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一个多小时,卢刚喝了4瓶啤酒,脱掉了体恤衫,露出黝黑的皮肤,在17岁的年纪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晚就按刘金说的那么办吧,我跟刘哥他们趁你们晚自习的时候进去直接找他们,从四中饭店后门进去。”卢刚把烟头仍地上,然后用脚用力的踩了几圈,说话的语气加上犀利的眼神,显得有些寒气逼人。

  谢天宇没有想到刘金早已为自己的计划铺好了路,四中饭店就开在学校旁边,在教学楼后面,跟学校一墙之隔,有个后门能通向学校。关于这点,谢天宇的确没有想到。他此时有种跟刘金相见恨晚的感觉。

  那个厨师刘哥从厨房里走出来,肩上搭根儿毛巾,坐下后说:“你们呀,也就是这年纪小,我跟你们那么小时比你们很狂,蹲了几年监狱,现在结婚生子,踏实下来了,哈哈。”他说这话本来是想教育一下这几个愣头青的毛小子,没想到刘金、谢天宇和卢刚反而当成了笑话,咯咯的笑。

  “我可就帮你们这一次,下不为例,我不可不想再蹲监狱了。”刘哥说完,回头看了看刘金他妈没有在后,接着对刘金说:“你小子上学看样子是上不好了,草,你要是能混好也行啊,你们几个要是能混出个龙州市扛把子来,我给你们当厨师去,哈哈。”

  从饭店出来,谢天宇在去学校的路上一直在想刚才刘哥说的那句话,突然他心中有了一个颤颤兢兢的目标,他想做四中的扛把子。他没敢把这个想法告诉刘金,因为在他眼里,他觉得刘金比他牛|逼一些,即使做扛把子的话也轮不到他去做。

  晚上的晚自习7点20就开始了,一直上到10点20,。曲振飞第一节课过来走了几圈,临走时着重的看了看后面的最后一排,也就是谢天宇和刘金这里。这一看不要紧,把谢天宇吓出一身冷汗,他以为卢刚他们去高三的找那俩小子了呢。

  曲振飞走后,谢天宇小心翼翼的低着头说:“我草,刚才曲振飞往这里看什么,莫非楼上开战了。”

  刘金也低着头,眼睛不时地瞟向门口,说:“不会的,这才第一节课,他们还不能来,再说我家现在还有人吃饭呢,厨师那有空出来,怎么着也得第二节课或者第三节课,那会儿老师都懒得来了。”

  谢天宇听完刘金的话心里稍微舒坦一些,摸了摸口袋,说:“待会儿去厕所抽根儿烟去。”他真的想抽根烟来压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这个时候,谢天宇桌上的英语书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依旧是那么一页,连书他都忘记去翻了,老是琢磨着这个事儿。

  学校外头,卢刚早早来到了四中饭店门口,坐在摩托车上抽着烟,看见漂亮的小姑娘走过去还朝人家吹声口哨,然后自己咯咯的笑。

  约莫抽了2颗烟的功夫,一辆太子款式的摩托车哄哄的开了过来,大灯刺的卢刚有些恼火,刚要下车骂街,看见是刘哥后又变成了笑脸。

  “这摩托车够拉风的啊,哈哈。”卢刚站在刘哥的摩托车边上,打哈哈的笑着,看见后面还坐一男的,也是光头,于是又问道:“刘哥,这位是。”说完,抽出中午谢天宇给买的石林烟分给这两人。

  “这不叫来帮忙的嘛,我既然答应你们这些小子的事儿就必须给你们办漂亮啊,这个你得叫华哥。”刘哥今晚没有穿做饭时的厨师服,一件黑色的衬衣,上面花花绿绿的,跟唱二人转的似的,又透着一种让人反感及畏惧的流|氓气息。

  那个叫华哥的下了摩托车,歪着眼睛朝地上吐一口痰,看了眼卢刚后没有说话,抬头又瞧了眼灯火通明的教学楼,说:“草,就这儿吗?”

  刘哥把摩托车放好,下来笑呵呵的说:“就这儿,待会儿给你个练习的机会,你不是好久没打架了吗!哈哈”

  刘哥说完不怀好意的哈哈的笑,卢刚也跟着笑。

  第二节晚自习刚打了上课铃,各个班级的学生都陆续的往教学楼跑去,谢天宇把烟扔到尿池子里对刘金和谭大伟说:“赶紧的,迟到了。”

  “着什么急,我听张鑫那会在这儿说曲振飞开会去了,今天所有的老师都去开会了。”谭大伟嘴上叼着烟,一只手在揉弄着自己的头发,使劲的弄着造型。

  刘金恍然大悟的说:“怪不得呢,我瞧见几个老师都往办公楼那里走呢,你看见三楼会议室没,亮着灯呢,肯定开会去了,这下好了,不知道他们几个来了没。”

  刘金指的他们几个就是卢刚他们,这个时间来真是好时候,老师都开会去了,教学楼里除了学生就是学生,连找老师打报告都困难。

  “赶紧回去吧,上去听听动静。”谢天宇说完就要走,刘金和谭大伟同时把烟一弹,烟头划过两道弧线落进了粪坑中。

  就在他们三个边走边左右环顾着老师的时候,前面有三个人从教学楼后面绕了过来,直接走进了教学楼。

  u/酷T》匠nA网‘m唯一{Q正.版-☆,其¤}他~都‘是y》盗e版?☆

  “草,来了。”先看见的是刘金,他用手指了指教学楼门口的三个人影对他们两个说。

  谢天宇有些兴奋,心扑通扑通的跳,他突然又想再回去抽根儿烟。“来了就好,天助我也。”他笑了笑,然后忽然快步走在前面,刘金和谭大伟也笑了笑,跟在了后面。

  他们三个是回教室最晚的,一推门,教室里的学生都齐刷刷的看着他们,当他们顺着过道往最后一排走过去后,几个女同学捂着鼻子嘟囔道:“烟味……”

  教学楼的三楼,卢刚敲了敲体育班的门,然后同时推开了。“孙建和刘小敏是谁,麻烦出来一下。”他说的很客气,同时还带着微笑,同时被5、60个人注视着自己,卢刚的脸还红了。

  之所以选择让他去叫人,是因为这三个人当中也就他显得像个学生了,因为以他的年纪如果在四中的话是跟谢天宇他们同级的。

  刘哥和华哥此时正站在黑乎乎的楼梯底下,俩人一人一根儿烟抽着,在黑暗中他俩人的形象活脱脱俩正在作案的坏人,都不用化妆和刻意的打扮。

  孙健和刘小敏走出教室后看了看走廊就站着卢刚一个人,俩人一点儿戒心都没有。

  “你几年级的,找我们什么事儿。”刘小敏说话挺狂,斜着眼睛的同时还捏了捏拳头,骨节发出啪啪的声音。

  卢刚哪里怕这个,依旧很淡定的面带微笑,说:“哦,这里有人找你,跟我来。”说着就拐弯往楼梯那边走。

  刘小敏和孙健刚走过去就看见有东西窜了出来,俩人被两只手拽了进去。拽人的正是刘哥和华哥,他俩劲儿就是大,一人拽一个,给拽进了黑暗的楼道底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