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的下午又是全校的开放日,学生们犹如在笼子里困久了的小鸟,铃声一响便冲刺般的飞出四中的校园。

  在热闹拥挤的学校门口,谢天宇这哥7个正抽着烟站在一颗法桐树下,过往的学生有的投来羡慕的眼神,不过有几个小女生却投来的是鄙视的目光。

  “瞧那几个,跟小痞子似的,不过中间那个长得还挺帅。”一个戴眼镜扎马尾的女同学瞥了几眼谢天宇,忽然有点儿花痴的样子。

  “娇娇,如果找男友你会找那样的吗?”戴眼镜的女同学转身看了眼挽着自己胳膊的好朋友,边走边问。殊不知她问这个问题时,这个叫娇娇的女同学心里忽然开始乱颤起来,脸上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羞涩的红晕。

  “嗯,你说,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到货了吗?”被眼镜女同学称作娇娇的女孩子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眼镜女同学有些泄气,嘟囔道:“真是答非所问,我晕。”

  这两人没走几步,忽然一个面容清秀,留着长头发的男生像是鬼一样的站在了她俩的面前。突然眼前多了一人,把这俩女同学吓得“啊”的尖叫了一声,同时也驻足了脚步。

  “你是人是鬼呀,吓死我了。”戴眼镜的女同学一边拿手上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眼神里全是恨意。

  不过这位长发的男同学根本就没有搭理她,眼睛温柔似水,斑斓不惊的盯着她旁边这位叫娇娇同学。这让戴眼镜的女生更加加剧了自己心里的恨意,气得她直接用手推了下面前这位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男生,说:“走开,走开,别耽误我们出去散步的时间。”

  女生毕竟是女生,力气小的如同蚂蚁一般,这位男生连一公分的脚步都没有移动,只是身子如同被微风吹起的柳枝一般,轻微的动了一下。

  “娇娇,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一直都拒绝我呢?我给你写了99封信你为什么一封都不看,都不回呢?你能看着我,跟我说说理由吗?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要你直接亲口跟我说,你看着我。”长头发的男生说出这些话后,吓得旁边戴眼镜的女生有些惊讶,她在小说和电视剧看到过的情节没想到会在自己身边发生,虽然人家不是对她表白,但此刻她的心却在噗通噗通的跳,脸色也在刹那间变红。

  这位叫娇娇的同学是高二艺术班的彭娇娇,也是站在宿舍楼里,看着谢天宇用凉水冲脸反而矛盾起来的女生。刚才一走出校门,就被自己的好朋友指着谢天宇问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好不容易躲过去这个让自己纠结的问题,心底还没有抚平时却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不男不女的男生,真心让他觉得好烦。

  更新最S●快K上R酷匠G网$5

  “不喜欢你。”彭娇娇语调平淡,却是掷地有声。说完时刚好一阵初秋的凉风吹来,她额头的刘海被吹得有点乱,就在她拿手抚顺的时候,却被谢天宇看在了眼里。他忽然想起一句不知道在什么书里看见过的诗词: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于是他自言自语说道:“这个姑娘不错。”

  谢天宇嘟囔的话正好被谭大伟听见,他摆弄了下耷拉在自己额头上卷曲枯燥的头发看着谢天宇问道:“宇哥,你说什么?哪个姑娘不错?”

  由于他是看着谢天宇,所以他的眼神也顺着谢天宇追随望去。

  此刻,不偏不巧,由于求爱受挫,被无情的拒绝,站在彭娇娇面前的男生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有点儿哭腔的表白道:“我爱你,我喜欢你,你别这么无情,我真的受不了,真的很难受,我不想这样。”

  彭娇娇显然没见识过这种局面,况且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虽说自己打小就长得乖巧漂亮,从上初中开始就接受过表白和情书,可是都没有像今天这个不男不女的这样疯狂过,竟然还抓住自己的手。

  她想迅速抽离自己的手,却是用尽力气,都无能无力,手腕都生疼起来。

  谢天宇这边,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彭娇娇那边,除了谢天宇,其余兄弟6个都是心怀鬼胎的笑了起来。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一场好戏的开始。

  谭大伟双手撑在脑后,悠闲自在的感叹道:“唉,有好戏看喽,宇哥,你不打算英雄救美吗?”

  没想到谢天宇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从兜里又拿出一根烟点上,双眼望向了天空。

  “走,哥几个,宇哥看上的马子,竟然有人敢欺负,我去,平事儿去。”谭大伟忽然站直了身子,义愤填膺,倒是刘金他们有点儿惊讶,忙问道:“什么时候看上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也难怪,刚才谢天宇自言自语时就唯独谭大伟一个人听见了,然后又是他一个人看见的谢天宇盯着彭娇娇那边看,其余5个人只顾抽烟谁都没有注意。

  “刚才看上的,走。”谭大伟走在前面,刘金、钟明明、徐华、魏勇、张鑫也扔掉烟跟在后面,谢天宇本想阻拦,可是看见那边的局势愈加激烈便摇了摇头继续站在原地抽烟,他何尝不想帮那个姑娘一把呀!虽然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件事就发生在学校门口,正好又是一周一次的学校开放日,全校的学生都从这里经过,不一会儿便集聚了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同学。他们窃窃私语,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都已经做好准备要看一场精彩的“电影”。

  彭娇娇羞得满脸通红,像是深秋熟透的苹果,给她姣好的面容上增添了一份属于17、8岁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妩媚。

  “你放开她,流氓,快点儿放开她。”彭娇娇旁边的眼镜女生看不下去了,她本来觉得被人表白这件事儿是很浪漫的,可气的是并没有发生在她身上。本来她就羡慕嫉妒恨的上火,加上这个男的又拽着自己好姐妹的手,更令她火上浇油。

  似乎严厉的呵斥对这个长头发的男生并没有起到震慑的作用,反倒是更加助推了他求爱的勇气,只见他瞬间单膝跪地,眼睛里柔情执着的目光丝毫没有因为周围人的耻笑而感到害羞。

  就在这个长发男生即将亲吻彭娇娇的手背时,忽然一阵凉风袭来,他感到嘴角有些生疼就倒在了地上。

  彭娇娇和戴眼镜的女生“啊”的一声往后退了几步,吓得俩人都张着嘴巴却说不上话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心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呀,早知道还不如在教室里复习功课呢!

  踹这一脚的是徐华,东北回来的就是野路子,谢天宇看着都有点儿担心,把人家的牙踹掉了可不就破相了嘛。

  别看这长头发的男生有点儿不男不女,可是脾气还是挺冲的。刚才在彭娇娇面前求爱没有成功受到的委屈,一机灵爬起来便要动手。

  “谁踹的?草,谁!”他站起来擦了下嘴角的血,眼神里满是凶狠。周围看热闹的同学瞧见他的面容都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可是又不想错过精彩的瞬间,没有经过排列,他们便围成了一个圈。于是,这个圈里就成了对峙的两个方队。第一方队是以刘金为首的弟兄6个站在了彭娇娇的面前,第二个方队显而易见,就只有被踹的那个长头发。

  “草你麻痹的,我踹的,喊鸡毛喊。”脾气最冲的徐华往前走了一步,恨不得掐死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