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宇坐在镇上唯一一个还算大的网吧里玩着CS,屋里没有空调,又是夏天,只有一台挂在屋顶上的吊扇在慵懒的晃悠着,所以比较热。他光着膀子抽着2.5元一包的香烟,活脱脱一个热会上的小混混,根本看不出来他还是一个高二的学生。

  其实这个网吧不是很大,总共也就有10多台电脑,由于是下午上课的时间,所以人不是很多。除了镇上的几个闲人,三三两两的也就几个学习不好经常逃课的学生。

  谢天宇打了几局总是输,于是退出来左右环顾了一下,轻车熟路的点开了网吧老板为吸引客户而特别订制处理的E盘。就在他刚要点开一部岛国的动作电影时,他的肩膀不知道让谁拍了一下,身后还传来一句男性的声音。

  “走吧,别玩了。”

  “等会儿,着什么急。”谢天宇以为是自己学校的同学,所以头也没回,还有些闷闷不乐。

  忽然,他觉得声音不对,放在鼠标上的手僵住了一下。当他回过头的时候,他立马跟触电一般迅速站了起来,右手反应倒是灵敏,还不忘关掉那个让他瞬间脸红的文件夹。

  “爸爸,你怎么来了。”他有些结巴,忽然看见门口处还站着一个人,是他妈妈。

  他爸爸面带微笑,一点儿都看不出生气的样子,平静的就跟看见自己的儿子正坐在教室里规规矩矩的上课一样。而谢天宇这边却紧张的不行,心脏扑通的跳,眼睛敏捷的盯着爸爸的手,以防备他随时会攻击过来的耳光。

  他越是这样担惊受怕,他爸爸就越是平静。

  “走吧,回家,你妈妈还在外面等着呢。”他爸爸说完这句话后转身走在前面,脸上仍然挂着淡静的笑容,像是看见谢天宇上网如同在写作业一样正常。

  《酷w匠网xK永.久、o免费#《看小说#n

  从网吧里走了出来,谢天宇仍旧光着上身,也许是有些紧张,竟然忘记去穿T恤衫了。

  “把汗衫穿上,你瞧瞧你这样子,跟个流|氓似的,在学校里打架逃课,跑这里上网,你还能不能争点气!”说这话的是谢天宇的妈妈,女人一般都爱唠叨一些,她的妈妈也不例外。

  谢天宇穿上T恤一句话不说,低着头看着自己被太阳照射下的影子,他也没法说些神马,肯定他班主任已经把所有的事儿都已经告诉给了他爸妈,所以,如果他这个时候解释,只能让他爸妈更加上火,保不齐还能挨上几耳光。

  谢天宇这次之所以在上课的时间出来上网,是因为在学校里跟高三的打架,让老师给以停课3天的处分。令他没想到的是,班主任竟然还给家长打了电话。原本他想这三天就在网吧里待上三天,然后悄无声息的再返回学校。这下好了,家长都来了。

  “走吧,回家吧,我跟你校长说了,明天你就再继续上课去。”谢天宇他爸这人有时候就是让他琢磨不透,比如这次,这么大的事儿他爸竟然没有打他,而是特温和的让他回家。

  “回什么家,回去丢人啊,上学上的好好的,花钱花的比谁都多,街坊邻居没有他这个样的孩子。”谢天宇他妈絮絮叨叨的上了他爸的踏板摩托车,在他爸加油门的那一刻,还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谢天宇一眼。

  “轻骑”50绝尘而去,谢天宇推起自己的自行车,右腿往上一跨,使劲的跟在后面蹬了起来。

  其实,从上高中以来,谢天宇一直都没打过架。论学习他在班里不是最好的,但勉强每次考试都能保持在20名至30名之间。他也不是那种爱打闹的孩子,他大脑的理念一直是古典又经典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也正是他这个理念,这次让他跟高三的交上手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今天中午在食堂里排队打饭,本来谢天宇前面还有2个人了,热热的天,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头看了看身后排队的人群,眼角流露出一丝喜悦,心底略有一点微小的成就感。就在还有一个人就轮到自己时,忽然过来两个高三的用手把谢天宇推开,两个人就顺其自然丝毫没有愧疚的插了进来。

  这一推,谢天宇还没愣过神来,手里的饭盒差点掉地上。他有些恼火的看了看站在自己位置上的人,高三的学生毕竟比他大一岁,再说这俩长得也有些太着急吧,一个得有180公分以上,另一个一头差不多到肩的长发,眼神斜斜的,一看就不是正儿八经的学生。

  谢天宇有些打怵,可是心理斗争却没有做多少时间,直接理了理T恤走过去说:“你们抢地方吗?这个地方是我排的。”他说完后便又插着站在了那两个高三学生的前面,还没等他站稳,他只觉得后面忽然来了一股力气,自己“啪”的一下身子贴在了打饭窗口的玻璃上,嘴巴还划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草,小瘪玩意儿二年级的还挺不懂事儿,插你队怎么了。”长头发的歪着嘴巴一脸哼了吧唧的样子,然后开始打饭,不再搭理谢天宇。

  满食堂的学生都在看着这边的情况,从高一到高三1000多个学生,在食堂里的得有80%左右。谢天宇脸上红红的,他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让他很没面子,况且还有这么多女同学。虽然他是一个老实的学生,读了一年高一都没有发生过什么打架斗殴的事情,但今天他却不冷静了,他无法忍受这种被人找茬的屈辱,现在所发生的正是对他忍耐底线的挑战。于是他想都没想就从饭盒里拿出自己吃饭的叉子骂了句:“草尼玛。”便朝那两个正得意忘形在打饭的高三学生刺了过去……

  他们是被值班巡视的老师拉开的,当然也被带到了办公室,谢天宇的班主任手里拿着馒头就走了进去,一脸怒气和怨言,明显是耽误了自己吃饭。

  谢天宇手里还拿着叉子,高个子的高三学生胳膊被划出了血,谢天宇也没好受,白色的佐丹奴T恤上全是被脚踹的鞋印,不过比高三的学生好,总之没有受伤。

  他们三个各自被自己的班主任领走后,谢天宇来到了教他们语文的班主任办公室里。

  “你不会忍吗,你还拿工具呢!你这是暴力你知道吗?会判刑的。”他的班主任是个男的,叫曲振飞,有一米六的个子,30多岁,戴个金丝眼镜,梳一个偏分,发起火来总是站在比自己高的学生面前,像是一个小丑。背后同学们总是称他为假爷们,真娘们儿。

  谢天宇听到曲振飞不问情况就朝自己发火,他本来就憋屈,这下更加暴躁了。这个平时在老师眼里不是好学生但也不坏的学生,忽然从嗓子眼里吼出:“他们先欺负的我,你怎么不管,你去问问那些打饭的学生,我排队站着好好的,他们上来就推我,你怎么不了解事实呢?我怎么去忍。”

  曲振飞刚坐下,听他说完“噌”的一下又蹦了起来,他有点儿发疯,没想到谢天宇会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他原本以为他教育学生时,学生都会低着头去听,不会顶撞和辩解,可今天这个学生不一样。

  “你还顶嘴呢你!人高三的怎么不去欺负别的高二的,那么多人打饭呢,怎么不去插别人的队,偏偏插你的,你自己不想想?”曲振飞说话时气的偏分头前面的几缕头发都在微微颤抖,手里没吃完的馒头一下扔在了谢天宇的身上。

  谢天宇听完班主任的话,他忽然觉得曲振飞真他妈不个东西,自己也是个屌丝,被人欺负了自己还手还他妈错了。原本觉得在老师这里说出事情经过后,自己的班主任会去找高三的班主任处罚刚才那两个学生,替自己洗冤,可没想到归根结底自己还受了一顿糊涂的埋怨。

  “我就是个煞笔,没用叉子捅死他俩。”谢天宇眼睛里红红的,此刻他已经失去了理智,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连老师都不明理是非。

  曲振飞眼睛瞪着谢天宇,喘着粗气指了指他,最后说了句:“你先别上课了,从现在开始停课三天,滚出去!”

  就是这样,停课后不知道去哪里的他,只好先进网吧让自己放松一下,反正现在又不敢回家。

  “他娘的,曲振飞肯定给家长打电话了,麻痹的说不出好话,唉,不管了,先玩会儿游戏再说。”谢天宇这样在心里想着,鼠标已经移动到了CS的标志……

  全国各地的中学都会有这样的套路,就是老师管不了的学生都会通知家长来领,也正是这样,谢天宇的爸妈来到学校领会完曲振飞慷慨激昂的训斥后,本想带孩子回家,可是却没有见到谢天宇本人,所以才有了网吧的那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新书入驻酷匠网,各位看官来点掌声啊……以后俺努力码字,你们多多支持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