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谢天宇心里想的也是这样,找几个镇上在家里玩的朋友来办这件事儿是最合适的了。现在既然刘金说了出来,他的脑子里在飞快的旋转着,搜索一切可以用到的人。

  “找几个人教训教训就行,可别找混混,万一失手把人弄残了你也就废了。”一直没有插上嘴的谭大伟忽然开口了,之所以他插不上嘴是因为他不是这个镇上的,当然不知道刘金和谢天宇想找谁来报仇。

  谢天宇用手拍了拍谭大伟的大腿,笑着说:“伟|哥,干这种事儿难道去找好人吗?”

  说完这句话,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这一天上课谢天宇都没有认真的听讲,在这之前,虽然数学、物理这些理科他不怎么听,因为他所在的班级是文科班,但其他的科目还是能听进去一些。可现在他坐在那里就像是在幻想着什么事儿,眼睛总是直勾勾的盯着黑板,连记笔记时都是同桌李娜用胳膊肘撞他一下他才醒悟过来,然后拿起圆珠笔在本子上胡乱的涂写着。

  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这些变化,他觉得他有想不完的事儿。也许,有些东西就是无声无息的变化里成为正常了吧。

  晚上上晚自习的时候,班长进来站在讲台上说:“待会儿班主任过来调座位,这次是大换血,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呵呵。”说完他还乐了一下,胖乎乎的样子让谢天宇看起来觉得他像是曲振飞的狗腿子,确切的说是像个汉奸。

  班长叫张鑫,白白胖胖,学习总是保持前5名。人不坏,跟谢天宇也挺好,不像别的班级的班长,总是一副骄傲自大、以身作则的装|逼样子。有时谢天宇在厕所里抽烟,张鑫也偶尔问他要只烟抽,所以,谢天宇虽然心里骂他是个汉奸,并不是指事情,而是指形象。

  曲振飞进来时没有一点儿声音,别的老师走路都有声音,但曲振飞就是牛逼,总是在大家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走进班级。同学们背后总说他是飞着来的,或者是爬着进来的,要不然怎么会走路没声音呢。

  教室里一下就安静了下来,那些交头接耳的同学也立马做出翻书或者是假装抬头做冥思苦想状。

  “耽误大家一点儿时间,来,都抬起头听我说,从这一排开始一个一个往外走,别说话,到走廊里站着,排好队,张鑫,你去外面维持下秩序,谁要说话就别进来了。”曲振飞说完话右手往上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瘦小的身子站在讲台上却是威风凛凛。

  排座位这件事早上刚来的时候李娜已经告诉过谢天宇了,不过他没往心里去想,这要是以前,他肯定得考虑一下谁会是自己的新同桌,自己又是被排到了前面还是后面。座位这个问题往往跟自己的学习成绩挂钩,学习好的上课老实的被排在前面,依次往后便是成绩不好的了。谢天宇今天哪有时间想这个,站在走廊里一句话不说,脑子里却是一直在计划着这一天都在思考的事情。

  调完座位的结果是谢天宇被曲振飞排到了最后一排,正好坐在刘金和谭大伟的中间,与之前自己的位置相比,下滑了一名次。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相反却是有些窃喜,心里想着,这下好了,有什么事不用在偷摸的回头交流了,直接改成光明正大的座谈了。

  对于刘金和谭大伟来说倒是有些吃惊,一边帮谢天宇收拾书桌一边惊讶的看着他。

  “你坐我们中间可别后悔,考试退步了也别怨我俩,我俩绝对不会影响你的学习。”谭大伟把一摞书放进谢天宇的书桌里,有些杞人忧天的感觉。

  “对对对,以后你不说话我俩都不会主动跟你说话的。”刘金坐在那里一脸严肃。

  “你俩别傻逼了,行不行,草。”谢天宇一屁股坐下,直着腰往前面看了看整个班级,忽然他觉得这种感觉像是站在讲台上往下窥视般的爽快。于是,他酣畅淋漓的舒了口气,说:“踏实。”

  晚上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高三的那两个人还带着两个人推门走了进来。同学们都吓了一跳,以为是老师进来了,抬头一看却是4个学生,然后大家都直着眼睛看了起来,似乎在等待着接下来的故事。

  谢天宇正和刘金正侃侃而谈的商量着找谁来揍他们,一抬头那个长头发的正好跟他四眼相对。

  “你出来下。”长头发的看见谢天宇后,用手指了他一下,眼神挺阴柔又很犀利。

  这时张鑫站了起来,对那四个人说:“你们哪个班级的,这是晚自习,有事儿下课再说。”

  酷“/匠QR网`.首3发V

  张鑫说这话时语气特足,谢天宇坐在那里听见这句话觉得张鑫这个人倒是挺爷们儿的,刚才对他汉奸的称谓一下变成了仗义。他觉得自己也应该爷们儿一次,毕竟全班的人都看在眼里,于是他唰的一下站起来说:“没事儿班长,我出去一下,找我的。”

  他说完这句话,全班的视线都一下转移到了最后面,谢天宇是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走出去的,像是走向死亡前线的勇士。

  本来刘金和谭大伟也站了起来,却被谢天宇按回了座位。他这次想自己出去解决,毕竟上课时间,他俩要去的话为了自己受到班主任的惩罚不值当的。再说了,他还等着让社会上的人来解决这件事情呢,他可不想为这件小事载进去。

  谢天宇义无反顾的走出班级然后把门关上,关门的时候他看见班级里60多双眼睛都盯着自己,他忽然一下觉得自己像是这几十个人的领导,一股英雄气概冲上心头。

  他一出来那4个高三的就围住了他,昏暗的走廊里,让谢天宇的心理稍微有些恐惧。

  “什么事儿,快说,我还得上自习去。”虽说有些害怕,但他还是镇静了一下,说话也没有打转儿,相反,底气还挺足。

  高个子第一个说话,他伸出缠着绷带的胳膊,说:“这事儿没完啊,你别这么横行不行,我胳膊还疼呢,你说怎么办吧。”

  “对,草,你也胆儿肥,都欺负我们高三的头上了,快说,怎么办。”长头发的说完这话还轻轻的甩了下眼前的头发,他的眼神比刚才在屋里时犀利多了,让人看着就打怵,不像是一个好人的眼睛。

  谢天宇的火噌的上来了,他的拳头已经握紧,能听见咯嘣咯嘣的声音。此刻,他多想挥拳就上,但是一个人打四个人怎么着也是吃亏,被曲振飞知道的话自己又得停课处分。想了想,他忽然觉得自己理智了一点儿,拳头也慢慢的松开。

  “怎么着啊,你们插队,还成我的错了,你们讲理吗?”谢天宇歪着脑袋,中指在鼻尖摸了一下,他突然好想抽根烟。

  高个子摇了摇脑袋,觉得这个高一的小子还挺难收拾,软硬不吃啊。

  “这样吧,这次算你狠,要不是学校里有底子了,我他妈早收拾你了,你拿三百块,当我医疗费了。”高个子说的学校里有底子是没错的,龙州第四中学虽然坐落在桃林镇上,不是在市里,但在学生的管理上可是实行半军事化的,尤其在治理打架问题上,在校长那里都有一个底子,超过一定次数会被开除的。

  三百块,你他|妈讹人呢,包扎一下能花那么多钱吗。谢天宇心里这么想着,连往赔钱哪方面想都没想,看着高个子笑了笑,说:“大哥,你在哪儿包扎的啊,花了300块,早知道我带你回我家让我妈给你包扎一下。”

  “你笑神马,拿钱,你管哪儿包的呢,你别不识抬举,草。”长头发的又甩了一下头发,还不时的往走廊尽头看去,他想防备着点儿老师的突然袭击。

  “没钱,我吃饭都回家的,哪有钱。”谢天宇摊开双手,一脸无奈。他此时越来越轻松了,他知道今天这帮高三的肯定不是来找自己打架的,所以他也无所谓畏惧他们人多打不过他,他们今晚来只是想要点儿钱花。

  “你别他妈的嚣张,跟你说,明天这个点儿我来拿钱,拿不到的话后天就是500块。”高个子说完,用手指了指谢天宇,他的个子很高,比谢天宇高出一个头,指着谢天宇说话时倒像是一个大人在教训小孩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撸一撸追一追,生活好滋味。朋友们,赶紧支持新人的俺一下,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