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已进入秋天,晚上的凉风吹着法桐的叶子哗啦作响,不是很亮的厕所里,几个烟头在黑暗中忽明忽暗的闪着在此时能让人感到异样温暖的微光。

  “我草,你别说,这中华就是好抽。”杨城身后的一个小弟,留着寸头,说话时双眼炯炯有神。

  杨城抬手打了他的头一下,笑骂道:“你他妈就知道说实话,不好抽人能卖这么贵?!我要是隔三差五抽盒这个就他么的舒服了。”

  王大波听杨城说完,仿佛听见了这几天最舒服最动听的一句话。

  “你要想抽,兄弟我以后就让你如愿,只要城哥一句话。”

  在王大波眼里,花点钱不算什么,他现在最主要的是想让杨城替他找谢天宇那帮人报|仇,一个个的教训的服帖的,然后叫他大哥。他不会忍辱,不会屈服,只要能用钱办到的,他不会吝啬一分钱。

  杨城抽烟时喜欢歪着脑袋,斜着眼睛,一副戾气深重的样子。

  “乖乖,你就是一天一盒买给我抽,我也不敢抽呀!那个叫谢天宇的sb后台挺硬,你城哥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呀!”

  王大波神情瞬间冷淡下来,像是燃到尽头的烟花,“那城哥以你的意思,就没有办法了吗?”

  杨城不温不火,手里把玩着不知道谁送给他的假zippo打火机,“啪啪”作响。王大波苛求的眼神也跟着这节奏来回变动。

  “只有找校外的来了,给他们几个臭sb好好收拾一顿,不过,这得花钱。”

  杨城何尝不想狠狠收拾一下谢天宇他们,可是从本校找人闹出事儿来,王枫肯定会找他,谢天宇更是放不了他。所以他给王大波出这么一招,从校外找人都是生面孔,替王大波出了气的同时又能让自己解恨,花多少钱到时王大波出,自己再从中赚取点小回扣。杨城虽有17、8岁,可是小算盘打得是井井有条……

  刚上高二没几个月,对谢天宇来说可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6班几乎人人都会对他笑,对他示好。他的生活再也不像之前那样,老老实实、平平静静的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如果自己不变狠变强,那么只有被人煎、炸、炒、煮、蒸,最后变成他人的食物。这个道理他自从在食堂里跟高三的到手后就已明白,且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

  就在王大波和杨城计划着从校外找人教训谢天宇时,四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儿,新来的高一学生跟高二的交上了手。

  gQ更Q新i。最快1'上A{酷匠/'网~Q

  四中这所学校是龙州市排名最靠后的一所高中,虽然教学质量比不上市内的几所重点高中,但每一年初中毕业的学生太多,市内的几所高中并无法全部收留这些生源,于是鱼龙混杂的全部挤进了四中。加上临近几个县市的一些没有高中上的学生,家长多花点钱就长途跋涉的进了四中,只为背水一战,3年后考取个功名。

  谢天宇早就听徐华说过,这帮新来的高一学生狠着呢,军训时有个小子因为站军姿姿势不对被教官踹了一脚,就立马拿起旁边的砖头朝教官头上削去,幸亏当兵的身体素质高和反应灵敏,要不然也得倒地。

  当谢天宇听徐华说完这件趣闻后,嘴角上扬,笑着说道:“的确nb,这样的猛将咱得纳入到咱们的队伍里,另外跟其余几个兄弟说说,可别惹到这些瘟神,哈哈。”

  当然,谢天宇这只是在开玩笑,他现在最想挑战了,不惹到他还好说,万一不小心惹到,他必须得让对方屈服自己。如今他变得只要有架打就会很兴奋的状态。

  高一跟高二的干架起因很单纯,几个高一新生下了晚自习在厕所里抽烟,而且抽的都是20块钱一盒的好烟。几个高二的走过去看着眼红,仗着自己比他们多来一年四中就有点猖狂,问人要烟抽,结果令人出乎意料,高一新生连个烟头都没给,气势丝毫不输高二的。这让几个高二的下不了台,抬手就抢,双方打了起来,高二的毕竟就几个人在场,但人高一的团结,几个人打着,另外一个出去喊人,不一会儿接近2、30人都来了,把高二那几个装逼货给打的鼻青脸肿。

  此事发生后,当晚这几个高二的就开始喊人去了高一教室,带头的就是王大波,被高一揍的也是王大波班级里的人。

  “凭咱还能被挨打,我cao他个娘的,都反了天了。”王大波别看在杨城眼底下跟条狗一样,但是在自己的班级里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

  高一一共有8个教室,由于他们不知道打人的是几班的,所以就从高一一班开始挨个查找。当走到三班的时候,被揍的那个看见了一个揍自己的小子。

  “就他,cao。”他指着一个头发前面有点发黄的小子给王大波看,表情有些狰狞。

  王大波大手一挥:“揍他!”

  几个人冲进了教室,把正在上晚自习的高一新生吓得够呛,教室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黄毛小子一下站了起来,甚是冷静的喊了句:“哥几个,拿家伙。”

  瞬间整个教室的男生几乎全部站了起来,手里有拎着凳子的,还有拿着50公分左右长度的钢管,另外有一个趁人多杂乱从后门悄悄的走了出去。没有1分钟,教室外又窜进来二十几个学生,把王大波这几个人夹在了中间。

  王大波着实吓了一跳,令他没想到的是高一新生这么团结,并且都敢在教室里藏着家伙。其实王大波没有打过几次架,他每次都是仗着在杨城后面狐假虎威,装装威风,欺负欺负老实的,要让他真打,他的胆量就减弱了下来。所以他一时愣在原地,不知道进还是退。进的话肯定吃亏,自己就几个人,而且还是赤手空拳,这不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嘛!

  就在这时,门口处一群人嚷着“老师来了,闪呀!”然后就看见一个身高180公分留着潇洒的偏分头的男老师走了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