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到了三月份,四中每年在这个时候会举办一场春季8公里越野跑步比赛,比赛性质比较特殊,只允许男生参与。这项活动令各个班级的体育生无比振奋,因为他们平时训练的就是跑步跳远扔铅球之类的,8公里的路程根本不值一提。就体质而言,他们无非会鹤立鸡群。每一年冠军头衔,也非他们莫属。可以说冠亚季军里面,体育生都会全部包揽。剩下的文科班、理科班、艺术班的学生只有当绿叶的份儿,跟着打一趟酱油而已。

  正是这种原因,往往在报名时许多班级都是赶鸭子上架,班主任逼着自己班的男生去参加。你想,谁没事儿爱一口气跑8千米的路。学习好的学生每天没日没夜的只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没有空搭理这些占用学习时间的活动。学习不好的呢,泡妞打架上网,谁爱运动,有那股劲儿打篮球踢足球多好,还招小姑娘喜欢。

  所以当班长张鑫拿着一张表格站在讲台上面宣告开始报名参加越野跑步比赛的时候,下面一片嘘声,每个人都不愿意去受苦受累。

  “咱们班有10个名额,赶紧第一时间报名,还有奖励。”张鑫似乎看出大家消极的心态,只好最后把奖励搬了出来。

  “谁不知道奖励呀!一个本子,一只钢笔而已,为这个跑8千米,不值得呀!”刘金一只脚搭在桌子上,拆台的说道,班级里一阵哄笑。

  谢天宇嘿嘿的笑了笑,看着刘金开玩笑道:“你丫不能不给张鑫面子,太不讲情义了,你看他站上面多尴尬,咱是兄弟,得捧场。”

  刘金爱答不理,说:“要捧你去捧吧,8千米呀!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谭大伟插嘴道:“宇哥你去,我们给你当拉拉队,站在一旁使劲为你摇旗呐喊。”谭大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丑态暴露出来。

  “cao,那么多体育生,我去能跑个倒数第一,不够丢人现眼的。还是你们几个选出一个来吧,怎么着得去一个,张鑫肯定得硬着头皮上了,谁让他是班长,大伟,要不你去。”谢天宇说的一本正经,最后不怀好意的看向了谭大伟。

  谭大伟急忙摆手,说:“拉倒吧,有那空我回宿舍睡会儿觉多好。”

  “谁要报名就到我这里来签名,每天早上可以不用上早自习,出去训练几天。”张鑫手里的报名单在空中挥舞了一下,然后走下了讲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去。

  “你们真都不去?我可去了。”谢天宇笑了笑,起身对张鑫大声说:“班长大人,我要报名。”

  张鑫回头笑了笑,对谢天宇说道:“够朋友,来,签字。”

  班级里轻微沸腾起来,大家看见谢天宇都要报名,有几个讨好的男生也争抢着要报名参加,好和宇哥一起为班级争取荣誉。

  “谢天宇还要参加啊!能比过体育生吗?哎,你说他要是跑个倒数怎么办,哈哈。”李娜大舌头一样对同桌周梦然说道,一副没心没肺表情。

  周梦然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呛道:“你怎么这么坏,人家还没跑你就盼望跑个倒数,万一他要是跑第一呢!真是的。”

  李娜显然没想到好姐妹周梦然会用这种口气回复自己,她觉得周梦然顶多是呵呵一笑,不发表看法而已,没成想会脾气很臭的呛自己。

  “晕,巨晕,我就是一说嘛,我也巴望着他能跑第一呀,都是一个班级的,我能胳膊肘往外拐吗,我就是开个玩笑,瞧你那认真的样子。”李娜脸上轻微的发怒,也白了周梦然一眼,不过周梦然完全没当会儿事儿,就连李娜的话她都没有听进去,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向了哪里。

  班主任曲振飞走进来时,10个人的名额已经报满了,这让他很惊讶,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班主任,带过好几届的学生,今年的效率是最高的。

  当他从张鑫手里接过报名单看了几眼后,平日里阴沉的脸上如今挂起了微笑。他往上推了下眼镜,照旧环视一下教室,温言细语道:“春季越野跑步比赛是咱们四中自打建校以来一直持续到现在的一项活动,已经有50年的历史,每年都会踊跃出一批积极的学生,响应学校的号召,不畏艰苦,不惧汗水,即为班级争光,又能强身健体,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你们总认为跑步是一件很低俗的事情,耽误了学习还累坏了身体,其实你们错了,你们这个年纪脑子和身体只有越用才能越聪明,越有活力,然后才能锋芒毕露。学习当然不能耽误,但是锻炼身体也要一起进行,只有这样才能德智体全面发展,才能实现素质教育。”

  曲振飞时而高扬时而平缓的讲到这里,又往上推了下眼镜,再次看了下报名单上排在第一位的是谢天宇的名字后,他犹豫了一下,咳嗽一声后接着说道:“这张纸上的这些同学现在就是咱们班上的精英,一个人在学校里不要光顾着学习,当然,我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好好学习,将来考上理想的大学。但是,你们另一个要学习的是集体和团结,一个人没有集体荣誉感是很可悲的,只有热爱集体、关心集体、自觉地为集体尽义务、做贡献、争荣誉才是积极的心理品质,才是一位合格的中学生。我们的生活离不开集体,就像一个人离不开国家,鱼离不开水一样,你们以为自己学习好就能代表以后生活就好了吗?等你们上了大学那又会进入另一个集体,毕业参加工作到了新公司上班又是一个集体,我们的生活处处离不开集体,就像我们生存离不开氧气一样。”曲振飞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你看,这里面谢天宇就做的很好,第一个报名的,这是值得鼓励和赞扬的。当然,他也有缺点,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这个时候,谢天宇今天的表现足以掩盖他以前的缺点。在这一点,大家应该向谢天宇这几个参加报名的同学学习。”

  曲振飞满怀激情的演讲完后便离开了教室,等他走后,大家都用一种敬佩的眼神看向了谢天宇和另外9个报名的学生……

  “宇哥,你要赢了第一,那奖品可得给我。”谭大伟厚颜无耻的看着谢天宇说道。

  “钢笔归我,我正好最近开始迷上了练字。”刘金说完,大言不惭的从桌洞里拿出了一本庞中华的字帖。

  谢天宇鄙视的看着他俩,说了三个字:“滚犊子。”

  跑步对于谢天宇来讲,不是困难事,从去年夏天开始他就不骑自行车上学,而改成了跑步。从家里到学校有1千米的路程,8千米是刚好是他上学放学的四分之一个来回,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报了名。

  G酷匠{u网(永久y免1费看小r:说^@

  虽然短跑不成问题,但是长跑的话总是需要一些基本的锻炼。报名参加越野长跑的同学可以不用上早自习,起床直接到校外熟悉一下场地和提前锻炼身体。

  这天早晨谢天宇从家里起床洗了把脸,对着镜子他发现额头上长了一颗青春痘,他把脸往镜子前靠了靠,两只手就要去挤。

  “别挤,挤了就留下疤痕了,到时候长大了脸上全是疤。”她妈妈打了哈欠,惺忪睡眼的看着他说道。

  “不挤多难看,红红的跟肿了似的。”谢天宇放下手,往脸上抹了一点大宝。

  “你这个年龄就是长青春痘的年纪,它自己就消了,你不用去管,赶紧上学去吧,臭美什么。”她妈妈白了他一眼,催促道。

  谢天宇无奈的叹了口气,披上四中的红色校服,推门走了出去。

  越野跑步的线路是从学校西边的马路上开始,然后环绕半个桃林镇,再从隔壁的一个村子转回来。

  清晨6点天色不是很亮,谢天宇来到跑步的路线时发现已经有不少的学生开始了练习。

  “宇哥,宇哥,这边。”朱毅腾蹲在马路旁边抽着烟,看见谢天宇过来后赶紧吆喝。在他旁边还有范腾飞和汪志明,同样抽着烟,看见谢天宇过来后站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