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问这个问题把谢天宇难住了,到底谁是大哥呢?其实他刚才心里也在揣测这个大哥是谁,在他心里,他觉得刘金比较合适,而徐华这么着急的问他,他让他有些回答不出来。

  “你他妈都宇哥宇哥的叫着了,还问个屁。”刘金笑呵呵的看了眼徐华,又看着谢天宇。

  谢天宇有些脸红,甚至是害羞,今天这样的场面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就是呀,就宇哥了。”徐华嘿嘿一笑,对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点儿不好意思。

  酷!匠M网8g永久免费y看~R小}.说

  刘金举起右手,大声的喊道:“选谢天宇当咱大哥的举手。”此言一出,其余5个人齐刷刷的都举起了手。

  谢天宇只是盯着地上的香烟,没有看他们举手的样子。刘金说了句“你也举手啊,要不不是全票通过啊,哈哈。”大家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初秋的旭日像熟透的石榴一样,火红火红的,阳光透过即将衰败的枝叶打在他们7个人身上,稚气刚刚从他们脸上褪去,迎接他们的将是旭日阳刚一样的似火年华。

  按照他们简朴的拜把子仪式确定了谢天宇为他们7个人当中的老大,后面依次是刘金、徐华、谭大伟、张鑫、钟明明和魏勇。

  往教室走的时候,徐华说:“咱这个有点儿简单,宇哥,你看啊我在东北的时候我们都喝鸡血。”

  他这么一说,谢天宇感到嗓子眼里有点儿恶心,要是用手捅进去一扣的话,刚才吃的包子肯定吐出来。

  “不用那么血腥,即便简单,咱也是生死与共的弟兄了,你们能看重我叫我一声大哥,我这条命就是你们的了。”谢天宇说完,舒了口气,他的内心里有着以前从没有过的一种酣畅感。

  “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刘金一改往日嬉笑怒骂的贱脾气,脸上闪过的严肃,让其余6个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在心底默默的涌起了一丝震动。

  晚上第一节晚自习刚刚开始,曲振飞走进来背着手转了两圈,巡视了一下纪律后就走了。教室里渐渐的又开始热闹了起来,回头说话的,传纸条搞对象的,好不热闹。

  张鑫站起来严肃的说:“大家都小点儿声,别影响其他同学学习,都自觉一点。”

  说完后教室里瞬间声音变小了,可是持续的时间并没有5分钟,赶大集的氛围又开始了。

  谢天宇咯咯的笑,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呀,五弟的力度不够啊。”他说这话时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谭大伟听到后也乐了,说:“就是呀,他应该拍下桌子,站起来怒喊。”

  这哥俩正聊着呢,教室的门被打开了,全班同学立即低下头翻起了书,都以为是曲振飞来了,一个说话的都没有了。

  “谢天宇,你出来。”说话的是个学生,站在门口没有进来,说完就退到们外面了。

  谢天宇这哥几个忽然来了精神,“杨城那傻b派人来找咱了。”刘金直了直腰说道。

  “草,我去了,你们别出去了。”谢天宇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不苟言笑。

  刘金说:“不行,一起,他后面有许多人肯定。”谭大伟也跟着说:“二哥说的对,你不能自己出去,咱一起去。”说完,谭大伟第一个站了起来。全班的视线齐刷的聚集在了教室的最后面。

  谢天宇弟兄7个浩浩汤汤的走了出去,教室里一阵骚动,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始嘀咕起来。

  “谢天宇肯定又去打架去了,上次揍高三的那次挺狠的呢!”说这话的是李娜,她正说给她的新同桌并且又是6班的班花周梦然听。而此时的周梦然正托着脸冲着谢天宇离开的门口发呆,刚进高二时她就对谢天宇产生了好感,不过这种喜欢,让她一直埋在了心底没有表白出来。上次跟李娜打赌赢零食的就是她,不过她虽然输了,可她一点儿都不生气,因为她想从李娜这里得到关于谢天宇更多的私事。

  谢天宇他们一出来,就看见拐角的黑暗处站了几个人,不过前面站着的不是杨城,而是一个看起来眼睛很大,不是很凶狠的人。杨城却站在了他后面。不用多想,此人肯定是杨城找来的帮手。

  “你叫谢天宇?”这个眼睛很大的学生往前走了几步,指着站在最前面的谢天宇问,语调很平和,不像是来打架的。

  谢天宇也往前挪了一步,客气的回答道:“嗯,就是我,谁找我?”

  “你他吗的尊重点儿,别那么狂,这是枫哥。”杨城走上前凶狠的指着谢天宇,看来这一整天都还没有消气。

  这个被杨城尊称为枫哥的人对杨城刚才的话有些不悦,转头对他说:“你靠后吧,这事我有我的处理方法。”杨城倒是挺听他的话的,两只手左右拨弄了下额头上的头发,跟个汉奸似的退了下去。

  谢天宇心想“这谁呀!枫哥枫哥的管我屁事,要打就打,不打我就回去睡觉去。”他真的懒得理这些人,在他眼里,谁不服气无所谓就是单挑或者群架,谁赢谁服谁。

  “我叫王枫,高三的,现在四中是我说了算,杨城是跟我的,你们既然打了他,就要拿出相应的赔偿,我也不想看到你们高二的互相打来打去,多乱。”他说的很平静,大家听的也比较平静,现场没有看到一丝将要开战的火苗。

  “操,你吗的又是赔偿,怎么高三的光知道认钱呀!”谢天宇心里哭笑不得。其实他并不知道,在四中每天闲着没事打架的都不是聪明的坏学生,那些智商高的都已经开始收保护费了,他们不打架,如果是打架,那也是为了钱。他们不像谢天宇、杨城这样的学生似的,只是为了看谁不爽就打破头,或者是为了个姑娘。

  “杨晓华干吗去了?”刘金一直没有开口,其实他知道杨晓华被开除后准备当兵去了,他这么问,也是带着挑衅与不屑,其实在他心里他问的是“草,你算屁老大,杨晓华刚走你就出来装逼。”

  王枫听到刘金的问题,先是一愣,继而缓了缓说:“你认识华哥?”

  其实杨晓华没走前,就是四中的老大,王枫是跟着他混的,也是拜了把子的。

  对于杨晓华,刘金是认识的,都是一个镇的,初中在一起,偶尔还在刘金家的饭店喝酒。前面提到过,谢天宇相当老实,所以虽说是一个镇的,但是他却不熟悉。

  “认识,我俩光屁股长大的。”刘金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表现,说的很淡很淡。

  听到这句话后,杨城脸上有点儿难堪着急了,他心里想“这是来打架的还是来谈朋友的,操,这仇还给不给我报了。”

  王枫听刘金这么一说,脸上微微展开一丝笑容,身上好像放松了一般,说:“哦,既然你跟华哥认识,咱也就是自家兄弟了,不过,今天你们打了我的兄弟,也得给个交代吧。”

  谢天宇忍不住想笑,因为他听王枫说的这些话怎么觉得像是《水浒传》里面的台词呢!

  杨城看见形式不对,走上前闷闷不乐的说:“枫哥,这事儿不能这么完了,我嘴角破了,牙差点儿掉了,肋骨还疼呢,这仇我必须报。”说完,他狠狠瞪着谢天宇他们。

  通常混社会的在打斗之前都喜欢提人,提到的这个人往往很厉害,打斗的双方都能认识,这样,有时候可以避免一次战斗。在四中也不列外,刘金提了杨晓华,而杨晓华又正好是王枫的大哥,所以,王枫不可能不给点儿面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