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下课后上厕所的同学叽叽喳喳走来的声音,谢天宇对徐华他们说:“走吧,外面聊去,这儿待会儿人多了都。”

  这三个人跟着谢天宇走出了厕所,朝操场那边走去。

  “你去叫刘金去,让他来商量商量。”谢天宇对魏勇笑着说道,表情很和善。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吩咐人家魏勇呢,之前都不怎么说话,可是此刻的情景和自己身上所担的事情竟让自己开了这口。也就是从现在开始,魏勇、徐华、钟明明这3个人已经潜移默化的在心里决定听谢天宇的了,反正学习又不好,打架的话人少又干不过别人,还不如跟谢天宇干。在大多数学校的男生群体里,不论学习好的还是不好的,往往都会向拳头硬的那个人靠拢,这样慢慢就会形成一个圈子或者是一个帮派。跟学习好的搞好关系,你只能填充心灵的空虚和知识的匮乏。而跟拳头硬的混好,则会实惠的避免肉体上受到外界的折磨,也就是不用挨揍。当然,也会附带着享受一点心灵的虚荣心。

  “嗯,这就去,你们等着。”魏勇说完,麻溜的朝教学楼那边走去。

  没有2分钟,三人就远远的走了过来,刘金和谭大伟正好去厕所找谢天宇抽烟,一看不在,又看见操场这儿站着几个人,以为出什么事儿了,所以就往这边走,刚好又看见了魏勇,魏勇跟他说谢天宇找他,刘金就急匆匆的过来了。

  “怎么了?摊上事儿了吗?”刘金手里捏着根儿烟,放手掌上杵了杵,然后才放进嘴里点上。

  谢天宇呵呵的笑了笑,说:“二班的有个叫杨城的认识吗?刚才我在厕所抽烟,他领一帮子人来找我呢,呵呵。”

  没等刘金回答,徐华拿出烟先给谢天宇一根儿,然后又分给其他人,愤愤的说:“认识不认识的也得削他,操。”

  “他找你干嘛,闲的,看来你名声大了,树大招风啊,哈哈。”刘金歪着脑袋眯着眼,嘴上叼着烟就一社会痞子的形象。

  谢天宇和其他人也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群人笑,心里却是不同的想法。在谢天宇看来,自己注定从跟高三的那一架开始一直到毕业也不能消停了,即便不找别人的事儿,别人也会找到自己头上。而徐华、魏勇、钟明明他们的心底正处于烈火燃烧,只差没有找到火源,而如今站在了谢天宇这边,未免会让自己烧的剧烈烧的沸腾,所以,在他们看来,他们太想让谢天宇领着他们去跟二班的杨城干上一架了。如果打输了,还有谢天宇扛着这面大旗。赢了的话更好,他们的名声也会在四中响亮起来。

  刘金把烟从嘴巴拿出夹在手里弹了下烟灰,表情严肃的说道:“刚进高一我跟他发生过小摩擦,他那时跟着咱镇上的杨晓伟混,就高三的那个,之前咱们四中的扛把子,现如今不是当兵去了吗?!那时我就想揍他来着,麻的他找杨晓华出面,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他是挺嚣张的。”

  刘金不急不慢、不温不火的把这话说完,徐华来了劲,说:“麻的那正好这次他来挑衅咱,咱就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爱咋咋地,你看咋样宇哥。”

  此刻,谢天宇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烟放嘴里抽了一口,然后大拇指跟中指夹着一弹,一道火星子的轨迹瞬间在夜空下消失。

  “这事不能着急,过几天再说吧,有上次那事儿,都开了大会了,咱要是主动找他们出了事的话曲振飞不会放过咱们的。”谭大伟这人看起来嘻嘻哈哈,学习不好不坏,但在遇到事情时,他不会冲动,想得周到一些。

  谢天宇听谭大伟这么一说,在心里觉得挺对的。“大伟说的对,这事儿咱先过些天再说,如果杨城再来找我一次,那不用你们说,我自己会第一个干的,臭傻|货跟我装什么逼。”

  U酷匠G网永久^免4I费4看O,小"P说|

  “行,我觉得也对,他再找麻烦咱好好收拾他一顿,让他服咱,哈哈。”刘金说完,大家都哈哈的说对,尤其是徐华他们。

  六个人商量完这事后,谢天宇走在前面,刘金跟他并排,其余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就跟在了后面。一支没有经过策划、编排、约定好的队伍,已经悄悄的站好了队列……

  这些天谢天宇早上吃完饭都跑着来上学,他想锻炼身体,刚开始不骑自行车他爸还纳闷呢,跟他妈说:“瞧这臭小子,是不是嫌弃这辆自行车过时了,都不骑了。”

  “学习不好,还净在学校闹事儿,别想换新车。”他妈表情略显愤怒,表示对谢天宇这个孩子的现状不满。

  虽然天气开始逐渐往秋天过渡,但还是有点热,谢天宇跑到学校已是满头大汗。他趁着早自习还没有开始,就走到操场边上,那里有一排水龙头,平时学校的住校生都是在这里洗衣服的。

  谢天宇打开水龙头把脸伸到下边,一股水流呼啦的冲到他的脸上。“真他妈的爽。”谢天宇自言自语道。

  远处,女生宿舍楼3楼的一个窗户里,一个长发披肩,略带点卷的女生正看着这位冲脸的男孩儿。

  看了一会儿,这女生咳嗽了几下,她急忙拿起手中的杯子喝了口热水,等再看过去时,谢天宇已经抬起头拿手擦了把脸,然后使劲甩了甩手上的水朝教学楼走去了。

  这个女生叫彭娇娇,是高二艺术班的,学的是美术,今天感冒了,所以没有上课,而是在寝室里养病。虽然他不跟谢天宇同班,但是那天谢天宇在食堂跟高三的那俩人打架时她在现场。她不明白谢天宇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爆发力,同时他又感觉谢天宇是一个暴力的男人,兽性十足,令她产生畏惧。可是晚上她睡不着的时候,谢天宇那天的举动又偏偏在她眼前浮现,她觉得谢天宇像一个明星,而自己却想不出是哪一个明星,她又觉得谢天宇是一个很有男人味的男生。这样,彭娇娇反倒是矛盾起来。

  正所谓情窦初开,中学时期的女生,自己心里难免都会有一个崇拜的偶像,每天在心里守着自己的偶像花痴般的迷恋,想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哪怕只有一个读者,俺也不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