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波心里这个憋屈呀,没想到搬来的救兵却和别人一伙。同时他又感到纳闷,这个宇哥是谁呀?!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连城哥都得服软。算了,事到如今,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报仇也不晚。

  想了想,他闷闷不乐的走到站在徐华弟兄们身后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的彭娇娇面前,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娇娇,哦,不对,嫂子,对不起。”

  “好了,自己兄弟,为这件小事儿再闹得脸红脖子粗的让人笑话,不打不相识,有空一起喝酒。”刘金眯着小眼睛,在王大波身后轻轻的拍了几下,然后又和杨城握了握手,一场风波就这样化平了。

  “都散开,都散开,我看是几年纪的在这里闹事,告诉你们班主任去,这个学期量化分全部扣除。”这时,传达室的保安很适合的出现了,扯着嗓子像是被人踩着脖子似的。

  看到保安来了,杨城一挥手转身带着几个兄弟离开了,刘金也不想再惹事,几个兄弟甚是默契的混入人群,一同朝一直站在外围的谢天宇走去。

  周围本来站满的如同看拉阔演唱会一样的观众在此刻也忽然消失干净,学校门口一下安静了起来,只剩下站在原地还惊魂未定的彭娇娇跟她的眼镜闺蜜。

  穿着蓝色制|服的保安,手里拎着橡皮棍不是很着急的走到彭娇娇面前问道:“这位同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是几班的,我找他们班主任去。”

  彭娇娇懒得搭理他,拽拽旁边的眼镜姑娘示意想离开这里。眼镜姑娘也被刚才的阵势吓住了,被彭娇娇一拽,才如梦初醒。

  “同学,需不需要帮助,不要害怕,尽管告诉我。”30多岁的保安大叔面带微笑,不依不饶的询问道。

  “帮你妈个头呀!人都走了你才来。”眼镜女瞪了保安一眼,拽着彭娇娇离开了。

  保安被这小妮子突如其来的呵斥惊得呆着了,当几秒后他回过神后,俩小姑娘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有病呀,脾气还不小,别让我再遇见你俩,非得告诉你们班主任。”

  保安发牢骚的嘀咕完后,从兜里掏出一根儿哈德门点上,站在传达室门口抽了起来。

  远处的谢天宇他们看到这一幕后咯咯的笑了起来,没想到刚才一直闷不出声的丫头片子连保安都敢骂,真是牛呀。

  其实,四中的保安以前还算正直、勇敢,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会第一时间阻止和处置的。可是如今学生冲动、顽皮不顾及后果,有一年就是因为在校门口打斗,一保安碍于在校门口影响恶劣出来训斥,结果被拿劈刀的兽|性大发的学生砍成重伤住进医院。再后来,这件事儿一传十十传百,渐渐的,这里的保安都变得圆滑了,大事儿躲在屋里,小事也得瞅准时机再出来收尾,就像刚才发生的那样。

  刘金家的如意酒店,谢天宇弟兄7个正在看一部法国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经过刚才在校门口发生的事情后,个个都精神饱满、趾高气扬。

  “他娘的,杨城这货你们说是不是想讨好我们?”徐华点上烟,吐掉一嘴的瓜子皮。

  钟明明刚要点烟,却被谭大伟从手里迅雷之势夺了过来放进自己的嘴巴里,说:“管他呢,操,不服咱就打。”

  谢天宇从进到刘金家就没怎么说话,加上这部电影又情节紧凑,让他腾不出说话时间,可是旁边的聒噪又让他不得不说了句:“好了,看电影。”

  电影中的Leon戴着圆形的墨镜,头上一顶瓜皮小帽,又长又大的风衣搭配虽然不是很帅的那种,但绝对是酷毙的一类。

  接近两个小时,电影演完了。

  “太牛逼了,太牛逼了,尿性。”徐华抽出红塔山给哥几个一人一根,掩饰不住观影后的激动。那个年代他还不知道有“豆瓣网”这么个网站,要是知道的话非得热血沸腾的申请个账号上去写一篇影评。

  谢天宇拿着烟,魏勇帮他点上,他却没有急着抽,而是一直在思考着剧中的小女主角Mathilda说的那句话:生命如此艰难,是不是只有童年才这样?

  “再看不?还有个美国的《X战警》。”刘金站在电视旁边,拿着一摞光盘。

  谭大伟眯着眼睛,摆了摆额头上的卷曲的长发,说:“有没有三|级的?放点刺激的看。”

  大家哄笑起来,笑的谭大伟一脸羞红,只顾闷头抽烟。

  这时撒尿回来的张鑫进来说:“哥几个,王枫来了。”

  刘金把光盘放进电视柜的抽屉里,说:“走吧,想吃啥待会儿尽管点,既然在我家,就我请客。”说完后他又想起什么,转头对谢天宇说道:“待会儿尽量说话客气点,别板着你的臭脸,呵呵,以后这个人咱还能用着,对吧?”

  “还有你们,待会儿该点烟点烟,该倒酒倒酒,对他客气点儿。”对谢天宇说完,刘金又不太放心的对另外5个兄弟嘱咐一番。

  那天晚上跟王枫在厕所里抽完烟,走时刘金答应了请他吃饭,后来谢天宇哥几个一合计,就约在了今天。刘金又自告奋勇的说去他家吃,还不用花钱。谢天宇让弟兄们凑钱,但刘金说了句让大家非常感动的话:“这件事是我们弟兄7个人的事儿,我们都有责任来承担和共苦,哪怕是挨刀也得7个人一起,但是我跟宇哥得比你们多挨几刀。吃饭这件事儿,我家里有这个条件,就我来请吧,咱们是拜把子的兄弟,以后路还长,享福或坎坷都还多,从现在开始就计较一顿酒的话,那以后还不得累死?”

  刘金让他爸给留了个包间,8个人正好坐满一桌。

  王枫坐在中间,谢天宇和刘金分左右主次做好,往下依次是徐华和魏勇他们。

  王枫抽着烟笑呵呵的说道:“草,你们这是鸿门宴呀!来这么一群人,待会儿我还敢不敢吃?敢不敢喝?”

  f@酷匠w网正版首。H发Y

  大家都跟着呵呵的笑,谢天宇也是满脸微笑,看不出一丁点的不满意。

  “瞧枫哥你这话说的,这不人多热闹嘛,这几个兄弟都是在一起玩的好的,坐在一起认识认识又能多喝几杯,何乐而不为呢!”

  “你们7个喝我自己,那我不得喝吐血?”王枫虽是埋怨,但脸上却挂着和气的笑容。

  刘金喝了口茶水,笑呵呵的说:“不不不,咱随意就行,没你想的那么坏,哈哈。”

  包间里忽然又是一阵儿哄笑,要是从外面冷不丁进来一瞧,还以为一帮久违碰面,或者是交情甚好的朋友聚会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