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宇骑着自行车想着自己回家后的情境,妈妈肯定还得嘟囔,倒是爸爸会不会打我呢?班主任肯定把事情说得特严重,把责任全推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个该死的曲振飞。

  就这样便想边骑,家门口已经在自己的眼前了,谢天宇在离门口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2.5一包的八喜烟。烟盒都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挤皱了,仅剩的两颗烟也不直立,有一只还断了。谢天宇把那根没断的用手指夹着捋了捋,然后看了看门口,确定他家人没有出来后点着了。

  谢天宇抽着烟,眉头禁不住皱了一下,他忽然想起明天去学校后会怎么办,曲振飞让他停课三天,明天去的话他会不会朝自己接着发火,那以后的对他的印象肯定也就不好了。想到这里,他弹了下烟灰,看见一只小狗扭着头朝这边跑来。他停稳自行车,想要拿起脚底下一个很小的石块儿打他,可还没等拿起石块儿时,那只小狗“嗖”的扭头就吓跑了。

  谢天宇笑了,眉头也疏散开了,他夹起烟使劲抽了一口后,扔到地上便推起车往家门口走去。

  “要是邻居来玩问起来,你可别说你是因为打架被老师撵回来的,你就说你病了。”谢天宇他爸正坐在客厅里喝茶,看见他走进来后,慢腾腾的冲他说道。

  本来谢天宇还想低着头躲着走过去,没想到还是被他爸爸发现了。

  “不是我的错,我在那里排队好好的,他们先过去推我的,我就还手了。”谢天宇想着在学校里的事儿就生气,身上还有些冲动,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握起了拳头。

  谢天宇他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眉头皱了一下,说:“行了,别说了,明天快去上课吧,再去懂事一点儿。”

  “你上网的事儿怎么着啊?即便你被老师停课你干嘛不回家,你说,还跑去网吧,你不想学好了你。”谢天宇的妈妈手里拿着擀面杖,手上全是面,忽然从厨房里冒出来。这把谢天宇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往客厅里面挪动了几步,生怕自己失去理智的老妈伤到自己。

  “行了,你快做饭吧,不是包饺子吗,来,我给你擀皮儿。”谢天宇他爸放下茶杯站了起来,特儒雅的朝厨房走去。

  谢天宇他|妈朝谢天宇瞪了一眼,好像还不太解气,但最后也走进了厨房。

  晚上吃饭的时候还算平静,谢天宇的妈妈只是叹着气说了句:“上高二了,就等于站在高考的起跑线了,你自己有点数,别到时候连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没有,丢人丢到家里我和你爸的脸往那里放。”

  谢天宇点着头,一副很懂事的样子,大气不敢喘的吃了17个饺子,然后洗漱后就溜进自己屋里把门关上了。

  躺在床上他怎么也睡不着,在学校里打架的事儿又一下子涌动在他的脑海里,他觉得自己挺窝囊的,无缘无故被人欺负,被老师误会,被妈妈唠叨。想到这里,他想抽根儿烟,也许唯有点上一根烟他才觉得此刻自己像是个爷们儿。于是他起身在床边放课外书的抽屉里轻车熟路的拿出那包红塔山,这包烟他不舍得抽,一个多月了还没抽完。他下床靠近窗口,点上烟看着这个安静的小镇,灯光没有多少,倒是天上的星星挺多的。他忽然觉得自己在学校里就是这亿万颗星星里的其中一颗,根本就被这个夜空埋灭了,不经意看的话都不会发现。我要做一颗最亮的星星,他这样想着,掐掉烟吐了口唾沫然后回到了床上躺下。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有些厉害,因为他现在特想天亮,然后意气风发的回学校,只不过他不想去好好的学习然后考一所好大学,他心里和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坚定的信念——报|仇。

  桃林镇是龙州市不算大的一个镇,但镇上的高中是却是龙州市的第四中学,也是龙州市唯一一个设在镇上的高中,按年龄来讲,也有几十年的历史。

  )r更新》最Mr快!p上…&酷;$匠;#网|1

  清晨的桃林镇多了一份宁静和清新,绿树环绕,河水流淌,这个镇别的不说,绿化和环境还是蛮不错的。

  龙州市第四中学位于桃林镇的最西边,靠着一条河,河的对过就是一座不是很高的山了。在没有进入第四中学的时候,谢天宇就经常从别人嘴里听说,好多四中的情侣在约会的时候都选择到这座山上,有些上山的人还见到过用过的安全|套。尤其是在夏天,繁芜的树木遮挡下,条件更加得天独厚。不过,谢天宇倒是没有体验过,因为如今上高二的他还没有交过女朋友。并不是说他长得不好看,反而谢天宇还是一个挺帅的小伙子,导致他还没有女朋友的原因就是他的眼光太高了,在他的世界里,他只想找个长得像张柏芝那样的姑娘,可怜的是四中这个学校里,从高一到高三几百个姑娘里,没有一个长得像张柏芝。

  谢天宇早上吃了一碗鸡蛋面,骑着自行车就早早的来到了学校。确切的说他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处于一种打了鸡血的状态,他把自行车推到车棚锁了起来,这个时间正好在上早自习,各个班级里都传来学生时而鬼哭狼嚎,时而有气无力的读书声。

  本来他想到厕所抽根烟然后再进教室,可是当他看见副校长和几个老师正站在办公楼前面的花坛边晨练时,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万一再让他们抓着可完了,这刚来上课,再要是停课的话回家不得挨揍啊。他这样想了想,还是乖乖的往教学楼走去。

  谢天宇所在的班级是高二6班,位于二楼的最东边那个教室。他这样经过一个一个班级的往前走,各个班级传出来的读书声依次减小,当走到他们班级门口时,教室里鸦雀无声。

  谢天宇连想都没想推门就要进,脑子还在想,这么热的天谁关的门啊,有病。

  刚推开门,他看见班主任曲振飞正站在讲台上说话,一看就是早起没洗脸,头发还翘着,衬衫的领子也歪着。

  “报告。”谢天宇看见曲振飞后立马停住,站在门口处喊了声报告。

  班级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连坐在后面那几个平时打盹的同学也来了精神,伸长了脖子看着谢天宇。之所以他们这么有兴趣看谢天宇,是因为谢天宇是这个班级刚进高二没多久的时间里第一个被停课处罚的。

  谢天宇喊完报告,本想等着曲振飞点头,然后好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可是等了半天曲振飞完全没有理他,只顾自己挥舞着胳膊和唾沫星子强调着班级的纪律和学习,把谢天宇晾在一边理所当然。

  谢天宇气的要命,牙齿咬着嘴唇告诉自己忍了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仇我一个一个的记着,到最后我一个一个再还你们。这个时候他想起楼上高三的那两个学生,谢天宇不禁握起了拳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朋友们觉得好就给俺点鼓励,好让俺一章接着一章的更下去,在酷匠一直走下去……每一种打赏都会加更。追书和撸撸增加到100,加更你们说了算!!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