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敏和王大力听完网吧老板娘的话,顿时毛骨悚然,身上感觉更冷了。刚好有人推门进来,铝合金的门框摩擦地面发出吱吱的声音,吓得仨人同时哆嗦了一下。

  “上网。”进来的人掏出十块钱递给老板娘,然后从她手中拿过号牌往里走去。

  老板娘还没有回过神,胖乎乎的大手在伏在胸口安慰着跳动的心脏,火红的毛衣让刘小敏和王大力触目惊心。

  “不过,你俩喝酒了吧?一说话酒气很浓,你俩是不是看花眼了?”老板娘40岁左右,心智上比刘小敏和王大力这两个高中生强,毕竟走过的路比他俩人走过的桥还多,有些事也不是那么轻易相信的。

  刘小敏和王大力对眼看看对方,心想不可能啊!我俩都看得清楚的,怎么会花眼呢!刚才分明就是个女鬼在雪地里趴呀,难道是喝了点酒,视力产生幻觉了?也有可能,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鬼呢?再说了,鬼不都是半夜12点之后出来嘛,现在才8、9点钟,也不可能出来溜达呀!

  “不是你们喝醉酒,那也有可能是乞丐要饭的人,下大雪没衣服穿,冻那里了,被你们看见就当成遇见鬼了。”网吧老板娘觉得自己肯定推断的很正确,紧张的心情比刚才放松了,重新抓起桌子上的瓜子开始磕起来。

  刘小敏又点上一支烟,听老板娘说话都听入神了,他心里想但愿那是个乞丐。

  “有可能啊!”王大力点上烟,脸上露出一丝惊喜的微笑,“我觉得阿姨说的对,有可能是乞丐,乞丐都是乱穿衣服,头发也不剪,肯定是。咱俩喝点酒眼睛花了,再就是地上的雪太亮了,咱的视线都出现幻觉了,所以当成鬼了,哈哈。”

  老板娘妩媚的一笑,说:“你俩臭小子神神叨叨的,刚才都吓死老娘了,不上网赶紧走吧,没有鬼。”

  “急啥呀!给我们拿瓶饮料,渴了。”虚惊一场后,刘小敏笑了笑,还不忘示意王大力掏钱……

  四中的高二艺术教室里,彭娇娇拿着5B铅笔正在修饰着自己刚刚画完的静物写生,她皱起眉头看了看前面静物样版,再看看自己的画纸,然后铅笔在一只陶罐的底部使劲的涂抹着。

  现在她的绘画功底越来越深了,不像是刚学美术那会儿那般急于求成,画什么都急着出效果,以至于画出的东西与实际格格不入,各个物体衔接不起来,效果可想而知。彭娇娇是个任性倔强的女孩儿,越是画不好她就不服气,成天成宿的抱着画板参照着一些名家的画刊临摹,一天有时画出十几副,画完后就让美术老师指导。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功总数属于努力去做的人。

  看着自己已经收尾的巨作,彭娇娇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但这种笑容仅仅持续几秒,便愁云惨淡起来。她转过头看着窗外飘洒的雪花,心里暗自责怪起自己的心上人来……

  NU看Z正版?@章b节p、上酷m+匠网

  彭娇娇下午在礼品超市给谢天宇买了一条腰带当做情人节的礼物,满怀激动的跑去谢天宇的教室想送给他,却没有发现他的影子。谢天宇停课这件事她并不知道,手里拿着装着腰带的盒子一脸落寞黯然失色的回到画室。第一节晚自习课结束后她再一次兴奋的去找谢天宇,仍旧是没有找到……

  而此时的学校外面,雪花依旧飘落着,街道上寒冷空旷。谢天宇几个人刚才像是几只被囚困依旧的猫狗一般,重获自由身后肆无忌惮的打闹玩耍着。

  “咱再去网吧玩会儿吧?”还在醉意中的谭大伟声音很大的说道,抓起一把雪用力往一只路灯上扔去。

  “走着,闲着也是闲着。”谢天宇突然来了兴致,也不瞌睡了,不知道是酒精还是雪天的缘故,这样的夜晚竟然让他兴奋起来。

  几个人踩着积雪,呜呜嗷嗷的朝着网吧杀去……

  “要不咱再玩会儿,玩到下了晚自习再回去,放学时间学校里乱,溜进去也方便。”恐惧感已经慢慢散去,此时的刘小敏神采焕发,甩了下头发,喝了口饮料对王大力说道。

  王大力本来对学习就没有什么兴趣,每次考试都是倒数,在班级里属于垫底的学生。逃课上网对他而言也是家常便饭,每月的生活费几乎都用在了这方面。在经过刚才遇鬼的事情后,他的惊吓的心此时刚刚平稳下来,再开台机子打会儿游戏刚好能彻底抚平他受伤的心灵,于是他毫无犹豫的答应了。

  就在俩人刚要掏钱开机时,网吧的门被打开了,一股凉气夹杂着几片雪花冲了进来。

  “我cao,还是屋里暖和。”谢天宇走在最前面,推门进屋后不是很暖和的网吧里竟然让他找到了春天的温暖。

  可是他刚说完话后的表情就变得冰冷阴沉起来,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睛圆圆的,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这俩人。

  刘小敏和王大力俩人同时僵住了,不知道是上网还是立马走人。

  谢天宇身后的另外几个人看到这一幕后也是怒气冲天,本来喝了酒后的脸色就变得通红,现在加上怒气,红的更加恐怖了。

  王大力紧张时不忘往刘小敏身边靠了一下,虽然害怕,但他还稍微欣慰一些,毕竟有刘小敏这种高三的大哥在身旁。但是心底还是有点恐惧,昨晚上的事儿自己报告了班主任,谢天宇几个人在自己面前被老师教训了,并且停课处理,这个仇他们肯定会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摊上了。想起这些,王大力不禁怪起自己运气不好。

  他今晚要是打我的话,我回学校该不该告诉老师呢?他们应该不会打我,难道他们不怕被老师再次教训吗?搞不好他们就得被开除。王大力的思绪有些远了,心里面胡思乱想着。

  “你们上网不?来,开几台。”网吧老板娘认识谢天宇和刘金,都是一个镇上的,还经常来上网,于是她热情妩媚的打着招呼。

  “不上了。”谢天宇张口说道,连看老板娘一眼都没有,直接指着王大力和刘小敏说:“你俩出来下,找你有事儿。”

  身后的徐华、魏大勇等人立马热血沸腾起来,在酒精的刺激下,雄性荷尔蒙一直都没有发泄,而此时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等谢天宇这一句话了。这个时候还上啥网,先打一架再说。

  刘小敏心里慌张起来,七上八下的,刚才遇见鬼的那种不安又再次卷土重来。关键是眼前的这位比鬼还可怕,遇到鬼跑掉躲开就没事儿了,可是现在是躲都躲不掉了。

  谢天宇的话让他更加胆颤心慌,cao,早知道不上网直接回学校多好,唉,今晚简直是霉运当头啊!刘小敏心里暗骂着自己,他想起去年在楼道里被几个社会青年暴揍的景象来,那犀利阴森的眼神,恐怖的表情。他知道那是谢天宇找的人,就为了报复自己,也就从那天开始,他老实了一阵儿,觉得谢天宇是不能惹的。可是你谢天宇离开了社会青年不是什么都不是吗?有种你敢跟我单挑吗?

  他回想起这些,突然心里问自己你害怕什么?你又没有惹他,怕什么。

  刘小敏觉得是自己太紧张了,于是放松了下来,装b的看着谢天宇淡定的说:“出去干嘛?有事儿屋里说。”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让你出来你就出来。”谭大伟上前几步,指着刘小敏说,眼睛里那股狰狞劲儿暴露出来。

  王大力心里一哆嗦,他觉得刘小敏是在退步,难不成还害怕谢天宇?谢天宇这么吊吗,都不给高三体育生面子。此时他更加恐惧了,本想投靠一座山,没想到是坐假山,而且看形势都要倒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