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高三的走了以后,谢天宇一个人朝厕所走去,他想抽根烟,让自己冷静一下。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学生了,这几天发生的事儿让他感到既刺激又来气。

  厕所里有3个在抽烟的学生,不知道是哪个年级的,谢天宇走进去还把他们三个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把烟都扔地上了,看见来的是个学生后又捡起来点上,另外两个在咯咯的笑。

  谢天宇嘴角也挂起来微笑,自己点上后抬头看了看夜空,他在想到底找谁来办这件事情呢,明天必须得办了,要不高三的还得找到班级里去。他站在墙角移动不动,直到一颗烟吸完他才从厕所走出来。刚走到门口,张鑫一头闯进来,俩人差点儿撞上。

  “你干嘛啊,这么着急。”谢天宇看见张鑫后笑着问。

  “你来这儿干嘛,没事儿吧?”说完后,张鑫还伸着胖胖的脑袋往厕所里面看了看。

  谢天宇心想敢情儿张鑫是担心自己呢,他心里一股暖暖的感觉。这要是个女的,他肯定一把抱住他吻她一下。

  “我觉得时间挺长的,就出门看看,一瞧楼道里一个人没有,我就跑这儿了,你没打架吧?”张鑫摸了摸脑门子上的汗,看着谢天宇问道。

  谢天宇笑了笑,这次他是真的想笑。“没事儿,打什么架,我来这儿抽根烟,谢谢班长的关心,来抽根儿再回去吧。”

  张鑫推了他一把,说了句:“靠。”然后接过谢天宇的烟。

  俩人抽完烟后,又到水池子那里用凉水使劲漱口,生怕烟味太大进教室里被曲振飞那狗鼻子嗅到。

  回到教室后,谢天宇又得到了全班人的注目礼,他竟然有些脸红,害羞,晃晃悠悠的走到自己最后面的位置上坐下。

  “怎样,没动手吧,刚才我趴后门偷看来着。”刘金低着头,拿一本书挡住自己的脑袋。

  谢天宇拿出一本英语书,也挡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低着头说:“没事儿,他|娘的想要医疗费呢。”

  刘金瞪着小眼睛特不高兴的说:“哎呦,我草,真是不知好歹,还欺负到咱们地头蛇身上了,给屁钱,干|他们,下课后咱俩一起走,找人去。”

  谢天宇听刘金说完,他计划了一天的事儿终于开始落实了,于是他问:“你能找几个,我数算了半天,也就两个。”其实他认识的人都基本上去外地了,有当兵的,有外地打工的,即便是在本市的也不能去打扰人家回来做这么一件事情,有些大题小做。

  “我家饭店那厨师混的不错,我今晚回去找他去,他以前蹲过监狱,有几个小弟。”刘金说道这里有些激动,把书放下头都抬起来了。

  放学后谢天宇和刘金推着自行车就出了校门,一人点上一颗烟,在学校外面他俩可以不顾老师的肆无忌惮了,刘金冲着夜幕喊道:“干|你|娘的,等着。”

  不知道是不是受刘金刚才这一嗓子的影响,谢天宇也抬起头喊道:“哥们儿狠着呢,等着,早晚有你给爷跪舔的那天。”

  喊完后俩人相视一笑,四目相对时俩人好像在今晚上忽然找到了一点儿惺惺相惜的共同点。

  当天晚上刘金和谢天宇商量了半天就各自忙碌去了,他俩离去的地方,地上有两个可口可乐的罐子和7、8个烟头。一个捡破烂的乞丐衣衫褴褛的走过去,拿起可乐瓶子扬起脖子使劲往嘴里灌了几下,可惜这俩人口渴,里面一点儿都没有剩。

  o酷)匠u网首发mO

  谢天宇骑车先是去了网吧,一进门,网吧的老板正在抽着烟数钱呢,看见谢天宇进来后笑眯眯的说:“你还敢来呢,再来你爸就得把我这网吧砸了,哈哈。”说完扔给谢天宇一根儿红塔山。

  谢天宇接过来点上,咳嗽了一声,忽然他想到今晚抽烟抽的有点多。

  “以后再也不来上网了,呵呵,我来找人,卢刚在里面吧。”

  老板把钱放进抽屉里,弹了下烟灰,说:“在呢,刚来,要包夜呢。”

  谢天宇冲他笑了笑,边往里走边喊道:“卢刚,卢刚。”

  “叫几把什么啊叫,再叫就输了。”最里面靠近风扇的地方,坐着一个穿黑色T恤的男孩儿,皮肤黝黑,不过长得挺俊俏的,一看就是一型男。

  “有些日子不见了,读高中的就是不一样,时间都紧了。”卢刚退出CS,站起来拍了下谢天宇的肩膀,眯着眼睛很是有一股杀伤力。现如今都流行韩国的单眼皮的帅哥,卢刚的长相正符合时下的流行趋势,不过他比韩国的那些偶像明星男人味多了。

  “长话短说吧,我还得赶紧回家,回去晚了我妈又该嘟囔了。”谢天宇拉过一把椅子坐下,递给卢刚一只烟。“我在学校里遇到点麻烦,跟两个高三的干上了,刚被停课一天,所以,我想让你出面给他俩点儿教训。”

  卢刚是谢天宇的初中同学,没考上高中去了预备役学校,准备当兵去。卢刚上初中时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打起架来不顾命,看见什么拿什么当武器,让他一战成名的是上初二时拿着铁锹拍了一个初三的,把人家拍掉两颗牙。如今再见面,卢刚在预备役里锻炼了1年多已经显得像半个军人了,腰板挺拔,肌肉也显得比谢天宇壮硕许多。

  “行,行,什么时候,现在吗。”卢刚搓着手一口答应,似乎想赶紧打架去。这让谢天宇很是感动,就差拥抱一下卢刚了。

  “明天晚上,中午我再通知你,我还找了几个人,明天中午再谈。”谢天宇表情严肃,像是一场战役的组织者。

  卢刚用大拇指扣着耳朵,大大咧咧的说道:“你们四中扛把子不是咱镇上的嘛,杨晓华你认识吗,高三的,前几天被开除了,也要当兵去,现在你们四中乱啊,是得去收拾一下了。”

  谢天宇对杨晓华这个人不是很熟,之前他真的懒得去管这些事情,要不是这次事儿落在他身上,他肯定不会来找卢刚为自己帮忙,因为这次他觉得自己太窝囊了。

  跟卢刚寒暄了几句,谢天宇骑车就回家了。晚上睡觉时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明天晚上的事儿就觉得太他妈兴奋,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他又起来拿起一根儿红塔山偷偷的点上,趴在窗台上抽完后又回到了床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