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说完,正好刘金和谭大伟从厕所抽完烟走了过来,谢天宇再一次冲李娜坏笑了一下,然后又朝刘金和谭大伟挥了挥手,潇洒的说:“走,上课去。”

  看着谢天宇他们渐渐走远,李娜待在原地缓不过神来,刚开始她以为谢天宇要发火,可是没想到谢天宇竟然告诉了她实情。忽然她僵直的脸瞬间咯咯的笑了出来,她的眼睛里仿佛看见了一大堆可以供她吃一个月的免费零食了……

  有了李娜和其他几个好事的女同学的传播,谢天宇找人复|仇高三那两个体育生的事儿瞬间传遍了高二六班,当然也开始渐渐的向其他班级传去。

  谭大伟埋怨谢天宇一时冲动,对李娜说出了事情,这样万一被开除怎么办。谢天宇却很镇静,其实,他当初选择告诉李娜实情时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反正这只是同学间的传播,可靠性并不是很高,老师即便相信学生之间的谣言,可并没有当时在场的证据,所以,他相当的镇静。

  更p新最6快#d上I,酷◎匠网sn

  自从看那天完整的看了一部《古惑仔》之后,谢天宇觉得自己应该像个真男人一样了,做的事儿就敢去承担,就算天塌下来,自己也不要晃,冷静对待,果断处理。可以说,《古惑仔》这部电影,让谢天宇像是经历了一场思想上的洗礼,也是他日后逐渐成熟的一部启蒙电影。

  这些天上课谢天宇老是感觉不对,因为班级里的同学都对她很客气,不论男女,尤其是男同学,有事没事就叫着谢天宇去厕所抽烟,而且把一整盒的烟都往他的口袋里装,显得尤其大方。

  一开始他自己并没有发觉是什么原因,后来刘金拍着谢天宇的肩膀说:“小子,你现在牛逼大了,你看,都有人开始讨好你了,你冒着被开除的风险把找社会上的人来打人这件事说出去,知名度打开了,就为了收几盒烟,哈哈。”

  刘金这么一说,谢天宇恍然大悟,他一下明白了为什么班级里的人都对他这么客气,原来是想巴结他,尤其是那几个调皮的学生。

  这天,晚自习还没有下课,谢天宇又揣起烟起身走了出去,身后是整个班级绝大多数人的眼光注视。

  刚撒完尿,班级里另外几个同学就跟着进来了。

  “来来,抽我的,八喜。”说话并递给谢天宇烟的这个叫钟明明,胖乎乎的,是他们班里最胖的了。

  另外两个一个叫魏勇,另一个叫徐华,都是班里的垃圾生。学习不好,但是不怎么惹事。

  钟明明给谢天宇点上烟后,又分给徐华和魏勇一人一根儿,但是并没有给他俩点上。

  谢天宇有些受不了这种待遇,之前抽烟都是自己来,抽自己的,而现在却抽着别人的好烟,还得别人给点上。

  他抽了两口八喜烟,说了句:“草,这高档烟跟低档的就是不一样。”说完,另外三个人就跟着哈哈的傻乐。

  “咱班里一下出来4个,待会儿曲振飞回去一看少了这么多人,肯定得疯狂。”谢天宇站在厕所门口边上一点,往外看了看,然后对其他三个人说。

  钟明明胖乎乎的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说:“疯不疯的呢,管咱什么事儿。”

  “他女儿发烧打针去了,我晚上吃饭时看见他跟他媳妇儿抱着儿子往学校外面走呢,听那伙房大叔说曲振飞女儿发烧去医院啦。”说话的是徐华,徐华之前在东北待过几年,高中后又转学回来,所以说话时总是带着东北味。

  四个人正抽着烟谈天说地呢,这时从厕所另外一个门口走进来3、4个人(男厕所跟女厕所一样,各有左右两个门可以进),为首的一个前面头发挺长,盖住了眼睛,后面的却很短。这帮人正是高二体育班的,平常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上课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有或无都非常扯淡的东西。

  这帮人进来后就一人点上了一根儿烟,谁都没有说话。谢天宇并没有太注意他们,以为他们也是来抽颗烟上个厕所的,所以又继续跟自己班里的同学聊了起来。

  “谁叫谢天宇。”忽然对面那个头发遮住眼睛的男生往前走了几步,后面那几个紧跟在后面。这个厕所总共也就是有15米的长度,他们这么往前走了几步,离谢天宇这几个人还有5、6米的长度。

  谢天宇先是一愣,心想自己经常跑这儿抽烟,还没人找过呢,今天这些人找自己干嘛呢。于是,他抽了口烟,也往前走了两步,说:“我是,怎么了?”

  看见谢天宇往前走了两步后,钟明明、徐华、魏勇也跟着本能的往前挪了挪,站在了离谢天宇不到一米的身后。

  “你就是啊,咱高二级部的现在就属你最牛|逼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长头发一脸坏笑,往外吐烟雾的时候还歪着脑袋,一看就是找茬的样子。

  谢天宇没想到找人打高三的那俩人的事情传的这么快,肯定是李娜和打赌的几个女生传出去的,加上班级里的男生对自己都那么客气,难免有眼红的。在学校里就是这样,好事没有人找你,坏事不用宣传便会有人找上门。尤其是对于那些不正经学习,只想当老大教训不服气的学生的人来说,谁屌就得找谁的事儿,看谁不服气也得教训一下。眼下,谢天宇正是成为了这种被人教训的学生。

  既来之则安之,他不想跟这帮人计较,毕竟人家又没有骂自己打自己,于是呵呵的笑了笑,说:“哪里,那都是班里同学们造的谣,胡说八道。”说完,把抽完的烟屁股扔进了粪池里。

  “造谣也得有个依据啊,你就是太得瑟了,狂厉害了,要不谁没事蛋疼闲的给你造谣啊,对不对。”长头发的突然话锋一转,像是一个长者在教育一个不起眼的小孩子。

  后面还有一个人跟着说了句:“狂个毛,草,揍轻了。”

  谢天宇听出他们这帮人的意思来了,当然,自己心里的怒火也开始燃烧了起来。“狂不狂,跟你们没有关系,你是来教训我吗?这个,用不着吧。”

  虽然心里非常的气愤,但他说起话来还是相当的随和和淡静。

  他说这句话也着实把这长头发气的不轻,把还没抽完的烟一捏,就踩在了脚下。“我叫杨城,二班的,你好好记住我这个名字,在高二你还得听我的。”长头发凶狠的眼神注视着谢天宇,谢天宇也照样回应着他。

  这时,下课铃响了,长头发一挥手,领着这帮人从谢天宇身边走了过去。

  这帮人走后,谢天宇随口说了句:“一帮傻|逼,装什么,操。”

  “对,都他娘的高二的,有啥好装的,不行咱就削他宇哥。”说这话的是徐华,东北待过的脾气就是大,说话也冲。徐华其实在东北就是老跟同学干架,后来初中最后一年把人打成脑震荡被学校开除了,然后辗转到四中来读高中,刚来还挺收敛,毕竟人生地不熟。不过,他这话最后加了个宇哥,这让谢天宇听起来感觉莫名的温暖和感动,同时在心理又萌芽出了一种责任感,一种想做老大,对自己的弟兄负责的责任感。

  “就是,得瑟个什么,装逼。”钟明明跟魏勇也跟着附和道,这两人属于外形长得很邪恶,体型虎背熊腰,但是性格却接近女性,不急不慢,以柔克刚,除非哪天把他逼急了他才能爆发小宇宙。

  谢天宇没有说话,眼睛盯着天空,此时他视线里所看到的的不是夜幕和斑斑点点的繁星,而是一种关于未来的构思图案,一种能让他持之以恒的未来憧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