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老实点啊。”卢刚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兜里掏出一把20公分长的刀子,在他俩面前晃了晃,显得阴森森的。

  学生就是学生,此时的刘小敏和孙健已经在哆嗦了,他们俩个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尤其刚才从教室走出来,还不知道什么事就被拖进这黑暗中了,再一看眼前这俩光头,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能不哆嗦吗。平时在学校里欺负个低年级的学生还行,跟社会上的人斗,他们真害怕了。

  “三位大哥有事好好说,有事好好说。”刘小敏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对着卢刚装|逼呢,现在却奸笑着求情,要不是刘哥拽着他的头发,估计丫都跪地上了。

  孙健一看形势不对,这几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四中的,莫非刚才叫自己那小子是四中的,那自己也没得罪他啊,干嘛叫人来报|仇。

  孙健的衣服领子被华哥拽着,于是他想求情,急忙从口袋里掏东西,就在他的手刚要碰到口袋时,华哥一脚踹了上去,孙健倒在地上后张着嘴说:“哥哥,我掏烟你们抽,没别的意思。”

  刘小敏看着倒在地上的孙健,自己在给自己祈福,这位哥哥别动手啊。

  砰的一下,自己也被踹地上了,踹他的正是刘哥。

  刘哥跟华哥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忽然用力的踹着躺在地上的这俩人,卢刚也跟着踹,三个人一句话不说,像是商量好一样。

  过了5分钟,躺在地上抱着头的孙健和刘小敏已经没有人样了,衣服和脸上全是灰,眼镜也破了。

  这三个人停了下来,刘哥低头一把把孙健拽了起来,华哥看见后也狠狠的把刘小敏拽了起来。啪啪啪,打耳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2分钟左右,刘哥和华哥停止了动作,一人吐了口痰扬长而去。卢刚拿刀子在刘小敏的脸上比划了一下,阴险的笑了笑,跟在了后面。

  自始至终他们三个只有卢刚最开始说了一句话,其余的都是动作。

  他们三个走后,刘小敏和孙健站在那里傻眼了,各自擦着自己脸上的血和身上灰尘,没有说话。他们很想问问对方,打他们的人是哪里来的,处于什么原因,可是俩人却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第二节自习课下课铃响了,谢天宇伸了个懒腰,推了推正在睡觉的刘金和谭大伟,说:“抽烟去。”

  “你说他们办完了吗?”谭大伟醒来后第一句话就问这个,刘金也想知道答案的盯着谢天宇看。

  “走,打个电话问问去。”说着谢天宇起身就往外面走。

  快要走到学校的“话吧”时,刘金忽然一拍谢天宇的屁股说:“草,还问个屁啊,这都第三节自习课了,一节课的时间他们还办不完吗,不用问了,再说,那俩高三的昨晚不是说今晚来问你要钱吗?来了吗?”

  谢天宇听刘金说话这话,忽然有些后知后觉的说:“对啊,草,他们还没来要钱呢,看来这事儿是办妥了,哈哈。”

  谭大伟傻笑着说:“我觉得还是打电话问问情况比较好,这个东西落实一下比较踏实。”

  三个人谁也不说话了,径直往“话吧”走去。

  从话吧出来后,谢天宇一挥手说:“走,庆祝去,去商店买可乐喝。”

  谭大伟拍手高兴的说:“好嘞。”

  谢天宇的手掏了掏口袋后又伸到谭大伟面前,呵呵的笑着说:“伟哥,来,先借5块钱用。”

  刘金在一旁咯咯的笑,幸灾乐祸一般。谭大伟先是一愣,脸上僵住了,然后骂道:“草,你没钱啊,我这个月生活费也不多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数出5张一块的给谢天宇。“这钱不用还了,算哥们儿请客,以后你们混好了的时候想着哥们儿就行。”谭大伟说完,三个人一块儿笑了起来。

  这天晚上回家,谢天宇躺在床上呵呵的傻笑,脑子里全是今天收拾高三那两个体育生的兴奋画面,尽管他没有看到,但是给卢刚打电话时卢刚说得眉飞色舞,给他提供了足够爽快的幻想空间。

  以前晚上回家后,谢天宇还会思考一下当天所学到的知识,而这几天他却一点儿都没有往学习方面去想,这点儿变化,他丝毫都没有察觉的到。

  第二天来到学校,他在车棚里放车时刘金刚好骑着车进来,俩人锁好车子就往教学楼走。刚走到办公楼前面的花坛边上,副校长喊住了他俩,问:“你们几年级的?”副校长的表情很严肃,像是在抓逃课的学生。

  “我们是高二的,通校生,刚从家里来。”刘金呵呵一笑,赶紧解释给副校长听。

  副校长用手一笔画,指了指操场的位置说:“先别回教室了,赶紧去操场,校长在讲话呢。”

  3酷&匠*网7|唯/,一h#正…版s,其#/他t2都¤是盗D版X◇

  刘金和谢天宇赶紧往操场方向走,在路上谢天宇疑惑的问刘金:“又讲什么话,大早上的,闲的他。”

  刘金低着头走,没有看谢天宇。忽然一下抬起头瞪着谢天宇说:“我草,不会昨晚打那俩小子今早上报告老师了吧,草,不是打的不厉害吗?!”

  谢天宇听完刘金的话先是一愣,继而变得很淡定,说:“反正又没有证据是咱找的人,没事儿,走,先看看去。”

  来到操场,全校一千多学生都站在了那里,校长站在主席台上,旁边站着各个班级的老师。谢天宇和刘金从后面绕道自己的班级队伍里,刚站好就听见校长嗓门一下提高了八度:“我们学校一定要铲除这种不正之风,将责任追究到底,是谁的原因不问理由立即开除。”

  站在队伍最后面的谭大伟看见刘金和谢天宇过来后,脸色有些严肃,朝他俩使了一个眼神,他俩也明白了什么意思。本来谢天宇还想走上前跟谭大伟靠近点儿好打听一些讲话的内容,这下好了,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了,肯定是昨晚的事儿。

  站在主席台上的校长还在继续慷慨激昂的说:“高三的学生明年就要高考了,你们还有心思打架斗殴吗?明年的这个时候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下来了,你们这样的话,人家拿着通知书你们不后悔吗?你们拿着父母的血汗钱来四中读书,可你们读了吗?纯粹是狼心狗肺,糟践父母的那点儿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