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正互相插科打诨,包间门打开,服务员开始上菜,大盘鸡、红烧排骨、糖醋鲤鱼,光这几个菜就让整天在学校吃伙房劳改犯的小子满嘴流口水了。

  “金子,喝什么酒,白的还是啤的?”服务员放下菜后问刘金喝什么酒。

  “白的,白的,龙州大曲先拿一箱上来。”

  “你爸让我告诉你,让你少喝点儿,喝多打断你腿。”服务员是个20多岁的小姑娘,说完这句话后冲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关门出去拿酒了。

  大家听到这句话后都哈哈的笑,王枫笑的最欢。“瞧见没,你这是请我喝酒吗?你爸都要打断你腿。”

  “咱喝咱的,今天啥事也不管,就是喝。”刘金刚一说完,刚才那小姑娘搬着一箱龙州大曲进来了。

  “全给打开,一人一瓶。”刘金扯着嗓子,生怕服务员听不见。

  “行了吧你,别开玩笑了,先开一瓶就行。”谢天宇看着酒有点儿打怵,长这么大连啤酒都没怎么喝过,更甭说白的了。

  酷wC匠+R网~H永%久y#免费&m看小说

  龙州大曲是龙州市唯一一家酒厂生产的,42度左右,虽说度数不是很高,但是喝完后后劲十足。这种酒在龙州市家家户户都有,谢天宇他爸就经常喝这种,在逢年过节之时,他还偶尔跟他爸喝上二两,结果是晕头转向第一个躺下睡觉,可见谢天宇酒量之小。

  今天倒是个例外,每个人包括谢天宇在内都已喝光了杯中酒,但都还跟没事儿人似的,唯一的区别是声音比刚进来时又提高了十几个分贝。

  龙州市内大大小小的饭店,喝酒的杯子都是3两3左右,3杯酒正好一斤。一般酒量大的能喝2斤,酒量小的一杯就倒。龙州市属于江州省辖区的一个城市,而江州人善喝酒,天下皆知。其实单论起喝酒的酒量来说,江州人比不过蒙古人能喝,论喝酒的猛烈程度又比不上东北人。但是江州人酒桌上的风俗习惯和礼节性的规矩比较多,这些东西有好有怀,有的能让一桌子人增添气氛,有的却又能让人反目为仇在酒桌上操起拳头练起来。

  谢天宇挺纳闷,自己喝了一杯了怎么还没事儿呢?魏勇把第二杯给大家倒上后,王枫偷偷的用眼角巡视了一周后,心里嘀咕道:“酒量还行呀这几个小子,一杯酒下去只是脸稍微变红,话变得多了,没有一个多说话得瑟的。”

  “来,举起手中的杯子,干一口,谢谢你们破费了。”王枫拿起手中的杯子,甚是欢愉,由于酒倒的满,还洒出一些。他心想,再喝完这杯,估计你们就差不多该出洋相了吧。

  谢天宇他们也举起杯,不过谢天宇却伸了伸手让刘金他们几个先把杯子放下,说:“来吧,枫哥,我比你小,但咱的确是不打不相识,我敬你一口。”

  谢天宇一口气喝掉一多半,放下杯子呛得咳嗽起来,身旁的徐华连忙端起茶水递给谢天宇喝。

  王枫一时有些傻眼,心里骂道:“草,你们想轮流跟我喝,那我不得喝趴下。”可是表面上又不能装作不乐意,再说了,两者之间又没有深仇大恨,于是只好举起酒杯爽快的答应道:“好,以后咱就是兄弟,四中就是咱们的。”说完仰头干掉一半,紧接着是一阵叫好声。

  这场谈不上有什么中心主题的酒局,稀稀拉拉却又是个个激情澎拜的足足喝了2个多钟头。王枫毕竟是经常喝酒,所以3杯下去除了脸红之外,走路依旧稳当。而谢天宇这边除了刘金酒量大挺得住之外,其余全部如同寒风中飘曳的孤舟一般。

  在中国,17、8岁的年纪,喝上一斤白酒还没有躺下的人估计不多。

  就在谢天宇他们还鬼哭狼嚎声势震天的喝酒时,四中教学楼的二楼西侧的一间教室里,彭娇娇正心事重重的翻着一本《读者》。看似在看书,可是这本书已经被她来来回回翻了10几遍了,你要问她都看到什么内容了,她肯定摇头不知。

  二楼最东侧的另一件教室,周梦然正在听李娜给她讲今下午学校门口发生的事情。

  “你下午去哪里了?哎呀,可精彩了。听说艺术班的那女的是谢天宇的女朋友,两人为抢女人打了起来,唉,没有打,差点儿就动手了。谢天宇现在没想到这么厉害了,刘金、张鑫都跟他混呢!就像今天这事儿,谢天宇都没上前,刘金、张鑫、徐华、魏勇、钟明明、谭大伟几个就给他摆平了,还把跟他抢女朋友的那小子踹了一脚。唉,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呀!”李娜说的唾沫星子横飞,边说还拿过周梦然手中的“上好佳”虾条送进嘴巴里,全然不顾听者周梦然瞬间变得发青面孔。

  “我怎么不知道谢天宇有女朋友呢?!以前我跟他同桌时也没见他写过情书呀!奇了怪了。”李娜抬头望着天花板,有些奇怪,就跟她不知道谢天宇有女朋友会影响她学习似的。

  周梦然把整包虾条推到李娜一边,“你吃吧,我不吃了。”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你干嘛去?”身后传来李娜的声音。

  经过上次学校门口的一次没有枪声的战役之后,谢天宇的名气迅速在四中崛起了,有羡慕追随的,也有暗中挑刺的。

  王大波就是属于暗中较劲的一种,上次吃了亏,怎么着也得把仇报回来,大不了不上学了。他心里是这样想的,这种家里有钱的孩子,一般性格都很倔强,吃不了一点儿亏。

  这天晚自习,他买了一盒硬中华揣在兜里来到了杨城所在的教室,伸头进去没看见人影。心想他娘的肯定又去抽烟去了,于是他转身下楼往厕所走去。

  自从上次发生这件事之后,王大波就没有找过杨城,他恨杨城恨得牙痒痒,比恨谢天宇那帮人都严重十几倍。可是恨归恨,表面又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在四中还得指望他给撑腰。

  走到操场旁边的水泥路上,他看见杨城还有3个人正晃悠晃悠的往他这边走。他咳嗽了下,疾步往杨城那边走去。

  “城哥,抽根儿烟去吧?!”

  杨城看见是他后,揉了揉耳朵,说:“抽完了,回去学习去,再抽就晕了。”

  身后的几个小弟听见“学习”二字从杨城嘴巴里说出来后多了几份喜感,于是在后面咯咯的笑,王大波也跟着谄媚的笑。

  “我这有好烟,瞧,中华。”王大波看见杨城说话不冷不热,生怕他万一不理自己再走掉,于是迅速从兜里把中华逃出来拆开。

  杨城晃着腿双手插袋,哼唱着陈奕迅的《十年》,看见王大波拿出红盒的中华时,眼睛放光。在那个年代,抽中华的能有几个?非富即贵,更别提几个高中的毛孩子,能抽根儿10块8块一盒的烟就不错了。

  “我操,中华,拿来尝尝。”杨城右手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来伸到王大波旁边,一副理所应当的架势。

  王大波自己拿出一根儿,然后把那一盒直接给了杨城。

  “走,城哥咱去厕所抽去。”

  杨城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心里明白王大波买这盒中华烟给自己的用途,所以他也没有迟疑,转身便朝厕所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