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男再一次用凶狠的眼神鄙视了一遍徐华,却没有动手,再sb他也能知道深浅,对面6个人,自己这边就一个人,他可不想被人打破相。但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又不能掉了面子,虽说已经掉了,但是在哪儿跌倒就得在哪里爬起来,怎么着也得把这个面儿给捡回来。

  “你们几个等着,别走,千万别走,爷今儿就得弄死你们。”长发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白色的翻盖手机。

  “擦,狗日的还有手机呢!”一直不说话的刘金笑着咧开嘴巴,小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眯得更小了。

  长发男打完电话后气势更加嚣张,指着刘金他们喊道:“爷今儿搞对象你们还阻拦,草,真是瞎了眼了,你知道爷谁吗?高二高三你们打听一下去,王大波,波哥,草,今儿非弄死你们这几个逼|养的。”

  长发男一报出自己的名字,刘金兄弟几个噗的笑了出来。

  ^更O新最¤》快/j上WO酷"匠7J网

  “大波儿?你丫波儿哪儿大啊,呵呵。”好看港台片的钟明明此话一出,兄弟几个笑的更厉害了。

  “笑个几把,妈了个|逼的。”

  人群中也有一小拨悟出笑点的人跟着咯咯的笑,当听见王大波的喊骂后一下都收紧了自己的笑容,生怕再笑的后果是被王大波报复。唯独只有刘金这弟兄几个还在咯咯的笑,谭大伟更是应景的掏出烟给弟兄们一个个的点上,一边点还嘿嘿的笑着。

  王大波是高二的,跟杨城混,之所以如此嚣张就是因为家里有钱,他爸在龙州市做建材生意,家里就他一个独生子,所以他爸每月给他的生活费挺多的。他用生活费来讨好杨城,买烟、请客、手机充值都是他负责。杨城又是跟王枫混的,每当杨城请王枫吃饭时就叫上王大波跟着一起,当然主要是叫他付账。就是这样,王大波便嚣张起来。其实,关系说简单点就是这样,杨城看着王大波口袋里的钱,可王枫看着的却是杨城和王大波俩人口袋里的钱。

  “你妈|逼嘴巴干净点儿,你搞的鸡毛对象啊!这是我们宇哥的马子。”徐华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夹着烟抽了一口,歪着脑袋,那范儿绝对的够痞。

  身后的彭娇娇脸上一阵惊讶一阵恐惧,惊讶的是她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时候成了“宇哥”的马子,恐惧的是她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因为自己引起的一场打斗。

  王大波刚想说话,忽然看见人群被推开一条路,杨城带着4、5个小弟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这下他像是溺死前看见了救命草一样,张牙舞爪的冲徐华他们喊道:“草尼玛|逼的,你他|妈宇哥算个屁呀!”说完跟条哈巴狗似的走到杨城旁边谄媚的说:“城哥,就这几个逼样的打我,麻痹的牙都快掉了。”

  刘金弟兄几个看见王大波喊来的救兵是杨城后,心里倒是轻松了不少,这个前两天刚被他们在班级里揍过的“朋友”估计伤还没好利落,今天却又来装大尾巴狼,真是让他们哭笑不得。

  杨城走进人群中已经被站在不远处法桐树下的谢天宇看见了,他无奈的笑了笑,心想看来这四中来来回回就这几个人,看样子高二的领头羊就是杨城了,可是他不照样也被我在教室里一顿群殴吗?

  人群当中,彭娇娇有些焦急,这持续升温的局势在她眼里着实担惊受怕。这件事是因为自己引起的,要是他们打起来把事情闹大,学校里给处分的话肯定也有自己一份。虽然自己是被伤害的人,可是到了老师那里又怎能说清?

  她无奈的向人群外围望去,她想寻见那个能让她在此刻踏实的身影,可是都怪自己是个女生,身高没有那么高,除了黑压压的人头和天空她再也看不见谁了。

  彭娇娇的小脸急的通红,略带埋怨的心里嘀咕道:“还宇哥呢!都不知道来帮帮我,哼。”

  杨城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说话,大拇指伸进耳朵学《古惑仔》里的陈浩南那样挖耳屎,只是那双近似长三角的小眼睛让人有种寒风刺骨的感觉。

  杨城也不傻,他瞧见对面就是前两天打了自己不但没有道歉甚至连枫哥出面都没能够替自己出气的那群家伙。如果照平常的话他肯定会二话不说,冲上去一顿死磕,不但出了气,还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冲冲威风,提高一下自己在四中的名气。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儿他却理智不少,站了半天愣是没有开口。

  一向心狠手辣打架从来不考虑后果的杨城,认识他的人都把他比喻成一只残暴、凶狠看见猎物就会发疯一般上去撕咬的豺狼。可是今天却让王大波感到奇怪,都几分钟过去了,杨城只是用眼睛看着对方,却未曾有动手的迹象,这让他多少有些郁闷。

  圈子外围,就在谢天宇想走进去谈谈的时候,他看见刘金朝杨城走了过去。谢天宇刚要迈步的腿又收了回去。他心想,就让刘金去处理吧,反正即便自己过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况且,这件事说白了是自己的兄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要说有责任的话,那也是自己随口说了句那姑娘漂亮而已,为这么件事双方再次激起仇恨,不知道值不值得。谢天宇这样想着,脑子里觉得有点儿凌乱。

  此时,令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杨城看见刘金朝自己这边走来时,他立马换了一个微笑的眼神也往前走了起来,当俩人离得很近时,按理说应该停下开始谈判,可杨城却张开了双臂摇头晃脑一种犹如多年不见的好友一样抱住了刘金。

  刘金有些惊讶、有些恶心,可他毕竟是很圆滑的一个人,立马也学杨城一样张开了自己的双臂抱住了杨城,一边拍打着脊梁,说:“哎呀,自己人呀,误会。”

  “是呀,是呀,都怪我的小弟不懂事,净他吗捣乱,破坏咱们之间坚固的哥们友情。”杨城说这话时如果单从外表来看,还算诚恳,可谁知道他阴暗的心底有什么想法。

  谢天宇又点上一根儿烟,可是当看到这一幕时,他左手食指跟中指间夹得红塔山差点儿掉地上。“他娘的,这是闹的哪出,净整些幺蛾子,人面兽心。”谢天宇自言自语,恨不得想冲进人群中间,去踹那恶心的杨城一脚。

  王大波看见这一幕差点儿惊讶的坐地上,心里嘀咕道:“我操,这是什么路子呀!”

  正当刘金和杨城还缓缓的拍打着对方的肩膀“柔情蜜意”时,徐华往前一步指着王大波对杨城还算客气的说道:“让你小弟给我宇哥马子道歉。”

  刘金和杨城这才停止,各自撤回双臂,脸上依旧挂着示好的笑容。

  王大波本来瞧见这俩人拥抱就气得牙痒痒,这下好,人家还让自己道歉,顿时火冒三丈。他疾步走到杨城面前,面色紧绷。

  “城哥,揍他们,下个月我给你换部索爱40和弦的新手机。”

  “闭上你那破嘴,净他吗惹事,宇哥马子是你泡的吗?还你麻痹的跑到学校门口来,次奥,赶紧给你嫂子道歉然后滚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周末愉快!!!码字不易,给俺些动力吧,打赏啊打赏啊!追书吧朋友们,赶紧来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