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张鑫刚才在曲振飞面前一直装无辜,装可怜,他口才又好,表情很到位,弄得曲振飞一点火都没发,到最后还冲着张鑫笑呵呵的关心道:“别让这件事影响了学习,回去好调整下心态。”

  “cao,多亏你啊!好学生和差学生的区别真大呀!刚才要是我和刘金徐华他们的话,曲振飞非得骂死我们。”谢天宇把地上刮到脚底下一块塑料用力一踢,打趣的看着张鑫。

  “呵呵,只要咱兄弟们没事儿就行,高三的那个傻b这回算是栽了。”张鑫摇了摇头,拍了下谢天宇的肩膀,俩人朝食堂走去。

  校长办公室里,结束了刚才让人极度紧张的气氛后,李国富点上一支烟缓缓地抽起来。当了这么多年的校长,这种事情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习惯了被老师和学生前呼后拥、阿谀奉迎、溜须拍马的他,无缘无故的被学生骂个狗血喷头,的确让他的神经以及情绪受到了严重的挫伤。

  “纪主任,我觉得咱们四中是时候要整治一下校风了,最主要的是抓纪律问题,现在都乱成什么样了。”李国富吐出一口烟雾,眼神依旧犀利的看着刚刚走进来的纪林生。

  纪林生坐在沙发上两只手不停的摸着手掌,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李国富,刚才发生的事情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己班级的学生打老师不说,竟然还敢怒骂校长,当众在校长室撒泼,这是一件影响多么恶劣的事件啊!此刻校长提出要抓一下纪律,这不明白着就是自己的工作失职嘛。

  最I新xM章~m节(f上酷~-匠网i

  思考了一会儿,纪林生觉得必须要让李国富对自己刮目相看,不是要整治校风抓纪律嘛,我身先士卒,冲在前面,必须把这件事搞上去。要不然我这个教导主任干着还有什么用处。

  “李校长,刚才这个学生我已经通知了他的家长,立即开除他。这都是我的工作没有到位造成的,我先跟您说声对不起。”纪林生脸上堆起了讨好的笑容,还想说什么,却被李国富抬手打断。

  “算了,过去了,毕竟这样的学生寥寥无几,关键是咱以后的工作要严谨起来,不能光为了搞学习成绩而忽略了纪律问题。去年在校门口那次斗殴就是一个列子,多严重啊,连社会上小痞子都参与进来,都抓紧派出所了,你说对咱们学校影响多恶劣,这就是在我的脸上抹黑啊!不管我在四中干校长到什么时候,只要我在任一天,我就要把四中管理的和谐一些,学习成绩提高一些。”

  说完,李国富弹了弹烟灰,端起茶杯喝起水来。

  纪林生后脊梁冒出汗水,相当紧张,他用手往上抬了下眼镜,说:“李校长您为了四中为了老师和学生真是费力了,您所做的这些全校师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呀!四中这些年日复一日的蓬勃发展是有目共睹的,要是没有您,哪有这些。今天的事情属于特列,关于您说的抓纪律问题,我第一个赞同,您放心,我主管这个,必须第一个带头,从今天起,我不休假了,什么时候整治好了,我什么时候休息……”

  刘磊被开除后四中轻微震动了一下,对于王枫来说等于少了一只胳膊。当然这种震动只能在坏学生当中引起,在那些整天只顾埋头读书的好学生群当中来说,一切介于平静。只有教材改动和高考体制改革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虽然大家都知道刘磊是和体育老师打架然后又在校长室骂校长被开除的,但是最开始的原因是刘磊问谢天宇要烟然后打了起来才被体育老师孙勇发现的这件事也在学生当中口口相传。一时间,谢天宇的名字等于镀了一层金,在四中里广为人知起来。这件事情的发生,好比是一个跷跷板,谢天宇无意的往上一踏,便已飞入四中的上空。

  越野跑步运动会如期举行,四中校门口人山人海,在路两边站成两排,延伸出去2里多路。

  起点位于学校西边的公路上,100多个参赛学生正在摩拳擦掌做着赛前运动。学校里和交警队做了沟通,几个穿着制服的交警在维护着交通。这里可不是学校里面的操场,车来车往的万一出点什么事学校里可担当不起。

  “喝瓶健力宝吧,给你补充一下能量。”彭娇娇扎着马尾,笑眯眯的递给谢天宇一瓶饮料。

  周边全是学生,谢天宇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微笑着接过饮料,“谢谢啊!”他喝的时候不忘还警惕的看下有没有老师,要是被老师抓到早恋,避免不了停课叫家长。

  “你看什么?你还害怕吗?我都不怕你怕个屁。”彭娇娇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很生气的样子。

  谢天宇尴尬的笑了笑,往彭娇娇身前靠近,说:“你不害怕?来,让我亲口。”

  彭娇娇吓了一跳,往后倒退两步,说:“滚吧,你个流氓。”突然她狡黠的笑起来,说:“哎,你若是跑第一名,我就让你亲,算是给你的奖励。”

  “那看来奖励我是得不到了,第一名是人家体育生的,我这是重在参与。”谢天宇失落道。

  这时刘金和徐华他们几个走了过来,彭娇娇看见后朝谢天宇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可爱的跑到一旁当拉拉队去了。

  “宇哥,加油,我们都是你的粉丝。”徐华摇头晃脑,开玩笑的说道。

  “你他娘的不是我的粉丝吗?给我也加加油。”这时张鑫忽然冒了出来,不乐意的看着徐华。

  徐华嘿嘿的笑起来,说:“那是必须的嘛,班长大人一出手,四中就知有没有,哈哈。”

  “去你的吧。”张鑫踢他一脚,开玩笑的骂道。

  这时在一旁一直呵呵笑的刘金小心的开口道:“你们待会儿跑就行,我回家骑摩托车然后载着你俩,保证让你们得第一名。”

  听到刘金这个鬼主意,大家都赞不绝口,可是谢天宇却不同意了,他说:“骑什么摩托车啊!这不是作弊嘛,咱又不为了拿第一,又没有钱,咱就是重在参与。”

  张鑫在一旁附和道:“对,宇哥说的对。”

  几个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只听体育老师嘴里的哨子声响起,这是集结号,参与比赛的学生都往起跑线走去。

  没有5分钟,只听枪声一响,欢呼声四起,比赛开始了。

  这样的比赛也给桃林镇增添不少快乐的气氛,凡是比赛经过的路边,多少会有一些驻足观看的群众。

  谢天宇和张鑫一起缓慢的跑着,张鑫说:“千万别跑快,跑快容易岔气,这种远距离的长途跑就是得慢悠悠的的,厚积薄发。”于是俩人就这么不急不慢的跑着。反正哪怕是拼上命跑也不是体育生的对手,还不如惬意点,能跑多远跑多远,到时累的腿抽筋就不合算了。

  不一会儿范腾飞和朱毅腾领着一帮人追了上来,“宇哥。”大老远就听见朱毅腾喊。

  “宇哥,我们高一的这些兄弟我都给商量好了,我们绝对不会跑你前面,让你拿个第一。”朱毅腾笑呵呵的边跑边并排在谢天宇旁边说道。

  谢天宇无奈的笑了笑,说:“你们尽管跑,谁说我要拿第一了,cao。”

  说完后他回头一看,好嘛,得有二三十个学生都跟在自己后面,脸上挂着讨好的微笑。幸亏穿的都是校服,要不然穿一身黑衣服乍一看还以为黑社会跑路呢。

  “你赶紧带着往前面跑去,我不为了拿名次,我就是重在参与,顺便支持你鑫哥的工作。”

  朱毅腾听完谢天宇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还想说什么,这时高一年纪的体育老师骑着摩托车赶了上来,看见一帮人边跑边说话,看样子就不是在比赛,呵斥道:“你们干嘛呢!没吃饭啊!这也叫比赛?赶紧往前跑。”

  谢天宇对朱毅腾说道:“听见没?老师催呢!你们赶紧分开往前跑吧。”

  朱毅腾没有办法,瞅了眼体育老师,领着一帮人加快了速度。留下慢腾腾的谢天宇和张鑫两人。

  现如今朱毅腾和范腾飞领着这些临南市来的学生也开始在高一有了一定的地位,开始呼风唤雨了。

  虽然比赛的沿途都比较热闹,全校的师生差不多都到齐了,但也有一些对体育不怎么喜欢的学生,极个别的是在教室学习,而有一些就只好溜去网吧上网或者谈情说爱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