着来,无论风吹雨打。一边跑,一边还在空中挥舞着拳头,路人都以为这是四中的体育生在晨练呢。

  当他走进四中大门时,传达室的保安站在门口指着他喊道:“去操场去,开大会,赶紧的。”

  谢天宇对他趾高气扬的语气有些不满,小声骂了句:“开你妈了个壁开。”然后弯腰锤了锤小腿,直起了身子往操场走去。

  昨天晚上的事儿他并不知道,他以为又是教导主任在台上讲几句不准谈恋爱了,不准拉帮结派了,不准打架欺负高一新生了之类的啰嗦之词。

  不过这些不以为然的东西,待到他走到操场时全都给否定了,主席台上校长李国福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站在上面,旁边是高一到高三的几十个老师,站在前面一排低着头的学生就是昨晚打架的那一伙人,个个心神憔悴。其中,被砍的那个脖子处还露出白色的绷带。

  谢天宇找到自己班级的队伍混了进去,张鑫、徐华俩人站在后面,看见谢天宇后微笑着小声说道:“昨晚高一跟高二的又动手了,我操,这次牛壁呀,都动刀了,瞧把二年级那小子砍得。”

  话刚落下,刘金眯着眼睛邋里邋遢的也走了过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又什么大事儿呀!大张旗鼓的,前面站那么多人。”

  徐华刚把情况介绍给刘金,教导主任走上了主席台表情严厉,声色俱厉道:“经我校领导研究决定,对私自带刀具进校,且致人受伤的高一三班同学金东杰做出开除处分,不保留学籍。另外参加昨晚斗殴的全部停课15天,让家长来领。同学们,你们来到四中,不论高一还是高二、高三,聚到一起就是缘分,以后走到社会上你们也是校友。而你们,不知道学习,就知道打架,你们不觉得自己非常的厚颜无耻吗?你们对得起养育自己的父母和培育自己的老师吗?我都替你们感到羞耻。我不希望以后再次发生这种恶性斗殴事件,我校坚决不能容忍恶势力在校园发生,一经查出,绝对严肃处理,情节严重直接开除。”

  纪林生说的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底下站着的学生除了王大波外都表情落寞,悔恨交加。拿刀砍人的金东杰更是留下了眼泪,不知道是后悔一时冲动砍人呢还是听到开除一时接受不了。此时王大波却一副不以为然,大有“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的感觉。

  “等爷我半个月回来,还是一条好汉,打不服你们,我不叫王大波,还有谢天宇,你他娘的等着。”王大波低着头轻声的嘀咕着,很是钉嘴铁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国庆快乐!!!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