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黄毛小子跟其他一起站起来的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把手里的家伙藏了起来,现在只是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个个一脸的委屈,而不是刚才那般怒发冲冠的样子。

  “草泥马,真他妈会演。”王大波在心里骂着这帮高一新来的孙子,并且脑袋里还想着该怎样巧妙的逃开这里。

  “高二的吧?来欺负新生吧?麻溜的滚蛋,再来别怪我不客气。”高个子老师语气凶狠,眼神犀利,换做别的老师如果这么说的话,王大波肯定不会害怕,可是这位老师不一样,他的眼神和气场告诉自己,这不是一位老师,而是混社会的大哥。

  于是,王大波没有吱声,领着人灰溜溜的走了。

  他们前脚刚走,教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掌声,有几个小女生还一脸花痴的喊道:“陈老师你好帅。”

  “都给我坐下,闹什么闹!”这位被同学称作陈老师的人走到讲台上,威风凛凛,语气变得凶狠。小黄毛和另外一些男生吓得一哆嗦,急忙摸着凳子就坐下了,有几个吓得差点儿还坐到地上。

  陈老师全名叫陈凯南,刚来四中一年,27、8岁的年纪。之前在市一中教语文,女朋友也在一中当美术老师,是一位标志、古典型的美女。有一次校长喝醉在办公室想侮辱陈凯南的女朋友,结果被陈凯南撞见,后果可想而知,校长被陈凯南一顿爆揍,要不是其他老师护着校长,不死也得半残。

  于是陈老师就离开了一中,来到了四中继续教书,而他的女朋友却经不起流言打击辞职不干下海开起了美甲店。

  从这一点儿可以看出,陈凯南的性格很刚烈,很正义,加上人又长得帅,所以在同学们当中很有影响力。

  “班长,站起来跟我说说情况。”陈凯南双手按在教桌上,说话时额头上的头发往右一甩,一股帅气,一股邪气,一股匪气。

  班长是个女同学,刚才剑拔弩张的气势虽然立即平息了,但自己还并没有从那氛围里走出来,所以陈凯南问她时她还有点儿发愣。

  “啊?啊!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帮人就冲了进来,看样子是想打架,然后老师您就来了。”

  陈凯南心里明白,肯定是自己班级的新生惹到高二的了,他教了几年书了,什么学生没见过,加上他自己又刚刚毕业没几年,自己上学那会儿本身也是个刺头,这些事他懒得多问,只是走个形式震慑一下学生罢了。

  “我跟你们说,在我这个班级做学生,最起码你们得听我的;如果你们一意狐行,不尊重我,不听我的,那你们现在就赶快调班,滚到别的班级。”陈凯南训起话来义正言辞,底下学生个个吓得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

  “有些破事儿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拉帮结派,谈情说爱,这都是我玩剩下的。你以为拿个砍刀就能混成大哥?你以为写封情书就是初恋?想法幼稚,太幼稚。但我不会跟其他老师那样在这些事情上跟你们斤斤计较,偷看你们的情书和小纸条,找你们谈话,这些我都不会做。年轻时谁没有打过几次架,谁没追过姑娘暗恋过白马王子,青春稍纵即逝,不能白活一场,想干什么就去干。”

  陈凯南说到这里,底下的同学稍微有些放松,甚至带着讶异的眼神看着他,此刻他们觉得自己的班主任又可怕又可爱。

  “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以后你们谁受欺负了就来找我,你们打架可以,但我不希望你们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打架。谈恋爱也可以,甚至我可以帮你们写情书,但前提有一个,你们必须得在学习成绩上上升几个名次。最后我再说一句,在我的班级,你们服不服也得听我的,谁欺负你们就是欺负我陈凯南,跟着我混,高中这三年你们是不会后悔的。”

  陈凯南说完,直起了身子,头发一甩,潇洒的走出教室。身后传来叫好声和刺耳的掌声。

  教学楼二楼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留着中分头型的学生走到王大波跟前儿,说:“大波哥,我打听了,那个黄毛的小子叫汪志明,临南市过来的。今年临南市过来不少学生,几十个吧,个个都挺得瑟,屌的很,并且非常团结。”

  临南市在龙州市的东南边,靠着大海,经济发达,在江州省算是数一数二的有钱城市。在这种大形势的笼罩下,临南市人都有种优越感,就跟上海人瞧不起外地人一样,风气比较彪悍、蛮横。所以这帮从临南市来的学生都非常的得瑟、嚣张,虽然是新生,可个个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王大波听小弟说完打探来的消息后骂道:“他娘的,外地人来还翻天了,操,咱这地头蛇当得也太他娘的憋屈了吧,今晚去宿舍,必须整死个。”

  看正g&版A章q6节上B酷B匠…g网

  那个被挨揍的站在一旁唯唯诺诺道:“是呀,cao,今晚咱也拿家伙,高一新来的就这么狂,那以后不还翻天了。”

  谢天宇弟兄几个这两天比较消停,一点波浪动静都没有。在谢天宇眼里,任何人都是有尊严的,他不会看谁不顺眼而去教训人家,当然他更不容许别人找自己的茬来教训自己。他虽然想当四中的大哥,想让全四中的学生都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想以德服人,而不是以无理的欺负他人来助长自己的威风。

  当天晚自习结束后,住校的学生都往宿舍楼走去。人群中有十几个学生走的很快,衣服袖子里似乎还藏着什么东西。

  在宿舍楼的2楼一间宿舍里,高一的黄毛小子汪志明正拿起一根儿烟准备去厕所抽,忽然门被踹开,十几个拿着木棍儿的人冲了进来,一句话没说就朝着汪志明的头上打。

  宿舍里另外5个人刚脱衣服上床,这突如其来的打斗让他们来不及穿衣服,愣了楞神穿着三角裤就混入战斗之中。

  6个人打十几个明显士气不足,宿舍面积有小,十几个人打在一起犹如一窝混战的蚂蚁,即便想躲都躲不开,更甭提都参加了战斗。瞬间教室里一片乌烟瘴气,如同群魔乱舞。

  打着打着,不知道谁从被褥底下抽出一把一米长的劈刀,“嗷”的一声瞅准王大波另外一个兄弟砍了上去,紧接着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大家都停了手,被砍的同学肩膀处的血已经从外套里渗了了出来,啪啪的滴在地上。这场面顿时让大家手足无措,拿着砍刀的这位高一新生更是慌张,颤抖着把刀扔在地上,面色僵硬。

  这时,宿舍门外又聚集了一帮临南市的学生,看见如此血腥的场景,吓得愣是没有一个人冲进来。

  汪志明也不是很幸运,被王大波几个用木棍打的脸都肿了,嘴角也往外流血,但不如这位被刀砍的同学严重。

  “你妈了个壁的,还拿刀,你怎么不砍死他?!”王大波眼睛都红了,哆哆嗦嗦的拿起木棍朝高一的那位砍人的同学打了过去,全场都没有拦的,挨打的那位也不还手。大家似乎都被肩膀留着血的同学吓到了,一帮17、8岁孩子,哪见过这种场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