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节早读大家似乎都没有了兴趣读书,而是互相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今早教室里刚刚发生的事情。在大家的眼里,谢天宇已经不是刚刚升进高二的那个无名的谢天宇了,自从停课回来之后,他完全变了一个人。其实,这只是一个很俗很俗的故事的开始,日后渐渐所发生的一切,谢天宇这个名字不光是在高二6班里名声鹊起,乃至整个四中,整个桃林镇,整个龙州市……

  早自习结束的铃声响了,谢天宇如同释放一种压抑的情绪似的“呜呜”的吼了一句长声,然后往后倚在了后面的墙上没有说话。

  徐华、钟明明、魏勇也没有急着去食堂吃饭,都走到了谢天宇的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大家都没有说话,班长张鑫走了过来,笑呵呵的说:“行啊,给咱班长脸了,刚才那3个几班的谢天宇?”

  “2班的,臭傻B似的,那天在厕所跟我挑衅呢,我没理他,今天还得瑟着来教室了,太他吗的狂了。”谢天宇脸上的肌肉有些绷紧,说起话来相当激动和愤怒。

  “刚才没揍死他,草他|吗的,装b。”说这话的是徐华,刚才也就是他撇那一个椅子才引起了谢天宇打架的欲望,也点燃了他心底憋屈已久的火苗。

  “就是,真有点儿太狂了,大早自习的就来干架,让不让我学习了。”谭大伟伸了个懒腰,一脸认真的表情,瞬间在大家的“滚吧你”的嘘声中凝结成了一种贱贱的气息。

  “走吧,抽烟去。”谢天宇站起来,吹了声口哨,突然有点儿像个流氓。

  6、7个人浩浩汤汤的往厕所走去。

  张鑫走到一半,突然回头说:“我就不去了,我去食堂给你们打包子吃吧,大家都没吃饭,刚才打架打的也怪累了吧。”

  谢天宇没有开口,他觉得不好意思。倒是刘金和谭大伟挺瓷实的,异口同声的说:“我看行,那就麻烦班长了。”

  然后张鑫转身又往食堂走去,刚走了两步,又回头笑着说:“我艹,不能在厕所吃吧,呵呵,你们抽完烟就去操场南边的小树林吧,在那里等着我。”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跟着哈哈的笑,谭大伟搂着刘金贱兮兮的说:“金哥一会儿你就别去小树林了,张鑫把包子拿来你直接在厕所就着吃就行啊。”

  谢天宇咯咯的笑着说:“那你跟刘金一起吃得了,你俩做个伴。”

  张鑫买回来包子后累的气喘吁吁,没办法,谁让他那么胖呢。

  徐华走上前在张鑫的额头上擦了擦汗,怜香惜玉的说道:“班长大人,你太费心了,瞧把你累的,谢谢啊。”

  他说话时的东北味太浓,尤其后面那模仿范伟在小品里的台词,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7个人蹲在操场尽头啃着包子,有说有笑,把今早上发生的事情都似乎忘记了一样,可是唯独谢天宇的脸上时不时紧蹙着眉头。

  5看《正Eb版f章√w节3上酷匠w网《

  “咱们拜把子吧,咋样,宇哥。”啃着包子的徐华突然开口说道,把谢天宇包括大家的思绪都带了回来。

  刘金看了眼徐华,第一个开口说:“操,太幼稚了吧,这年代还拜把子呀,呵呵。”

  也难怪刘金会这么说,在2000年初那个年代里,拜把子已经很少了,在初中还算多,但是上了高中基本已经渐渐灭绝了。

  谢天宇一直没有说话,谭大伟和徐华他们叽叽喳喳的聊着上初中时的难兄难弟,胡侃了起来。不一会儿大家都不说话了,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把目光转移到了蹲在中间的谢天宇身上。

  谢天宇刚把最后一口包子嚼完,忽然看见大家都盯着自己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都看我干啥,抽烟。”说完,自己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分给他们一人一根儿,自己点上后说:“我提议,谁想拜的就拜,不想的话谁也不许勉强,咱这哥7个还是好哥们儿,只要有事儿我谢天宇还是会第一个挺身而出。”

  他说完,大家已经都点上了烟,瞬间烟雾弥漫了起来。

  “我拜。”徐华站起来举起了右手,情绪比较激动。

  “我也拜。”刘金开了口,后面谭大伟、魏勇、钟明明、张鑫依次也站了起来举起了右手。谢天宇是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他看着大家齐刷刷的右手,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遮住了视线,有点儿雾里看花的感觉。

  “宇哥,你咋还哭了呢,别哭,啊?”徐华笑着又要上前给谢天宇擦眼泪,这着实把大家整的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谢天宇也举起了右手,说:“草,我哪儿哭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说完,自己拿左手擦了擦眼睛,突然又看着张鑫,说:“班长,你就别拜了,你看,我们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你还是班长,我怕耽误你学习。”

  谢天宇说完,谭大伟跟着附和道:“对对对,班长,别连累你啊!”

  张鑫听完他俩的话,有些生气。“你们拿我当兄弟了吗?学不学习跟拜把子有一毛钱关系吗?如果你们不想要我,那我现在就走,你们拜你们的。”张鑫说完放下右手扭头就要走。

  “你脾气还挺大,呵呵,我不是那意思,来,拜。”谢天宇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被张鑫的这种执意要拜把子的情谊打动了,在17、8岁的年纪里,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迅速的感动,而这种哥们儿的义气和不靠物质填充的信任才会让他排山倒海的感动。谢天宇此时有一种莫名的知足。

  “大家把没抽完的烟都插在地上,来。”徐华说完第一个蹲下把烟插在了蓬松的沙子里,大家纷纷效仿。“跪下。”徐华似乎对拜把子这种事儿比较轻车熟路,谢天宇在心里想:“这孙子从之前在东北拜过多少兄弟啊!”想了想,也跟着跪了下去。

  徐华转过头对谢天宇说:“宇哥,咱现在推选大哥吧。”他说这话时江湖气味特浓,一时弄得大家都心潮澎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