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屋子里静了下来,大家都为谢天宇这番话感到惊讶,杨城是谁,是敌人啊,这半年来跟他发生了多少次矛盾,他还找校外的人来报复我们,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人太阴险了,谁知道他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对于这种人,总之就要加强防备,表面乐乐呵呵,内心恨不得捅你一刀,绝对的小人。

  再说了,人家能跟咱和好吗?咱们打过他,想他这种小人,一点小仇恨是会记一辈子的。

  谢天宇也有些犹豫,其实他也没有完全下定主意,只是刚才自己脑海中闪过的一个念头。高三的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走人了,自己眼看就成为高三的学生了,在高二其他年级,除了他混的好之外,就属杨城的名声比较大了。其实算资历的话,杨城比谢天宇要老一些,人家是正儿八经从高一就开始混起来的,而谢天宇只不过是半路上杀出的一匹黑马而已。到时候进入高三后,自己肯定要称霸高三,当新一届的校王。对于这些,杨城肯定不服气,倒不如现在主动找他和好,归纳自己的队伍里,看他现在客客气气的,应该会接受自己的和好。这样也会轻松的扫除障碍,多交一个朋友,即便是谈不上真朋友,他也不会怎么着的。

  谢天宇把心里所想的告诉大家后,几个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范腾飞听说宇哥以后就是校王了,激动的站了起来,心里热血澎湃,脑子里想着自己以后在四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顿时喊道:“支持宇哥!”

  同样激动的朱毅腾也跟着喊道:“支持宇哥,宇哥永远是我们的大哥。”

  他俩是高一的,想到以后跟着谢天宇混,在四中绝对牛b了,谁还敢找事儿欺负自己,四中就是咱们的天下了,横着走都可以。

  谢天宇伸手示意大家安静,颇有政府领导的风范,虽然心里被大家捧的略微有些小膨胀,但他脑子并没有发热,更没有因此而骄傲。他忽然觉得他们这帮人目前就是一辆火车,而自己就是火车头,这辆火车是否能够跑得快、跑的稳,全靠自己这个车头带。一股责任感涌了上来,他仿佛看见了以后自己带领这帮人离开学校,去社会上打拼的影子……

  夜幕中悄然的飘起了雪花,在昏黄的路灯的照射下,那一片片的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盘旋飞翔,坠落在了地上。

  杨记野味馆内的包间里,谢天宇几个人已经喝得五迷三道了,尤其是谭大伟,非要和徐华拼酒量,愣是被东北来的徐华灌得酒从嘴里往外冒。

  朱毅腾、范腾飞和汪志明并没喝白酒,每人只是喝了瓶啤酒,因为这三个人待会儿还得回去上晚自习。

  谢天宇也喝的啤酒,2瓶啤酒下肚,随即便有了尿意。从厕所出来后他打了个寒颤,与包间内的温度相比,大厅里寒冷一些。他正准备走到饭店外头去看看雪景,突然杨城从另外一个包间走了出来,憋了一泡尿的他也要去厕所方便。

  杨城看见谢天宇后,一贯阴冷着脸的他立刻露出和煦的笑容。

  “哎呀,宇哥。”他打招呼道。

  谢天宇酒意微醺,也是面带微笑的说道:“这不是城哥吗?也来这里喝酒?”

  “对啊!没事儿就喝酒呗,闲着干啥,哈哈。”杨城开玩笑道,一丝敌意都看不出来。

  “是啊!那没事儿一起喝点?”谢天宇很有礼貌,他觉得和杨城和好也不是什么坏事。

  杨城摇了摇手,说:“待会儿得回去上课了,都这么晚了,你也早点走吧!”

  “我不急,今天停课一天,有的是时间,哈哈。”谢天宇说完,哈哈一笑。

  “停课?哈哈,宇哥够猛的,那你多玩会儿吧,我撒泡尿去。”杨城实在憋不住了,冲谢天宇笑笑后,快步朝厕所走去。

  谢天宇没有多想,酒精的刺激下,他脑袋有些发晕。三步五步的走出酒店门口,一阵冷风袭来,几片雪花落在他的脸上,像是兴奋剂一样,令他清醒了片刻。

  再次回到包间内,里面乌烟瘴气酒气熏天,魏勇依靠在椅子上竟然睡着了。另外几个人也是丑态百出,一个个指手画脚声音噪杂,就差划拳了。

  “宇哥,你们先吃着,我们先回学校了,再不回去恐怕及会被老师逮到了。”范腾飞笑眯眯的看着谢天宇和另外几个人,他估摸着这点回去的话,陈凯南不可能去教室巡视的。

  “怕啥?cao,大不了停课。”谭大伟已经喝醉,说话时嘴巴都有点张不开了。

  范腾飞和朱毅腾笑了笑,看着谢天宇等待回复。

  “行,赶紧走,不惹那些不必要的麻烦。”谢天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摆摆手示意让他们先走。

  这几个人走后,徐华也走出了包间,没一会儿拿着一瓶白酒又走了进来。

  “来,咱再喝点儿,今天咱得大喝一场。”看样子他还没有喝够,没征求大家的意见,直接开瓶给自己倒满了杯子。

  “我擦,你还喝啊!待会儿趴地上吧。”刘金满脸通红,小眼掩埋在红色的皮肤里了,笑起来的样子像是个小丑。

  钟明明朝熟睡的魏勇肚子上打了一下,呵斥的说:“起来了,接着喝。”

  魏勇睡眼惺忪的环视着屋子,挠了挠头问道:“咱这是在哪儿啊!”

  众人一阵哄笑,骂着魏勇是个窝囊废,这么点酒就喝成这样,日后怎么去社会上打拼。一喝酒就睡觉,万一有事要谈,这种情况还谈个屁呀!

  “赶紧起来,接着喝,才几点你就睡觉。”谢天宇给自己倒满了啤酒,点上支烟有些幸灾乐祸的朝魏勇笑。

  徐华跟着起哄,朝魏勇脸上吐出一口烟雾,呛得魏勇不停的咳嗽。

  “不喝了,不喝了,咱们走吧,找地方睡觉吧。”他一边摇头,一边摆手,身材魁梧的他,此刻竟像是一头打了麻醉剂失去活力的狗熊。

  更新最快上●酷A《匠6网"U

  “睡什么觉,喝不完这瓶不准走。”徐华拿起酒瓶晃了晃,震慑的对魏勇说道。

  另外几个人赞同的点着头,投射出不怀好意的眼神。

  魏勇迅速起身,拿起自己的杯子方正后认真的说:“来,倒满,喝完找地方睡觉。”

  众人直呼我cao,是不是假醉啊!不带这么玩的,这不忽悠人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朋友们看完多给宣传一下,好让俺的人气再增加一下,给俺点鼓励呀!!!