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唯t一\正z1版,,其)!他都是盗r版tr

  讲话又持续了30多分钟后才结束,各个班级按队伍开始撤回教学楼,谢天宇他们跟在自己班级的队伍里没有说话,即使他们想说些神马在这个情况下也不能说,万一被哪一个听见打了小报告就完了。

  刚回到教室坐好,班主任曲振飞就走了进来,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推了推鼻梁上眼镜,站在讲台上说:“今早上校长的讲话你们都听见了吧,昨晚上高三的两个学生被学校外面的小痞子进来打了,还挺厉害的,脸都破了,另一个胸口这里都肿了,现在学校领导都在追查这件事。这件事也跟学生有关,你要是好好学习,人家会来不明不白的打你吗?我提个醒,咱们班级的以后也要注意一下,有些事能忍就忍,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即便咱们的同学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要冲动,第一时间告诉老师,老师会帮你们的,你们要相信老师。”

  曲振飞稀稀拉拉的讲了一些在谢天宇听来都是废话的话后,然后走下讲台,对着谢天宇说:“谢天宇,你出来一下。”

  顿时,全班学生的目光又以一次集体落在了最后一排的谢天宇的位置上,谢天宇听见曲振飞叫自己的名字明显有些紧张。旁边的刘金低着头小声的说:“没事儿,死咬住不松口就行。”谢天宇还回了句:“没事儿。”然后起身就往门口处走去。

  这次曲振飞没有在走廊里问他话,而是把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曲振飞的办公室在一楼,当谢天宇跟着曲振飞后面走到办公楼的大厅时,他看见高三的刘小敏和孙健正从二楼往下走。谢天宇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眼睛,而是跟平常一样注视了几秒那俩伤者,心里却很高兴。而孙健和刘小敏看见谢天宇后却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反而有些小心和谨慎了。这种眼神谢天宇看见后很是欣慰,心想,让你俩得瑟,这就是欺负我的下场,不服的话下次还厉害。这样想着,他就进了曲振飞的办公室。

  “昨晚上晚自习你干嘛去了?”曲振飞一坐下劈头就问。

  谢天宇听见曲振飞问这事儿,他心里早有防备,出奇的镇静。刚才在往这走的路上还挺紧张,这下忽然如此坦荡,他有些佩服自己。“我在上课啊,哪里都没去,不信你可以问教室的人。”

  曲振飞的眼睛很小,但此刻却显得炯炯有神,透过玻璃镜片射在谢天宇的脸上,忽然有种警察审犯人的感觉。他看见谢天宇表情有些诧异,但却是相当的淡定,于是严肃的说道:“跟你有过节的那两个高三的体育生昨晚第二节晚自习在楼道里被打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不过刚才来校时副校长让我去操场训话,听到一些,老师,你别怀疑我,我可没胆儿叫人来做这种事情。”谢天宇说这话时显得很冤枉,曲振飞见问不出什么话来,自己亲眼没看见的事儿不能一锤子就下结论,只好说了句:“你小心点,别让我查出来是你,跟你说,你要是报仇的话在学校里是行不通的,你想再停课吗?!回去吧。”

  谢天宇“哦”了一声,转过身去然后又回过头对曲振飞说:“老师,真不是我干的。”说完后就往走。

  曲振飞见谢天宇的态度很诚恳,特别是说最后一句话时显得尤其冤枉,于是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学校内线号码过去。“张老师,我问了,不是我们班那个谢天宇干的,我跟他谈话时很仔细,他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哎呀,这种事儿说不清楚,兴许是你们班的学生太嚣张,跟别的学生结下了梁子呢,嗯,好,呵呵,先挂了。”

  谢天宇回到教室,再一次受到了全班同学眼神的洗礼。回到座位上,他低着头很小心的斜着眼睛环视了一下门口处,然后低沉的对刘金和谭大伟说:“OK了,我说了不是我,他也没怀疑,真爽,干他|娘的。”

  晚上下课后,谢天宇问谭大伟借了20块钱,买了三盒石林烟给了刘金两盒,说:“你帮我带回去,给刘哥和华哥,就说麻烦他们了。”

  刘金眯着小眼睛笑呵呵的说:“草,你至于嘛,我找的他们又不是你找的,你不欠人情。”说完就要骑车走人。

  “不行,我都买了,赶紧带回去。”谢天宇一把拽住刘金的自行车后座,说话的表情特严肃,一点儿都没装腔作势。

  刘金见谢天宇这幅表情,没有说什么,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拿他没辙的样子说:“好吧,那以后记得买一条,别送一盒。”

  “我不是没钱嘛现在,等有钱了绝对买一条给人家。”谢天宇特憨厚的笑了笑,在这张17岁的脸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看着刘金走后,谢天宇拿着另一盒石林烟来到了网吧,走到门口就看见卢刚的摩托车停在那里,于是进门口跟老板打完招呼就往里走。

  卢刚正叼着烟玩着CS,依旧光着膀子,从头到脚全是流氓的影子。

  谢天宇走到他旁边后一下把烟扔到卢刚的键盘上,把他吓了一跳,骂了句“草”,一回头看见是谢天宇后左手夹住烟问道:“你干嘛来了,下课了啊。”刚说完,啪的一声被人爆头,于是他又骂了句“草”。

  谢天宇见卢刚被爆头后有些幸灾乐祸,咯咯的笑了两声,说:“刚下课,这不给你送盒烟抽嘛。”

  “至于嘛,这点儿小事儿,我他妈都没动手的机会,那俩哥真他妈狠,一顿狂踹。”卢刚转过身,拿出自己的哈德门抽出一根儿递给谢天宇。

  谢天宇左右看了看,见网吧里坐着的人不是很多,一个四中的也没有,自己点上烟后说:“今早刚去就叫去开会,全学校的都站操场上呢,就是为昨晚那事儿,呵呵。”说着他自己还笑了起来,像是做了一件没人知道的很伟大的事情一样。

  卢刚急忙问:“没人知道是你吧。”

  “谁能知道啊,即使怀疑也没用证据啊,班主任把我叫办公室里审问我呢,我说不是我,他也没辙,说了句让我小心点后就让我走了。”谢天宇摆摆手,一副很无奈的表情,内心里却是止不住的汹涌澎湃。

  “就是,不承认也没辙,以后再有这事儿你就找我,草,我动手。”说完卢刚哈哈的大笑,推出CS后就要关机。

  谢天宇见卢刚不准备要包宿了,问:“今晚不玩了?”

  “玩个屁啊,明天回预备役去,要开始训练了,秋天就准备入伍了。”卢刚说这话时,眼神里带着一股激动,但表情却又有一丝彷徨。

  当然,谢天宇并没有看出这一点儿的变化,手掌拍在卢刚的肩膀上嘿嘿笑着说:“我草,以后你就军人了。”

  “对啊,军人了,保家卫国去了,哈哈。”卢刚说完,俩人都哈哈的笑着走出了网吧。

  经过这一次爽快、酣畅淋漓的复仇,谢天宇并没有感到很知足,因为第一他在食堂里被高三的插队到三个人打起来,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很令他没面子的事情。第二,即使复仇也不是他亲自干的事儿,没有现场体会那种打人上瘾的感觉。这一切都离他内心里独自想的意境相差太多,确切的说,他想找一种万人仰仗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在四中这座学校里,人人见到他都很客气,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的老大形象。

  在此之前,从高一到高二,谢天宇心里可以说一点儿这样的想法都没有,就是一个安心上课偶尔调皮捣蛋的孩子。可是,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他忽然像是经历了一场蜕变,一场让他皮疼肉疼的扎实的蜕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